满脑子洞,倒不出来就很痛苦
——————————
卡文装死大半年∠( ᐛ 」∠)_

【火影】四战后我捡到一只混蛋鼬(1)

文案:

第四次忍界大战结束后,佐助决定浪迹天涯前最后看一眼宇智波宗族禁地,结果却看到了穿越而来等待他最后一战决心赴死的鼬。

我亲爱的的哥哥啊
你以为你愚蠢的弟弟还会按照你的剧本杀了你吗?

————————

第一章

意欲离开 那个一脸平静抢了《亲热天堂》的佐助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最后与其说想要囚尾兽、灭四影、变革忍界,不如说是在对一切心灰意冷前最后的挣扎反抗,对这个让人绝望的世界,在变强的路上,斩断…最后的羁绊!

澄澈碧蓝的天空上漂浮着悠悠白云,微风轻抚,树梢微摇,鸟鸣不断。

终结谷边,上身裸露深蓝裙裤断了一只左臂的少年醒来后定定听了旁边金发元气少年在沉淀一切后仍开朗的自言自语后,泪水突然无声地划过脸颊,他扭头

“鸣人,我输了”

鸣人一愣,而后勾起嘴角用沉静的蓝眸含着一往无前的坚定直勾勾地注视着身旁被他唤做佐助的黑发少年,坚毅道

“……佐助,你终于要跟我回木叶了吗?”

“呵”佐助低笑一声,“虽然有你在完不成变革,但是无论怎样回木叶都是最不可能的选择”

“…嗯”鸣人垂下湛蓝的眼眸,小小低沉了一会儿后,忽然道

“是因为…鼬大哥吗?”

“……”佐助再度扭头,没有说话。

一阵长长的无言的沉默。

飞鸟掠过天空,扑棱扑棱翅膀后飞向远方。不远处森林绿意凛然,风声呼啸。

“鸣人…”
“佐助…”

几乎是同时开口,又几乎是同时停顿。
鸣人露出一个大大的充满阳光的笑容,道

“佐助你先说吧~”

佐助黑白分明的眸子静静看着广阔的天空,停了两秒后,道

“…虽然总觉得不可能,但是鸣人你好像真的要当上火影了……那么成为火影后,鸣人你会做些什么呢?”

“哎哎哎”鸣人万万没想到佐助居然会问他这种问题,为了要大家认可曾经嚷嚷过无数次要当火影的鸣人好像是第一次思索这个严肃的问题,混乱中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想法居然是扩建一乐拉面!

没等他正经的思考几秒,又听见身旁传来佐助的话语,可以说是很平静

“有件事鸣人你如果不做的话,你最好现在就杀了我,否则放弃变革后的我是不会放弃毁灭木叶的”

“…啊,什么事佐助你说吧!”

在愣了数秒后,鸣人自信一笑,带着一往无前的坚韧。
“只要不伤害大家,我一定会完成的!”

佐助少见地没有嘲讽鸣人的天真傻气,他只是垂下眼睑,眉目淡淡道

“为鼬正名,你做的到吗?”

“果然…”鸣人也扭头看向一尘不染广阔的天空“当然…鼬大哥是英雄…”

“嗤~”未等鸣人说完,佐助忍不住先笑了,他扯扯嘴角笑地无比悲哀又讽刺,接道“英雄…对,杀了全族的英雄…”

出于某种兽类的直觉,鸣人敏锐地察觉自己说错话了,于是讪讪闭嘴。

鼬是英雄无疑,以一己之力维护了木叶的和平,乃至于维护了整个忍界的和平!但是…这种话是不适合在佐助眼前讲的。

即使,是以自己为注,一心要为鼬正名的佐助。

“那就这么说好了,三年,三年之内我要听到这方面的消息,否则,小心三年之后我回来第一个杀的就是你”
虽然凄惨地断了一条手臂,上身赤裸,一片青紫的躺在地上,但佐助的嘴角还是微微勾起,向着天空,脑后黑发不屈地翘起。

“好!”鸣人大方应承,“三年之内你不许对大家出手,但是…佐助,你不回木叶,这回你又要到哪里去呢?”鸣人有些难过道,蔚蓝色的眸子越发低落深沉,甚至带点微不可察地委屈。

“大概,四处流浪吧,带着你拼命塞给我的光,去看看你和鼬一定要守护的这个世界”

一贯冷冽的声线响起,却含微微自嘲,与放下一切后的心灰意懒。

“这样啊…”鸣人冥思苦想了一会儿,忽然咧开嘴角道“好的,佐助你尽管去流浪吧!澄清鼬大哥的事情后我也要去流浪,跟佐助一起!”

“……”佐助皱眉,好一会儿才道“你不留在木叶当火影,还来追我干什么?”

