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职网编,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来找我(ฅ>ω<*ฅ)
——————————
卡文装死大半年∠( ᐛ 」∠)_

【佐助中心】过去与未来

#视角会变


一、七岁→幼助


二、十三岁→佐助


三、十七岁→宇智波佐助(鹰小队要摧毁木叶的那只)


四、三十岁→黑发宇智波


#脑洞对话向,对话涉及到灭族和宇智波鼬


#又名《扒一扒我今天遇到的那两个怪哥哥和怪叔叔》


#有些原著的地方就直接挑重点意识流了


#本来准备写深沉向,中间换悬疑,真正动笔却变成了搞笑向………


#幼助实力吐槽担当








00、



纯白的空间,半圆的穹顶。

他站在圆中心,冷静的看着眼前几个一模一样的房间门。

不是幻术,不能解除。

所有手段通通用遍,都不能离开这个诡异的空间。

冥冥中有个奇异的声音在脑海中回响。

他缓缓走到左侧第一个门处,叩响了房门。



四、



4.1、



“尼桑?~你是谁?!”

打开门的那一刹那四周环境水雾般迅速消退改变,最后变成了记忆深处模糊又深刻的场景。

这是一间卧室,他三十年前的卧室。

里面有一个黑发黑眸的小孩,正是三十年前的他自己。

幼助看了他一眼,发现不是哥哥后警惕站起,手里还握着一把手里剑。

黑发宇智波惊了一瞬,颦起眉定定凝视七岁左右的自己。

幼助戒备的回视

黑发宇智波尽量缓和语调道

“不要怕,我不会对你做什么”

接着便亮出一只写轮眼道

“我也是宇智波家的人”

谁知幼助见了他的写轮眼并没有放松,反而奇怪的打量着他,皱眉不甘愿道

“你也要教我手里剑术吗?”

黑发宇智波:“…………?”

写轮眼跟教你术有什么联系吗?便注意到幼助穿着练功服。

“之前有人来过?”黑发宇智波问。

“…………嗯”幼助无意识鼓起腮帮,颇似控诉道

“一个跟尼桑差不多大的怪人,进来就亮出写轮眼,还硬要教我修炼”

黑发宇智波:“…………”

幼助:“……后来他看我实在没体力了就出去了”

黑发宇智波:“他出去了就没有再回来了?”

幼助点点头

黑发宇智波心里有了点底,冲数十年前的软软糯糯的自己道

“我走了,你记住尼桑不在家的时候不要随便给陌生人开门”

幼助:飞来横锅!明明是你们自己强行开的门!!!



4.2、



来到第二间房,开门就听见这样一句

“你杀了那个男人了吗?”

黑发宇智波:“…………”

少时独居干净整洁的卧室,十三岁左右的他自己坐在离门不远的椅子上,深深埋下头颅,以手作为支撑。

那声线有些嘶哑,就像刚刚痛哭过一样。

佐助深呼吸,抬头看向黑发宇智波,黑曜石一般的眼瞳水雾润泽,眼眶红肿,唯深沉恨意不便,幽深不可见底。

“宇智波鼬是奉村子的命令杀了全族埋伏到晓里的对不对?!”

————有多久没有听到这个名字了

黑发宇智波淡漠的无言的点点头,又听佐助仿佛从嘶哑的喉咙里硬挤出了几个音节

“那么,他为什么,只留我一个人?”

明明知道幼年遭逢大变会心里扭曲,会为了力量不择手段走上复仇之路,甚至会危害他一心维护的村子、和平。

为什么?为什么不杀了他以绝后患?!

“…………”

“……因为他爱你,无论你选择什么道路,他都会永远深爱你”

黑发宇智波沉默稍许,缓缓说出如上话语。

“我不信!都是你们联合起来骗我的!”

佐助听后愈加癫狂,他站起来狠狠摔了椅子,用那双被恨意浸满的血色眸子盯着黑发宇智波,呼吸急促。

黑发宇智波亮出万花筒,将佐助放倒,他将人放到柔软的大床上,凝视他尚且青涩的眉眼,半晌未动。

才十三岁,还只是个孩子。

鼬灭族的时候,也才十三岁。



4.3、



“你摧毁木叶了吗?”

黑发宇智波“…………”

第三个房间,干燥阴冷的地下蛇窟,白衣大敞、腰系草雉的十七岁自己好整以暇的坐在石床上,勾唇间眉目邪肆。

“……没有”

宇智波佐助皱眉冷冷道:

“原因”

黑发宇智波平静淡淡道

“你打不过漩涡鸣人”

“…………”

很明显,这样滑稽的答案就像宇智波鼬其实是英雄之于佐助;

打不过漩涡鸣人之于宇智波佐助;

简直是一个笑话!

宇智波佐助愠怒嗤笑一声

“打不过那个吊车尾的是你,别把我扯进来”

又亮出三勾玉,见黑发宇智波宽大斗篷下的异状,冷凝道

“别告诉我你的左臂是被那个吊车尾打残的”

“还有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

黑发宇智波不欲与过去重度中二的自己争辩,他亮出万花筒,直接把珍藏的秽土鼬升天前给他的所有鼬的思想信念记忆,还有之后四战的种种情况一股脑塞进十七岁自己的脑子里。

他出门,来到了第四个房间。



4.4、



第四个房间空无一人,是各大国随处可见样板式旅舍样式。

“叩 叩 叩…”

黑发宇智波回头,一阵敲门声传来……











三、


3.1


“…你,你是谁?”

