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脑子洞,倒不出来就很痛苦
——————————
卡文装死大半年∠( ᐛ 」∠)_

【火影】四战后混蛋 番外(3)起 ①

#背景:寻回了鼬的地牢助遇各种穿越X /Xs

#人物:佐良娜 博人 巳月 幼柱 组团刷地牢助

#括弧()里的内容是自觉ooc又舍不得删的内容

#设定博人巳月佐良娜十四岁

#番外可看成平行世界

#正文是绝对的禁忌团扇








“这是哪里?!”

博人惊呼,四周色调阴暗冷寂,空气里还有一股潮湿血腥的气味。

“先别吵!”

佐良娜皱眉,无声的打量着四周的环境,狭小灰暗,尚有一张不大的小床。半米外是特制紧密的栏杆,很明显是一个牢房。

然而在视线扫到蜷缩在床上影子里阴暗角落那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时佐良娜眼神一怔,瞬间放下所有警惕与冷静,她喃喃道

“假…假的吧~”

“什么?”博人疑惑道,然后顺着佐良娜的视线望去。

“师傅?!”博人浑身一震,满脸不敢置信,既而率先大步向身着灰色束缚服的佐助奔去。

佐良娜也手脚僵硬的走了过去,冒险游戏探索大蛇丸的实验室,打开卷轴却被传送到牢房,牢房里关着的竟是竹马的师傅自己的父亲!

谁能告诉她这是怎么回事?

自穿越以来一直默默缩小存在感感知环境的巳月忽然一笑,眼睛自然弯成月牙。

他朝脚下一块无人关心的小石子无声的做着唇语,琥珀色的蛇瞳琉璃一般闪烁着微光。

[发 现 你 了 哦]

幼柱:

“……………”

不公平!为什么他们穿越都有小伙伴?!

要是斑在这里我就不会马上用变身术隐藏自己独自观察环境了。

不开心T_T

于是巳月就眼睁睁的看着那颗小石子变成了散发着怨念小蘑菇。

……………

他歪头思考,这是什么他不知道的打招呼的新方式吗?

出乎柱间意料,这个蛇瞳白发蓝白长袍看破他变身术的诡异小子并没有向同伴告知他的存在,他勾了勾唇角,既而抬头仿若不察脚步轻盈无声的与小伙伴在同一位置区域站定。

既没有像博人一样陷入激动,也没有如佐良娜一样浑身僵硬。

巳月站在两人身后,替他们守着空门大开的后背,然后又朝走来处地上的小蘑菇笑了笑,满脸温和无害。

柱间小蘑菇:

“…………嘤~我想念斑”

瑟瑟发抖·jpg

那边手快的博人已经呼噜一下把印有封印术士蒙住眼睛的灰布撸了下来,不出意料看到一双冷静自持的异瞳。

“师傅!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被关在这里?!”

博人急切问道,又从随身自带的忍具包里掏出一支手里剑,看样子下一秒就要破坏束缚衣还他师傅自由了。

非常自然的忽略了他师傅怎么一副看上去比他们大不了多少岁的少年模样。

“等等”佐助出言阻止了博人暴力破坏束缚衣的举动,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博人,凝眉问

“你们是谁?”

“啊?”博人拿着手里剑有些懵,傻傻道“我是漩涡博人你的徒弟啊!”接着又愤怒道

“是谁把师傅关在这里的?!等着,我马上出去找老爸!”

佐助不置可否,看向一旁佐良娜。

而佐良娜在看到乌发下那只特有的轮回眼后也彻底息了最后一丝这人是冒充的想法。

于是不自觉放松下来,先前卡住的大脑又重新运转起来。

看着那明显少年模样的父亲,以及暗无天日的地牢,她迅速联想到了历史课本上那被一句带过的话

[四战最大功臣与罪犯被七代目火影漩涡鸣人感化,在短暂的地牢关押后决定流放村外,为木叶赎罪]

小姑娘不知道少年父亲会对自己是个什么态度,虽然确实难以置信,但现在表明身份至少不用担心实力强大的父亲瞬间解决他们。

虽然有封印查克拉的束缚衣,而且好像是自愿被缚,但是现今存世的轮回眼只有父亲拥有,有什么能力也只有父亲知道。

而且,她想更了解父亲一点。

她受够了之前,数十年以任务为名的,不闻不问。

别人都有爸爸,会带他们出去玩,会教他们忍术,会在他们犯错时教训、突破时夸奖,就连不满老爸整天处理公务无心陪伴家庭满心怨念的博人都好歹经常能看见爸爸的影分身!

她呢?!

只有一个看不见的爸爸!

永远在外做任务,书信什么的一概没有,就连照片都还只是小时候的、还要捎带七代目的小队合照!

佐良娜避开佐助平静的视线,扭头咬唇低声道

“我是佐良娜,春野樱的女儿”

“是吗”佐助出乎意料的看了她一眼,但面上表情依然可以说是波澜不惊。

“你不问我的父亲是谁吗?!”

见到佐助对她的回答如此平静,佐良娜突然开口,声音压抑,面露愤色,双肩颤动,仿佛在极力抑制住愤怒。

混/蛋!