“成为火影是为了得到大家的认可”鸣人先是笑嘻嘻道,然后语气渐渐认真起来“而且,作为佐助你唯一的羁绊,我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你孜然一身四处流浪呢?旅行过程中有个朋友也好相互照应嘛”

“朋友…吗?”佐助嘴角划过一道弧度,眼瞳幽深连澄澈天空也印不进去。

“对!朋友啊!”

鸣人大大咧咧地笑着,灿金色的头发即使沾染了灰尘也耀眼到让人不敢直视。

佐助仍静静望着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在四战终于结束,无限月读终于解除后,有幸活下来的木叶高层终于能重新坐在一起讨论各项大事。

重伤在愈的五代火影纲手肯定在,还有那个拯救了整个忍界的英雄——漩涡鸣人,作为特邀成员,赫然在列。

“真是的,第一次参加这种会议我还有点紧张呢~”

金发少年坦率地说出心声,然后笑着不好意思地摸摸后脑勺。

“鸣人,你已经长大了,以后会怎么样还说不定哦”

纲手微微一笑,安抚这个年岁不大,却在经历太多后仍保持赤子之心的大男孩。

会议正式开始。

——首先是木叶重建问题,几乎没有多少争执,大家很快统一了意见,毕竟熟能生巧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然后是下一代火影的问题,纲手疲惫而明确表示自己已经累了,够了,四战已经结束了,老师走了,自来也也走了,她现在只想周游世界赌遍各国,再不想理会这些家国大事了。

大家点点头表示理解,毕竟当初纲手当时也不是多想上火影,也不能一直摁着初代目的孙女,三代目的弟子,森之千手最后的族人——纲手公主,做她不愿意做的事。

千手一族已经为木叶做的够多的了。

那么,下一代火影的重任在大家气氛和谐的讨论中交给了鸣人——的老师,卡卡西。

至于尚在医院病歪歪的某无良上忍听到这个消息后会有什么反应,大家表示——谁管他,纲手公主都被它们摁在这个位置上做了几年,你敢有什么意见?^_^

纲手注意到,在讨论下一代火影归属的时候,鸣人懒懒散散地躺在椅子上,苦着脸把下巴磕在桌上,蓝眸半眯,一副神思不瞩走神的样子。

不是从小就嚷嚷着以后要当火影的吗?

——接着,又确定了与其余四大忍村之间的外交关系,确认战损,最大程度挽回损失,安抚失去亲人的众人……

——最后,终于谈到叛忍佐助的问题。

“怎么可以?!”像是有人突然打开了藏在他身上的开关一样,鸣人突然从走神模式切换为激动模式“我绝对不同意!”

那个人,那个他追了十年要带回木叶,眉目冷傲,剑光凛凛的少年,怎么能被折断翅膀蒙住双眼囚在地牢里呢?!

“鸣人…”某高层来不及训斥就被一道冷冽的声音打断。

“听说你们想要处置我?”

黑发少年前额发丝遮住左眸,眉目微冷,蓝衣飒飒,佐助踩在窗玖上,平静道

“你们以为我为什么会解除无限月读?”

“佐助!”鸣人猛地站起。

“暗部!暗部呢!”某高层惊慌大喊

佐助看了他们一眼,实在没忍住嗤笑道

“如果暗部能拦得住我我还会在这里?还是说你们以为四战后除了鸣人还有谁能阻止的了我?”

“那你现在到底想要干什么?”
高层总算找回思路,稍稍镇定,警惕道

“呵,不干什么,只是想告诉你们,要把我关起来,除非自首,否则那个家伙也不行”

佐助平静说完起身,潇洒后撤,下一秒一只目光锐利体型庞大的雄鹰载着佐助振翅翱翔消失于天际

“我可是,最后一个宇智波啊~”

离开前的低喃随风消逝在蓝天下,木叶高层均是身体一僵。

鸣人走到那扇窗子前,一向自信的面庞里满含难过,他垂下眼帘,低低道

“…佐助”

木叶临时搭建起来的某一间病房,某无良上忍偷偷摸摸而又得意地从枕头里抽出一本被护士严令禁止的小黄书,死鱼眼里突然爆发出一种别样的光彩。

下一秒,小黄书易主。

“………”
卡卡西偏头摸向忍具的右手直直僵住,他看向窗户只感到一阵不真实感。

佐助抢了他的亲热天堂?

还饶有兴趣地翻了两页?

我的天,竟然还亮出右眼写轮眼!

救命,那可是R18,小孩子不能乱看的!鼬要是知道我带坏他弟弟才不会管前辈一个天照烧过来尸骨无存信不信?!

“佐…佐助?”

卡卡西艰难开口

“嗯,卡卡西老师,好久不见”

佐助抬头看了他两眼,总算将目光从《亲热天堂》里拔出。

岂料卡卡西听到这称呼更是浑身一抖,哪哪都不舒服。
他多少年没听到佐助乖乖喊他老师了?

