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脑子洞,倒不出来就很痛苦
——————————
考证中∠( ᐛ 」∠)_

【火影】四战后混蛋 番外(3) 转 ③

#博人主博佐,单箭头(平行世界)

#大背景是博人、佐良娜、巳月和幼柱组团刷四战后捡到了鼬的地牢助

#有一咪咪婴儿车












接着几个小少年,好吧,主要是博人和柱间,分享零食和快乐,巳月在一旁笑眯眯地看着博人,佐良娜一边嫌弃:你们是来郊游的吗?一边又止不住地露出笑意。

柱间咯吱咯吱吃着薯片,虽然大部分时候在笑,但是有时又很突然的,就像断片一样的,表情落寞。

其余几个人很有默契的装作没看到,一片其乐融融。

博人当然有盛情邀请佐助,佐助毫不客气尝了几点未来新世纪的零食,并捡了几份觉得还不错的甜味零食封印。

“师傅是要做纪念吗?”

博人虽然不明所以,发现这一点后却毫不犹豫帮一只手不是很方便的师傅划拉出那几种零食。

“不…”佐助顿了顿,不自觉面色柔和,目光温润

“…带给家人”

博人试探道

“…小樱阿姨?”

一直悄悄关注着这边的佐良娜干脆放下越吃越慢的零食望向佐助,期待地等待答案。

佐助风轻云淡道

“不,是我的哥哥,宇智波鼬”

博人和佐良娜呆住,他们迅速交换了几个眼神,接着博人挠了挠头强装镇定道

“啊哈哈,是吗?原来师傅的哥哥喜欢吃甜食啊~”

佐助冷笑,眼神却明晰透彻,微自嘲道

“不用骗我,那个世界的鼬早就不在了,是吧,木叶六五年,死于唯一的亲弟弟之手”

气氛一时凝固,佐助自知失言,转身朝牢外,漠然地望着青灰色的地板静静出神。

这下就算是总是断片的小柱间也察觉出不对了。

又说为哥哥带爱吃的甜食,又说另一个世界的哥哥被唯一的弟弟,是也只可能是佐助杀死。

他用肩膀挤了挤一旁的博人低声问道

“怎么回事?”

佐良娜也疑惑地望了过来,她以前问过妈妈很多爸爸相关的事,可是妈妈也只是知道表面而已,看上去曾跟佐助修炼过一段时间的博人好像知道些什么。

博人抿紧唇,又突然哈哈一笑挠头道

“可能两个世界有所区别吧”

试图混过去。

博人面上强装笑容,内心却一片苦涩。

只是看上去,哪个世界我都没有机会呢。

他一直望着那个人的背影,看他一袭披风,四处漂泊,固执地不肯接上手臂,谓之赎罪。

老爸也一直望着那个人的背影,坐在火影办公室,手边是永远也批不完的文件,还有压在柜底被全体否决的澄清草稿。

他知道师傅表面寡言冷酷,但其实比谁都温柔。

他也一直都觉得师傅和老爸之间有一股奇异的、谁都插不进去的气场。

中忍考试那次两人联手退敌,他看着他们并肩冲刺、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默契。

又见中场师傅受伤半蹲在地,拉了拉护在他跟前老爸的衣角,两人相视一笑,师傅眼里好像又重新点燃了生命之光,就连老爸,与平常见到的被榨干累摊在家里的那副样子截然不同,浑身散发出自信强大的气场,让人不自觉想要追随依靠。

科学忍具之后,他一边对老爸改观,一边想要更加深入的了解他师傅——宇智波佐助这个人。

他去问老爸:

“佐助啊,就是个不懂得照顾自己的大傲娇啦~”

这是老爸的原话,隐含几分温柔,说的就好像师傅还是个需要人照看的孩子,完全无视了自己其实比师傅还小,并且从小到大以没营养杯面为生。

他去问老爸的老师六代目火影卡卡西:

“佐助嘛~是个很倔强,也是很好的孩子呢~”

卡卡西老师银发不羁、面罩蒙面,唯有露出的一双眉眼弯弯,透着温和与怀念。

他去问小樱阿姨,小樱阿姨微微一笑,他师傅就从转角走来

“听说你最近一直在打听我的事?”

