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脑子洞,倒不出来就很痛苦
——————————
考证中∠( ᐛ 」∠)_

【火影】四战后混蛋 番外(3)承 ②


前情提要:

最后,佐助把目光望向小柱间,挑眉露出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笑容,道

“有没有兴趣知道后来发生的事”

#四战后捡到鼬的地牢助遇博人佐良娜和巳月,以及…刚被迫分手的…少年柱间

#涉及到斑,很多斑,大量斑,活在佐助口里的斑 →_→

#就是故事会的意思╭( ̄▽ ̄)╮

#正文是绝对的禁忌团扇










佐助用巳月随身携带的符笔和写轮眼加持在牢门前立了一个真实的幻术结界。

之后碍于地牢狭小,除博人之前作死缩在角落还动弹不得外,佐良娜和巳月纷纷坐在床沿,聚精会神听佐助讲那过去的故事。

“你来的时候是什么情况?宇智波斑那边还跟你玩吗?”

数日囚牢半分也未曾磨灭他的气度,眉目清丽、薄唇凛然、乌发如鸦羽、瞳仁似曜石,肤色苍白,为他添了两分惑人的风采。

佐助许久未曾站起,此刻挺直脊背、长身玉立站在床前,自然而然流露出一股不可侵犯的气度。

只把博人看得满眼小星星。

“不玩了”小柱间想起这个就忧伤,他苦恼道“昨天刚分手”

佐助点点头表示了解,将他们此后数年将会彼此敌对直至扉间以新术飞雷神重创斑的弟弟泉奈为转折点等等诸事和盘托出。

“第二天,宇智波泉奈不治身亡…”

“啊?!”听到这里小柱间一声低呼,他咬咬牙,难以抑制地想那时斑该会有多痛苦,明明说好要一起建一个村子把弟弟放在里面保护起来的!

心里不禁一阵抽疼。

佐助顿了顿,看了他一眼,那眼神幽深,小柱间实在看不明白。

只听得佐助又继续道

“…不止如此,泉奈死前还将万花筒写轮眼送给斑,不仅阻止了斑视力的退化,还让斑将瞳力进化至永恒万花筒”

(虽然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 ̄)@)

“…战场上,斑再一次输给了你,你仍旧没有放弃你最初梦想,依然向斑伸出你渴望和平的双手”

“后来呢?!”小柱间舔舔唇,莫名觉得此刻有点紧张。

“此时宇智波的族人已经有大半厌战,但轻易妥协又如何对得起战死沙场的族人?”

“面对你数十年如一日的坚持,宇智波斑败后给了你一个选择——自杀或者杀了你弟弟,做到其一他就带领宇智波跟你结盟”

“…………”

博人、佐良娜面上内心均是一片懵逼、各种滋味难明,战国时代太凶残,虽然在教科书上有记载,但又如何比得上佐助轻描淡写间各种血淋淋的细节便跃然眼前?

自杀还是杀弟弟,这是一个问题。

小柱间思索两秒,紧接着面色凛然,仿若下一秒就要去赴死。

看得佐助不禁轻笑出声,道

“你确实选择了自杀,自杀前还特地吩咐了扉间不得以此事为挟恶待宇智波”

“但是很可惜,你没有死成,就在手里剑即将插入腹中之时,斑伸手阻止了你,并说看到了你的真心”

“此后,森之千手一族终于与宇智波一族停止了长达百年的征战,联手结盟创立了木叶隐村”

“耶!我就知道斑不舍得眼睁睁看着我自杀!”

听到小段故事结局,小柱间开心得呼喊了起来,眉间喜悦高兴得像是赢了全世界。

对此,佐助只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一旁的佐良娜和博人倒是想起了历史书上宇智波斑最终的结局,皆是神色一变,看向小柱间的目光也变得复杂难明。

[…宇智波斑背弃木叶,携九尾来袭最终亡于初代火影千手柱间手下…]

大名鼎鼎的终结谷便是由此而来。

后世诸人皆知初代火影保护了村子手刃了恶徒宇智波斑,后世诸人皆不知当年河边漂石、少年谈笑,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又是一对多么要好的朋友。

又接着讲村子建立,百废待兴,数族归顺,大家终于放下戎刀,和乐融融,过上了大人小孩皆不用上战场的美好日子。

村子名唤木叶,斑所取,意为森之千手。

又有火之意志,柱间所名,意为擅火遁的宇智波一族。

其间真意,约莫等于心心相印,又或是擦肩而过时默契的相视一笑、暖流入心。

而更多的时候,他们是一起携手,并肩前行。

可是有光的地方就有影。

柱间依旧天真自信,而斑则透过重重虚假的光幕,看到潜藏在美好背后,本质依旧黑暗的未来。

他厌倦了日复一日没完没了的政治斗争,认为人们终究不可能坦诚相待互见真心。

于是他号召族人迁离木叶,却无人听令。

谁会放弃不用整日拼杀的和平生活呢?

