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脑子洞,倒不出来就很痛苦
——————————
考证中∠( ᐛ 」∠)_

【博佐】漂泊日常(1)

#叔佐未婚设定



(2)     (3)     (4)     (5)


搞事情过渡:序号100表白     错过


第二部:打直球的小太阳(1)


佐助结婚的平行世界,勉强算是漂泊的前传:四战后...番外三转


作者写的其他能见人的博佐:


孙子     


被奇怪的大叔和金毛捡走之后(1)









01-10





01、





木叶外围的某片森林空地

“师傅,我来啦~”

“……………”

佐助看着尽管右臂打着石膏,身上缠绕绷带,拖着大号行李箱,却依旧精神百倍元气满满的某菠萝头。

“把行李箱放下”佐助道,然后挥手向博人扔了一块灰布“你是去修炼的,不是去旅游的”

“嗨~”

即使遭打击,博人依旧兴奋不减,他左手握住灰布将其咬在嘴里,再蹲下艰难的单手打开被塞的满满的行李箱,迅速挑好几件常用衣裤和洗漱用品………

然后他就望着自己打了石膏的右手和必须用双手打结的行李犯了难。

“这时候可以用影分身”

话虽是这么说,但是接着佐助平静上前一步半蹲,低头伸出右手和博人的左手合作一起给行李布死角打了两个结。

这感觉很奇妙,明明不是自己的右手却每一步都能准确做出自己下一步想要的动作,默契十足。

气氛一时温馨,鼓鼓涨涨的暖流正一戳一戳博人的心脏。

两人挨的极近,博人微红着不敢侧头,余光却不由自主追随那人的踪迹。

左边侧脸被额前长长的刘海遮了大半,独留出挺拔秀气的鼻梁和一抹弧度正好的白皙下颚。

因为实在挨得太近,他甚至都能闻到那人身上自带风尘仆仆不能掩盖的冷冽幽香!

打好结,佐助理所应当站起,他疑惑的看着身体僵住小脸微红的博人

“?”



02、


也许觉得太丢脸,后来赶路博人侧着身子反复解释

“行李箱是妈妈打包的,我没有那么娇气!”

“嗯”

佐助可以说是没有反应,面朝前方十分冷淡走他的路。

博人安静了一阵,又忍不住开口

“……师傅,我们要去哪里呀?”

“…………”

也许是觉得侧着不好走,博人干脆完全背过身子,倒过来走路,他单手插着兜,湛蓝的眸子望向同样湛蓝的天空。

“师傅…………啊!!!”

刚要说话却被什么东西绊倒,博人睁大眼睛心一凉,脚一歪,眼看下一秒就要摔个屁股墩。

想象中的疼痛并却没有到来,他倒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千钧一发之际佐助右手围在了博人腰间,甚至小心避过了他的伤处。

佐助:“好好看路”

“…………”

博人脸颊爆红,一路飘着走路难得没说一句话。


03、


天黑之前他们走出森林来到中转小镇的前哨小店。

佐助点了一份三色丸子,博人点了一份番茄炒鸡蛋。

博人一边啃着一只店家送的小番茄,一边睁着圆溜溜的蓝眼睛注视佐助,道

“师傅,我这里还有一个番茄,给你吃”

佐助也不看他,吃完手上这份丸子后将盒子里的丸子推了过去,然后拿过博人那边的小番茄优雅的慢慢吃。

意为等价交换。

跟博人吃得汁液横流形成鲜明对比。

但是佐助也没有说嫌弃还是怎样,他安静的食用番茄,就像店子里只有他一个人。

另一边博人偷瞄佐助吃番茄的小技巧,一点一点更正过来,可惜没有第二个给他练手。

吃完番茄之后博人竖起签子盯着走了两秒神。

三色丸子,宇智波鼬。

他咬第一口,很甜,他咬第两口,有点腻,他咬第三口……

卧槽,梗到了!

博人翻着白眼,感觉自己不能呼吸。

“…………”

仿佛听到一声无奈的又隐含笑意的叹息,接着背上就被拍了数掌,不轻不重,力度正好。

博人缓过神艰难咽下丸子,冲佐助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

“谢谢师傅”

——刚才是不是我看错了?师傅好像笑了哎!

“嗯,不急,慢慢吃”

佐助慢条斯理解决食物,不知不觉嘴角勾起,眉头舒展


——一口一个丸子,博人很喜欢吃三色?



04、


在用完甜点小憩片刻的时光,博佐二人坐在长凳上休憩

“你觉得拉面怎么样?”

佐助忽然问道,他望向远方层层叠叠的森林,目光悠远。

“唔…这是老爸喜欢吃的东西,跟我无关”

在佐助面前,博人尽量坚决撇清自己和鸣人的关系。

“那你喜欢吃什么?”

佐助看了他一眼,仿佛看穿了他的小心思,继续问道

博人目光坚定道

“汉堡和炒面面包!”

佐助满脸平静却继续问

“那你为什么点番茄?”