当然,现在这副平静地抢他书还理所当然的样子也并不乖就是了。

“能把老师的书还给老师吗?”

卡卡西摆出标准笑容,面罩下嘴角抽搐。

“不能,而且已经有护士没收过你这本书吧?”

佐助凉凉一笑,当着卡卡西的面收好《亲热天堂》后又道

“或者你摘下面罩让我看看?”

“……”

卡卡西哑口无言,真要动手,别说面罩,就算是命都会被他拿去,明显是逗他。

更何况都被写轮眼复制过一遍的书的内容,拿不拿回来已经不重要了。

“所以,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卡卡西无奈道,不至于就图他小黄书吧?

“啊,我这里有一个消息你要不要听一下?”

佐助扯开嘴角,以一种吃瓜群众看热闹的语气道

“下一代火影已经确定是你了”

“哈?!”
卡卡西震惊,接着迅速确定消息来源。

“你是怎么知道的?”

“刚从会场听到消息就来看你”佐助轻笑一声后问道“老师,开心不?”

“………”

不,并不开心,不提并不想当火影,听见你叫我老师只觉得无比惊悚。

而且,想起几分钟之前无意中看到的暗部集合令,卡卡西瞪着一双死鱼眼,只觉得脑袋疼,什么叫刚从会场听到消息?应该是刚大闹完会议吧?

大概是并不在意卡卡西的回答,扯完蛋后佐助终于聊到了正事,他眉目淡淡平静道

“鸣人用一个承诺和我交换不伤害木叶,你觉得怎么样?”

“和…”卡卡西和踩在窗玖上眸色漆黑深沉的蓝衣少年对视,忽然咽下了某个音节含糊接道“…那位有关?”
佐助“嗯”了一声,复轻轻盯着卡卡西缓缓开口

“你觉得怎么样?”

“……”卡卡西少见地走了一会儿神,他想了很多,关于带土,关于宇智波,关于鼬,关于佐助,也关于木叶。

佐助静静等着,也没有打扰催促那个病房内萎靡的白毛上忍,他眼神微黯,看上去就像是陷入了一段回忆
“可以!”回过神,卡卡西郑重对蓝衣少年道。

“嗯”
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佐助单手结了个印,悄无声息地离开了病房,带着他的战利品。

卡卡西:我的《亲热天堂》QAQ

第三站是奈良家。

看着突然出现在办公桌对面刘海遮住左眼的蓝衣少年,鹿丸鹿丸瞥了佐助一眼只停了停笔,然后道

“有什么事吗?”

想起这家伙在四战上的战力表现他果断放弃武力拿下或用影子术控制的想法,只继续写完最后那个字…不是自暴自弃,毕竟,有没有杀气他还是分得出来的。

见鹿丸如此冷静的反应佐助挑了挑眉,直接表明来意。
数分钟后,佐助离开奈良家,鹿丸后仰躺在椅子上扶了扶额无奈道

“真是…麻烦啊~”

——如果你解决不了鼬身上所背负的黑暗,那么鸣人,你就不要想在成为火影后能成为希望的光芒驱散整个忍界的黑暗。

晴空万里,惠风和畅,在无数暗部忍者调动暗流涌动的木叶,佐助静静行走在木叶最边缘的断石残梗旁,这是宇智波曾经的驻地,即使在最边缘也逃不过尾兽玉的威力,在轰鸣下消弭殆尽。
不过,还有埋在地下的禁地。

佐助面色冷硬,单手推开禁地大门。
这是他离开木叶前,最后的祭奠之地。

——————

佐助这里说三年后没听到消息要回来第一个杀鸣人是傲娇了的,以599集最后佐助的实力要是隐在暗处一个个刺杀,鸣人也难以抓到他…但是!佐助说第一个杀鸣人是什么意思?他知道结果基本五五分,但是就要跟斑一样,光明正大对阵,潜台词——你,来阻止我吧!也只有你,能阻止得了我!
·
·
·
另外,作者本意真没有佐鸣佐的意思!
鸣人单箭头佐助太粗,只要两人同框就天然基到不忍直视,作者也很绝望=_=
·
·
·
以及,佐助你上门打脸之后秒立了flag真的好吗? →_→
·
·
·
最后,写的不是傲娇助,是傲娇助后面的人妻助。
当然,这是四战刚结束,不是十年后,所以也不会完全失去生气,更别提后面还会捡到某混蛋哥哥…所以任性地抢了卡卡西的小黄书 →_→
·
·
·
还有,虽然—— 后面话是这么说,但是傲娇的柱子还是秘密去找了卡卡西和鹿丸…
·
·
·
下章穿越鼬出场
鼬  傲慢:我愚蠢的弟弟哦…
佐助冷漠:您老谁?
鼬:QAQ

评论(1)
热度(71)
© 白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