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脑子洞,倒不出来就很痛苦
——————————
考证中∠( ᐛ 」∠)_

【火影】四战后混蛋 番外(1)


#止水出没

#正文还在慢慢写,番外比正文要快,主要是微ooc的脑洞吐槽罢了。

#目前的脑洞就是寻回了鼬的地牢助遇各种穿越x。

#番外可看作平行世界

#正文是绝对的禁忌团扇






番外一 地牢助遇穿越止







眼蒙黑布,浑身捆紧束缚带的俊秀少年屈起长腿靠坐在泥墙角落,咬紧牙关,抵御一次一又次如惊涛骇浪般的精神冲击。

“可恶!”

某个带着面具的忍者查克拉耗尽,只得低骂一声,恨恨离开地牢。

这时才有细碎的喘息声从少年嘴里传出,佐助无力地靠着墙壁,胸膛随呼吸不住起伏,他舔了舔干裂的薄唇,尽力恢复体力,下一次冲击不知何时会到来,要尽量做好准备。

止水隐藏气息观察角落里这个少年有几分钟了,大概十六七岁的样子,束缚衣上外却有最高级别的封印术士,双眼被蒙住应该是某个有瞳力的一族人员,而且,好像断了左臂?

身无外伤却脸色苍白冒虚汗,这是受到了精神冲击强行抵御的后果。

不过,如果是正常流程,不应该由暗部,或者说根偷偷摸摸地处刑,不,应该说用特殊手段在少年这里获取情报。
·
止水望向少年,时空间已经紊乱,他能从地牢样式这里看出这里还是木叶,至于别的…目前只能先从这个犯人这里获取情报突破了呀。

“Hey,你好”

止水尽量让自己的话听起来比较友善。

“你是谁?”

黑发少年循声望过来,一如先前那样脸上没有太大表情,似乎对牢里突然多了一个并没有多大惊慌,就好像这里的一切都提不起他的兴趣一般。

“我?”止水停顿了一下,再想到某个挚友的团子弟弟后无比自然笑道

“我是佐助,宇智波佐助”

“…………”

佐助冷着脸:妈的智障?

一阵诡异的沉默。

止水仔细盯着眼前少年,想从他此刻微妙的表情里看出自己想要的情报。

提到了宇智波,却没有多大反应,现在到底是木叶几年?是在宇智波一族搞完事情了还是正在搞?

看不出来,只是少年的表情除了微妙好像还多了一点怜悯?

佐助:我严重怀疑这人是个傻子。

止水:???

止水想了想道

“这样吧,我们一人一个问题轮流问,如何?”

佐助“嗯”了一声,表示没有异议。

止水:“刚才你问了我名字,所以现在我开始提问——现在是木叶几几年?”

佐助忽然想到某个时空间同样错乱的兄长,他大概了解这人是从哪里来了的。

“木叶六五年”

止水浑身一颤

佐助体贴地给了他缓冲的时间,才缓缓道

“我不提问,换成你取下蒙住我眼睛的布条”

佐助不像这人一样急着获取情报,他只想知道眼前是哪个智障冒充到他本人面前来了。

虽说有用他名字做试探的可能,可是知道他名字,代表至少认识他,但本人就在眼前却认不出…佐助听他声音却也是毫无印象。

到底是谁?

虽说有些犹豫,毕竟看少年浑身裹得严严实实,带上眼罩自然有它的道理,不过出于对查克拉封印与自身实力的信任,止水上前解开取下了蒙在佐助眼上的布条。

在眼睛重获光明看清眼前人的一刹那,佐助挑眉冷笑,原来是你这个杀千刀的倒霉蛋。

他之前继承了秽土鼬的全部记忆和思想,现在自然认得出止水的容貌。

可是倒霉蛋止水,也只是在看清佐助碎发下不同寻常的淡紫色眼眸时顿了顿,显然并不能把眼前断臂异瞳的黑发少年跟友人家可爱的团子弟弟联系起来。

“好了”止水正色凝重道“我提问,宇智波一族现在怎么样了”

“哼”佐助勾唇“被灭满门,只剩一人”

“什么?!”止水大惊,杀气一隐而逝,他咬牙追问“谁干的?!”

带着酸涩快意,在冷眼看完止水悲痛、决意复仇的面孔后,佐助这才轻轻开口

“鼬,宇智波鼬”

也没有计较止水破坏了一人轮流一问的规则。

“不可能!”

止水满脸不敢置信,又隐忍着悲痛,一时间只胸膛剧烈起伏,昭示着心里极不平静。

“继续吧,你先问完,还想问什么?”

佐助笑了笑,大方道

“……鼬,鼬现在怎么样了?”

止水挣扎着问

黑发少年偏头,声音听起来居然有些嘶哑

“死了,佐助杀的,你知道是哪个佐助”

“……”

“团藏大人呢?”

“死了,佐助杀的”

“……那佐助现在怎么样了?”

“……他?他挺好的,还活着”

“…………”

“……你到底是谁?”

“……我?我是佐助,宇智波佐助”

“…………”

又是一阵长久的静默,止水神色复杂。

佐助垂下眼,缓缓开口,尽量以一种纯粹、客观的第三人称叙述了从止水身死到鼬接下任务屠戮全族却留下幼弟,最后被一无所知的幼弟复仇杀死的全过程。

“那么,佐助,你是继承了鼬的意志自愿回村守护木叶的吗?”

止水问

“不”黑发少年平静道“后来我杀了团藏,决心摧毁木叶,用整个村子为鼬凭吊”

“……”

无责任有后续脑洞番外

评论(5)
热度(44)
© 白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