博人:QAQ!

明明是平淡的语气,波澜不惊的面容,博人却浑身僵住,心跳在漏了一瞬之后狂跳不止。

“我…我…我不是故意的”连句话都说不清楚。

“给你个机会,想要问什么当面问清楚”

师傅淡淡扫了他一眼,好整以暇坐下,似乎就可以随时回答他的提问了。

面对一旁亲切和善目带鼓励的小樱阿姨,博人忽然就心生惶恐。

他飞快地鞠了一躬,迅速道

“不好意思打扰了,我先告辞了”

然后头也不回逃也似地跑掉。

该庆幸那时候佐良娜没在家里吗?

不过数天时间,也足够他勉强把师傅数十年经历种种囫囵明白个轮廓。

幼年惨遭兄长灭族,中忍考试追寻力量被蛊惑投奔大蛇丸。
加入晓,抓八尾人柱力奇拉比,袭击五影会谈,杀当时的代理火影——志村团藏。
还有莫名其妙又在四战战场出现和忍者联军一起对抗宇智波斑和带土。
最后就是没有期限的赎罪流浪。

若是以前,博人肯定会星星眼大叫酷炫。

但是在陡然成长了的现在,他只觉艰涩心酸,恨不能穿越时空,狠狠抚慰陪伴在那个背负重担孑然独行的师傅。

不!说到底,他又能做什么呢?!

在那个师傅满心复仇的年代,他一无高强实力守护,二连怎么做该做什么都不知道!

所幸,还有他老爸的存在,总是频繁的,固执的,在这个沉重的故事里出现。

像是一束回头就能望见的明光,倔强的要用自身光亮火热照到拉回那个在黑暗里痛苦独行的人。

挨打下跪过呼吸的版本听了很多个,博人越听越茫然。

“为什么呢?为什么老爸对师傅这么执着呢?!”

“因为他们是朋友啊~”

牙叔笑着回答,像是一个朋友就能解释他老爸数年来固执追逐不惜放下尊严所做的一切。

他戏谑道“这可是你老爸亲口说的,也就说过无数遍吧,我没细数”

“………”

总感觉有哪里不对,朋友之间能为对方做到那种地步吗?

没等他想明白这个问题,很快的,师傅又要走了,几乎没有休整多长时间。

博人早早的在村口大树那里藏好位置,叶影斑斓,模糊了少年人倔强的眉眼。

送别之际,妻女俱在,小樱阿姨皱着眉唠唠叨叨跟师傅讲一堆在外面的注意事项,眼里满满思念不舍。

佐良娜一边撇嘴强装不在意,一边又不住偷瞄老爸,最终还是别别扭扭的送上了一句一路顺风。

就在佐助要走的下一秒,七代目火影终于姗姗来迟。

“佐助等等我啊!”

金发绚烂刺目,蓝眸澄澈清朗,一袭御神白袍迎风飒飒。

人未至,声先到。

鸣人大笑着跳跃在房顶屋檐,灿灿阳光是他不变的背景。

看到他老爸的那一刹那,师傅的眼睛明显一亮,唇边也浮上了隐约笑意。

[白痴]

他看见师傅无声的唇语,还有老爸哐啷落地后两人紧紧吸在一起的对视,默契十足,旁若无人,一切尽在不言中叫博人无可指摘。

小樱阿姨也好似习惯了一般站在一旁,她也眼含笑意,甚至拉着佐良娜给那两人让出了些许距离。

博人远远看着他老爸拍了他师傅的肩膀,两人说了几句什么话,最后他老爸伸左手握拳,师傅无奈回以右手对拳。

像是完成了什么仪式,七代目终于放心了,他又对一旁的小樱阿姨说了什么………

然后………

三人竟一齐望向他这边!!!