他根本就不在意妈妈的丈夫是谁!!!

“我全名宇智波佐良娜,我的父亲是宇智波佐助!”

说话间亮出写轮眼,血红的勾玉怒视佐助。

面对突然冒出来的便宜女儿,佐助先是一惊,既而目光一凝,面色稍沉了些许。

而巳月也是颇感意外的看了佐助一眼,琥珀蛇瞳里流露出些许探究。

气氛一时陷入难堪的沉默,博人总算从见到师傅的兴奋与见到师傅被缚的迷弟愤怒情绪中脱出。

早就对此一事进行过讨论且感同身受的他知道此刻什么大道理都不管用。

只好轻轻握住队友的手腕低声唤道

“…佐良娜”

如是给予她安慰。

…………

(尼桑,看见了吗?你愚蠢的哦逗逗都有女儿了呢 @( ̄- ̄)@)

佐助沉默稍许,目光掠过博人佐良娜和巳月,无声的看向某蘑菇。

柱间:糟糕,气息被锁定了!

没过几秒,终于顶不住轮回眼的巨大压力,蘑菇“嘭”的一声变成一个和那边三人差不多的年岁的西瓜头少年。

少年露出一脸傻气的笑容不好意思道

“哎呀,那边的大哥哥好厉害”

巳月:^_^

博人&佐良娜:⊙_⊙ 你谁?

少年很自来熟道

“看见你们都在自我介绍,我也来走一个,我叫柱间,你们叫我柱间就好,我没有恶意的”

说完摊开手,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千手柱间?!”

佐助瞬间放开了对佐良娜的纠结,皱眉凝视少年问道,既是疑问句,也可以说是陈述句。

“哎?你认识我吗?”

西瓜头少年一脸意外,亏他还在那两个宇智波面前隐藏姓氏呢。

“唉?谁?”博人只觉得这名字有些耳熟,但是又记不太起。

“千手柱间,初代目火影大人”巳月体贴解释道。

“就是…就是创立了木叶的那个人?!”

博人迅速反应过来,满脸接受不能。

佐良娜看了一眼佐助又看了一眼自称柱间的少年,轻哼一声,这次就先勉强放过你,父亲。

她推了推眼镜,冷静问道

“所以,现在是木叶多少年?父亲你还在地牢,看来四战刚结束,应该是木叶六五年吧”

“木叶是什么?”也许看出来即使知道他是千手,那两个宇智波也并无战意,柱间便凑过来问“四战又是什么意思?”

虽然过来了一点,但他的站位依然不远不近恰到好处。

“木叶是一个多族忍者联合聚集的村子”

对于这个不太好回答的问题,佐助给出了相对具体的答案,他继续道

“现在的确是木叶六五年,四战刚结束。你们突然一起穿越过来是时空间紊乱的问题。想回去的话按我的指示一步步解开我的束缚衣,我用轮回眼送你们回去”

“这样啊,可是如果我们现在不想回去呢”

博人恶劣一笑,既然知道了回去的方法没有了后顾之忧,他体内调皮捣蛋的因子又活跃了起来。

难得见到师傅一面,更别说还是青葱少年、传说中师傅最桀骜不羁的时期,虽然四战已经结束,见不到师傅战场上的英姿,但是现在这样宛若小黑屋捆绑play师傅的脆弱模样可是万年难得一见。

博人嘴一撇,有点后悔没带马克笔。

佐助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他皱眉看向博人,下一秒,穿着束缚衣坐在床上的就变成了某个懵逼的菠萝头。

佐助身着灰白内衬深色长裤轻轻松松站在博人原先的位置对某个懵逼的菠萝头粲然一笑

“小鬼,你刚才说什么,风太大我听不清”

(博人瞪大眼睛,满心全是:哇,师傅笑起来怎么可以这么美?!有点明白老爸当年打断手脚也要把师傅带回来的心情了!)

(鸣人:你懂个屁!)

“看你姓氏和那副傻样,父亲是鸣人没错吧”

佐助嗤笑一声,接着犹豫了会儿还是转头对佐良娜淡淡道

“你父亲不是我,但是有心结疑惑我也可以帮你解开”

然后又望向一直事不关已微笑着的巳月,走到佐良娜身前,颦眉道

“你跟大蛇丸有什么关系?”

“我是大蛇丸大人的人造人,曾经偶然听父亲提起过前辈”知道隐瞒没用,又是一个平行世界,巳月毫不在意笑着坦然“同时也是博人和佐良娜的队友”

佐助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最后,他把目光望向柱间,挑眉露出一个唯恐世界不乱的笑容道

“有没有兴趣知道后来发生的事?”








#这个番外有点长,一发还未完

#写了整整一章他们才互道完身份 →_→

小公主那里实在没搂住字数。

本来对佐良娜无感,写完后忽然喜欢上小公主O(∩_∩)O

#以及写着写着就想写博佐小黑屋囚禁play -(¬∀¬)σ 小火车,呜呜呜~

评论
热度(42)
© 白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