“……因为师傅没有点番茄”

“…………”

博人可怜巴巴的望着佐助,搜肠刮肚又不甘不愿接了一句

“老爸跟我说的”

“…………”

佐助起身道

“下次不用考虑我,走了”

博人抿抿唇,看着那个披风加身背脊挺直的背影。


——那师傅,你为什么点三色丸子呢?



05、



夜榻旅舍,佐助从浴室走出,纯白的睡衣和服一丝不苟,衣襟被很好的拢上,遮住了精致的锁骨,有一分禁欲的美感。

浴室水雾酝酿,仿佛也洇湿了他的双眼,露出来的黑眸湿润有神,靛青的乌发驯服而湿漉漉的垂在耳侧。

博人忐忑而又激动的坐在床头欣赏宇智波美人出浴图,心脏砰砰直跳,眼睛里仿佛闪着小星星。

也不知道在瞎激动个什么劲。



06、



四目相对的时候博人跳下床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师傅洗完那我就去洗啦~”

“等等”佐助叫住博人,道“你一只手方便洗澡吗?”

“那……”博人满怀期待转过身,又好像有些羞涩。

“影分身”佐助淡淡提醒。

“…………”

博人笑容凝固。




07、




博人疑惑:“可是师傅好像没有用影分身洗澡?”

佐助波澜不惊:“我一只手可以,习惯了”

“…………”



——怎么办,明明这个人比我厉害这么多,我却总为他心疼。


——好想强大起来保护他,温暖他。




08、



博人把做好手势放在嘴前才发现不对

他不会单手结印放术

“师傅是要教我单手结印?”

博人兴致勃勃看向佐助。

佐助点头,单手给博人示范了一次,砰的一声出来一个同样身着纯白浴衣的佐助。

接着明显是本体的那个走去床上看卷轴,影分身接管了教导博人的工作。

博人抿抿唇,虽然同样是师傅,但是还是好不甘心。

额前突然被戳,博人捂住眉心茫然地看向眼前佐助。

“专心”

佐助瞥了他一眼,皓手微抬,露出一截白皙的手腕。




09、



月夜朦胧,星光不显。

博人躺在床上神思不瞩,心里像是有条小蚯蚓在一扭一扭,却又不敢过多翻身怕打扰到师傅休息。

只能侧身看着黑暗里师傅恬淡的睡影,憋着一股气,脑子里一片混沌,面上倒是一派深沉。

“怎么?第一次出来,想家了?”

隔壁床忽然响起佐助的声音,在月朗星稀万籁俱寂的夜晚更显清晰与冷冽。

“没有啦”

博人不好意思般干笑,接着却恢复成一张落寞惘然的面孔。

老爸是最忙的忍者——火影忍者。

理解老爸之后也就能体谅那些来不及对家庭的关心。

在家的话也总是会给妈妈添麻烦。

倒是有点想妹妹小葵,他不在的话会不会有不长眼的小孩子欺负她呢?

不不不,博人忽然呲牙咧嘴扑通翻了个身,小葵开了自己都没能开的白眼,一招点穴瞬秒老爸,应该是不用担心的。

博人砸吧砸吧嘴,把这些和家相关的话题在脑海里清除,然后换了个话题。

“师傅,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问吧”

博人单手枕头,好奇道

“为什么这么多年师傅一直不结婚呢?”

佐助顿了顿,才开口

“……我的话不适合”

“哪里不适合?师傅那么好,又酷又帅,实力强大,人也超级温柔!”

话还没说完就被博人激动抢白,看上去颇为佐助愤愤不平。

佐助停了数秒,似是意外博人会这么说,黑曜石一般的右瞳透彻深邃,终于流露出些许笑意。

“……我长年在外出任务,不能耽误别人”

“……原来如此”

博人笑了一下。

佐助:“明天还要早起,早点休息”

博人:“好的~师傅晚安!”




10、



夜寒露重,薄衾覆身

佐助侧身静静看着博人,金发少年也许是解了心头疑惑,劲瘦的小腿一夹被子,蹭着枕头很快陷入黑甜梦乡。

佐助掀开薄被下了床,单手轻易把博人轻轻拨正,重新细细给他四边都掖好被褥。

金发少年睡得人事不知,微张小嘴打着小呼,脸上还有婴儿肥,颊边两道遗传其父的胡须也跟着一动一动。

佐助定定看了博人数秒,忽然觉得自己可能养了个大儿子。

感觉还不错,佐助嘴角勾起,很快隐没在月夜中。

在确定没有什么其它问题后他重新上了隔壁床,闭目睡去。

夜色静谧,洒下一室温馨。










#博人受伤的原因如果有后续的话会在后续里讲

#二设博人在巳月和背后大蛇丸的帮助下潜入过“根”的卷宗室,所以知道很多掩盖在黑暗的秘密,包括宇智波鼬和三色丸子

 

 


 

评论(9)
热度(87)
© 白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