博人:╭(°A°`)╮

他转身就想逃,却猛地看见老爸放大数倍的脸。

“哎呀,看不出博人原来这么害羞呀~”

七代目笑着抱住儿子几个跳跃来到门口。

博人QAQ ……博人 生无可恋脸·jpg

师傅和小樱阿姨像是早就知道了他的存在,只有佐良娜稍稍有些吃惊

“就说我爸爸要走了你怎么可能不来”

博人嗯嗯啊啊糊弄过去,他现在站在佐助身边莫名觉得浑身不对劲,又只能强装成平常的样子。

心里乱七八糟一团浆糊,全是

[原来师傅早就知道我在那里了吗?]

[为什么不把我抓出来呢?]

[之前师傅知道我在打听他,还去问了小樱阿姨,师傅会怎么想呢?会怎么看我呢?]

浑浑噩噩中抬起头,师傅正和老爸、小樱阿姨交待些什么,老爸自然中气十足的答应,混合了小樱阿姨明媚的笑颜,看上去那么和谐。

仿佛从混沌中惊醒,浑身束缚散去,博人睁着湛蓝的眸子,呆呆的。

是了,他的眼里从来就没有我,有的只是那个人的儿子……

但是不对,一定有哪里不对!

博人看了看身边冷静傲娇一脸你没中邪了吧的佐良娜,又看向那边的小樱阿姨,还有……还有他自己本身……他好像明白了什么,又好像还是什么都不明白。

“博人,有没有什么要对你师傅要说的?”

突然被老爸cue到,博人一惊,下意识看向那个披风盖身,满目平静的人。

“你最近很奇怪”

他听见师傅如是陈述道。

“哈哈…是啊…那个,我还有事,师傅一路顺风”

遂逃之夭夭。

不敢再看师傅的眼睛,黑曜石般仿佛能勘破他所有秘密。

不想再在那里待下去,某种奇异和谐的氛围让他简直浑身不舒服。

他去找了巳月,巳月说他家长能帮他,他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其实本来博人不应该知道此事,但是鸣人小学刚毕业就能以一招色诱术偷出传说中的禁忌卷轴,七小队和斯坎儿轻而易举就能入侵木叶卷宗室。

木叶尘封的禁忌,被打散编入暗部的根早已不复存在,但是它曾专用的卷宗呈放室却对博人露出了曾经黑暗的獠牙。

在曾三忍之一大蛇丸的帮助下,无数尘封的密卷重见天日,黑夜里掩盖的秘密不再是秘密。

宇智波一族灭门惨案的隐秘、根里肮脏种种不计其数,如数计重拳狠狠打在博人心上。

三观破碎,又挣扎着在黑暗里重新粘起。

博人面沉如水合上卷宗,灿灿金发仿佛在这一瞬感染到主人的心思而有些黯淡。

“你没事吧?”

巳月适时在黑暗里浮现,琥珀色的蛇瞳一如既往泛着冷光,然而此刻里面又好似盛着担忧。

————担忧什么?

他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

“我很好”

巳月见状眉头皱得更深


后来的日子一如既往的平淡,经历了中忍考试大筒木一族搞事之后,博人不再排斥自己的老爸,也没有像之前一样到处打听他师傅的事,只是一直修炼,疯狂修炼,每天每天不停歇,除了吃饭睡觉,甚至开始了逃课去修炼。

“想知道佐助的事完全可以问我嘛~”

七代目如是抱怨。

博人干笑着后退两步,问谁都不想问你好嘛。

“所以为什么突然这么想变强呢?可以告诉老爸吗?”

鸣人忽然正经,脸色依旧温和。

面对自家老爸那值得信赖的眼光,博人动了动嘴角,落荒而逃。

鸣人不解,青春期的小烦恼?