像是小朋友做了什么运动后微微喘息的软糯音调。

宇智波佐助冷冷挑眉看向眼前这一副滑稽的场景。

幼年的他穿着练功服,额头上冒了汗渍,漆黑澄澈的眼眸警惕的盯着他,明明刚修炼完累到不行还挣扎着捡起身侧的手里剑摆出戒备的姿势。

“劝你不要乱来,我的父亲是宇智波富岳,哥哥是宇智波鼬,你动了我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尚且青涩的威胁,完全不值一提。

宇智波佐助对幼年的自己完全没什么兴趣,他阖上了双眼,双手环抱靠在墙壁上,一动不动。

幼助:……又来了一个怪人

休息了一段时间,宇智波佐助轻轻睁开眼,他转身拧开房间门,走之前停在门口顿了顿,头也不回对仍旧握着手里剑的幼助道

“要记住,无论发生了什么事,你哥哥永远是你哥哥”

言罢,宇智波佐助踏出房门。

幼助:“……?”

我只听过你爸爸永远是你爸爸……?




3.2




“你是谁?”

佐助抬眸望向那个白衣大敞裙打底、草绳系腰手握剑的黑发年轻人。

两人对视,慢慢的,佐助勾唇,道

“我知道了,你是未来的我对不对?”

又急切而略显疯狂的问

“快告诉我!我未来有没有杀了那个男人?!”

从进来起只微微颦眉的年轻人听到这句话呼吸有一瞬间的不稳。

他深呼吸,睁开血色眼眸

【月读】!

幻术里鼬佐最终一战,拖着沉疴病体逼出大蛇丸的温润艳丽的鼬

轻戳眉心

【原谅我,佐助,这是最后一次了】

随着昏暗洞穴里漩涡面具人的淡淡陈述,支撑宇智波佐助数年复仇的信念崩塌。

海岸边潮起潮落,夕阳余晖为波浪镀金。

宇智波佐助站在石上无声呦哭,泪流满面

【我们以后的目的只有一个,摧毁木叶!】

月读结束,佐助一副完全不能接受的样子。

“我不信!”佐助疯狂又暴躁道“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

“…那个男人…那个男人杀了爸妈、杀了全族,就一个双面卧底为了和平就能混过去?!”

“…这些年,我恨他的这些年,努力修炼复仇的这些年又算的了什么?!”

“…那个男人,鼬,尼桑,他让我不明不白就这样杀了他又算什么意思!”

“…为什么?为什么就留下我一个人?!”

话说到最后,佐助已经数度梗塞,泪流满面如月读中人。

他坐在椅子上深深埋下头,泪珠一滴一滴打在地上,只隐隐有抽泣声,似乎还在倔强的忍住满溢出的眼泪,嘴角颤抖着抿成一条线。

“吱呀~”

那是门关上的声音,宇智波佐助沉默半晌,出去了。



二、


2.1、


“你是谁?”

软软糯糯的声音响起,佐助浑身僵住,看着眼前熟悉的卧室和熟悉的小团子。

佐助盯着数年前的自己,眼瞳里血红的勾玉疯狂旋转。

幼助敏感的察觉到不对劲,他戒备的站起摆出漏洞百出的招式,奶声奶气道

“你想要干什么?我的哥哥是宇智波鼬,对我做什么或轻举妄动的话他不会放过你!”

佐助听后眼中血色更甚,他满怀恨意浑身颤抖自言自语道

“对,现在的我还称那个男人哥哥……”

佐助忽然稳住,他呵呵拧眉一笑,邪意顿生

“那个小屁孩,你有没有兴趣跟我学手里剑和忍术”

“哇,你这个变态走开!”

“不好意思啊,你太弱了,现在先乖乖听我的,手里剑术的要领是………”

“…………”

幼助泪目:……家里跑来了硬要教我术的神经病怎么办?

答:找哥哥揍他一顿~


一、


1.1、


幼助警惕的望了望四周,捏紧手里的恐龙布偶,根据脑海里的指示,跑进了眼前那扇散发银白光芒的大门。

周围环境消退变幻,变成最熟悉的卧室。

终于回来了!他松了一口气

“叩 叩 叩…”

一阵规律的敲门声从身后传来……




















#这里按时间顺序理一理:

先是幼助进门,他只有一扇门,他的门。

再是佐助进门,进幼助的门,小小调教了一番幼助后出门,进自己的门。他能看见两扇门。

然后宇智波佐助又从左到右从幼助到佐助到自己的门,他能看见三扇门。

以及最后,也是文里最开始出现的叔佐,黑发宇智波,从左到右一共四扇门。

所以我的大序号是加粗的四三二一,正确的时间顺序应该是一二三四。


其实最初的构想只有四,结尾就是“叩 叩 叩…”的敲门声。

还有最开始的那个00,我用的称呼是【他】,这个【他】可以指代所有的二柱子。并且故意模糊了技能和门的数量。


#整篇文类似于倒过来的金字塔。

四、4.1 4.2 4.3 4.4
三、3.1 3.2     
二、2.1         
一、1.1         

第一篇倒着写的文(我真的是倒着写的╭( ̄▽ ̄)╮),所以其实最顺畅的阅读体验应该是从后面一开始读起。

不过从四读起应该也是很有意思的…吧?

评论(3)
热度(42)
  1. 墨白白粥 转载了此文字
© 白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