他们背弃了他们的族长,所谓温水煮青蛙,不过如此。

在离开前一晚,他在宇智波密室约见柱间,指着流传至今的石碑说了一番无人理解的疯话,而柱间,没能留得住他。

他离开了木叶,毅然决然选择了只有他知道的和柱间截然相反的一条道路。

数年后,斑携九尾来袭,初代目火影迎战。

那一战,翻天覆地;那一战,移山填海。

那一战最后,斑被柱间一刀穿心,倒下前听到柱间在他背后冷冷低语

[但凡对村子复仇者,一律不可饶恕,不管对方是…朋友也好、兄弟也好、我的后代也好…]

[我要守护我们的…不对,是我的村子,无论发生什么事]

斑躺倒在泥沼中,无力道

[真是本末倒置啊,这个村子,迟早会陷入黑暗之中]

数十年后,初代火影千手柱间缠绵病榻,壮年病死,二代目火影由千手柱间的弟弟,千手扉间担任。

又一段故事完结,佐助好心的停了停,给小柱间以消化空间,虽然他觉得这个西瓜头少年可能一辈子都接受不了自己为了村子手刃挚友的现实,就像他怎么也想不到在另一个平行世界他能和春野樱结婚还生了个女儿。

而且这个女儿还对他意见很大的样子。

所以他很自然的装作没看见一边佐良娜和巳月偷偷帮博人解束缚衣的小动作,依旧站得气定神闲,眼底有他没发觉的丝缕宠溺。

但同样是此刻,这个西瓜头少年却苍白着脸,双肩颤抖,他动了动嘴唇,抬头直视佐助,眼眸里闪烁着愤怒的光芒。

“怎么可以?!不可原谅!”

他的愤怒针对另一个自己。

“我不会为了那种事伤害斑!”

西瓜头少年仿佛从胸腔里挤出了这几个字,他压抑着喘息,眼睛里仿佛冒出了重重火焰

“我不是他!”

佐助眸光沉静,也没对少年郑重其事的宣告随意评价,虽然看见他这副样子像是看见了从前的…不,是一直以来的鸣人。

只是某种程度来说,他比斑要幸运很多。

佐助忽然凝视着小柱间,面色复杂问道

“你为什么对宇智波斑那么执着?”

尽管心灵的创伤久未平复,但小柱间还是尽力冲佐助露出一个大大的的笑容,他颤抖道

“因为,斑是我的天启啊~”

听到答案,佐助面色依旧不动,他开口,又开始讲新的故事。

“斑没有死……”

只半句话,就让小柱间的眼眸重新亮起。

只是后面的内容实在不是什么好故事。

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

宇智波斑一心扑在他的无限月读计划上。

在石碑的指引和黑绝不动声色的诱导下,他用假死前咬下的柱间的血肉努力合成轮回眼,并成功召唤出了十尾外壳。

在人生最后几年里,他靠着外道魔像在山洞里苟延残喘。

乌发尽枯、满面皱纹、英雄迟暮、美人白首

偶然的,他捡到了一个单纯的少年——宇智波带土。

在用不光彩的手段将带土成功洗脑后,宇智波斑终于放下最后一口气,坦然的自我了断,走向黄泉。

再出现已是四战,一生努力的成果均被黑绝偷袭摘走。

说完最后与秽土柱间的和解,佐助终于停了口,一旁的博人很有眼色的递上一杯水,天知道他怎么会用珍贵的封印卷轴收一堆食物

卷轴被打开,床上多了一堆零食饮料,佐良娜眨眨眼,虽然这么说很对不起一旁的西瓜头少年,但她莫名就觉得此刻很像故事会。

博人开了一袋薯片,他毫不见外地凑到小柱间跟前,大大的蓝眸如一方晴空,关心问道

“你没事吧?”

小柱间摇摇头,面色黯然捂住心口痛苦道

“一想到这个世界的斑我就心痛,好痛好痛…”

佐助冷漠脸:这话我有点耳熟

小柱间蜷着身子,双手抱膝埋头,颤抖道

“我……亲手杀了我的天启…”

就像一朵生了病恹恹的大蘑菇。

博人急急关切道

“可是你也说了那不是你呀!”

小柱间歪头看他,像是看他还有什么话说

“可是初代目火影你和斑创建的木叶村保护了很多很多人啊!”

这话听得小柱间表情依旧没有一丝起伏。

博人一边说一边比划

“我们后世为了纪念历代火影,专门在村子最里头的大岩壁上刻上了你的头像…不过说真的…”博人遗憾道“刻的和你不怎么像”

柱间听到前半段话一怔,接着怀念般眼角泻出一丝笑意。

“谢谢你…”柱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然后对佐助道“…还有佐助君,木叶仍旧会成立的!我会和斑一起走下去!还有泉奈!”

(千手·白毛·没人爱·扉间:哥,你是不是忘了谁?눈_눈)

佐助闻言轻哼一声,木叶怎样老祖宗怎样关我什么事?

博人见状偷笑,听说师傅以前是个大傲娇,老爸诚不欺我(ꈍᴗꈍ)。







#未完,还有矛盾,还有后续

#有毒,写到谁和谁的互动就觉得他们好萌 →_→

评论
热度(38)
© 白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