确实是青春期的小烦恼。

那天经历了上午被师傅撞破打听,下午“被迫”给师傅送别,夜晚崩坏重塑三观,在清晨六点他突然惊醒,不用手摸也知裤间一片黏腻。

他梦见鸦羽般的乌发凌乱,那人白皙的身子款款摆动,眉目生烟、眼含春情,小口吞吐自己的分身,偶尔泄出几声逼急了的呜咽,让人愈加情动。

博人躺在床上自嘲一笑,懒懒的,带点疲惫。

那之后的日子就像中了邪。

他走在木叶大道上会不受控制的想数十年前那人也曾在同一条路上走过。

他坐在教室里听课时会想到数十年前那人也曾有一段平和温馨的上学时光。

他在吃饭的时候、看书的时候、玩乐的时候…甚至和别人聊天的时候…脑子里都会突然浮现一个清冷如月的身影。

他现在在哪里?过得怎么样?吃得好不好?睡得怎么样?会不会有人欺负他?

简直就是一场暗无天日没有尽头的单相思。

唯有全身心投入修炼消耗过剩的精力才能让他感觉离他更近一点,也稍稍好过一点。

对于他忽然沉迷修炼,小伙伴们纷纷提过疑问。

对此,他认真答道

“要变得更加强大,才能守护要守护的人”

唯有巳月依旧,又好像看破了什么但也不说破,一如既往支持他所有的决定。

将近半年后,他抓住机会,撒娇耍赖小心机方法用遍终于得到一个和师傅外出修炼的机会。

“我说你这小子真是幸运啊,老爸我还不能跟佐助一起去旅行呢”

鸣人开玩笑般对自己儿子抱怨

博人一边在长期离村报告上签字,一边偏头回道

“因为老爸是火影啊,要治理照顾好整个村子责任重大嘛”

七代目听后无奈一笑,“也对,没想到被儿子教训了呢”随后又打起精神投入公务“看来我也要更加努力了呀!”

博人听后一笑,走出大门。

他是联系你在人世唯一的羁绊又怎样?

他注定是要成为照耀全村人的太阳。

“哦~”柱间狐疑的勉强接受了博人的解释。

他咯吱咬了口薯片接着问道

“那我能知道百年以后千手家族和宇智波一族的近况吗?”

博人:“…………”

大兄弟,这个问题跟之前那个有什么差别?!

你问问题很能问到点子上嘛?!

但是他能真回答千手一族早早战死沙场只剩一个末裔,宇智波更是被逼反,血色一夜,肮脏政治的后果由两个小孩来勉力承担?

更何况面对的还是少时的初代火影,人家刚刚接受完可能的残酷未来的冲击,难道还要把斑所预言的木叶的黑暗讲给他听?

而且还是当着宇智波末裔,他放在心底最深处的师傅面前讲?

必然不能。

博人看向佐良娜,佐良娜拒绝对视。

博人看向巳月,巳月也笑眯眯地回望,就是不肯开口说话。

博人看向求知欲十足的柱间,踌躇犹豫不敢开口。

而柱间光是看着他艰难的表情就已经大致知道了一二。

“你不必知道”佐助忽然开口,眸似点漆,他对小柱间道“我们世界的过去即是属于你的未来。过去不可更改,而未来仍可改变。千手和宇智波一族的过去你没必要知道,千手和宇智波一族的未来你大可以亲手重新创造”

小柱间神色复杂。

博人和佐良娜重新看向佐助,要不是时机地点不合适,博人简直都想拍手鼓掌,疯狂为师傅打call!

我家师傅最帅啦!啦啦啦~

“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该送你们回去了”

佐助无视博人的星星眼,淡淡道。

博人:“不要啊!”

佐良娜:“等等!”

可怜巴巴满脸不舍的博人:我还想多看几眼少年时期风姿傲骨的师傅,如果可以的话能合张照吗?

满脸冷静推了推镜框的佐良娜:

“等等,我还有点事想问一下你”

“哦?”

佐助挑眉,平辈称你,她终于不称呼自己为父亲了。

评论(2)
热度(44)
© 白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