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职网编,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来找我(ฅ>ω<*ฅ)
——————————
卡文装死大半年∠( ᐛ 」∠)_

漂泊日常,序号100,表白



#作者牟足了劲想往he走,佐助在后面凉凉说

【你he那我就ooc】


作者:…………………行,你赢了!







#叔佐未婚设定







#鸣人、鹿丸大量上线,一个没小心后面写了大量鸣佐(并且成功虐到了我=_=,这就是我漂泊日常不让鸣人上线的原因),和微微微樱雏(?)






#博佐/鸣佐 比重各占一半,博佐开放式,鸣佐妥妥be。






#早在(3)的后面有说会写满意大大的表白图给我感觉的博佐表白情景,之前就有说一张图一个故事。看大大没有反对于是我就大胆写了。


可是,后面成功写脱缰了╭( ̄▽ ̄)╮


希望 @十分满意 不要嫌弃





#tag不妥私聊,不要怼我,我怂








100、







三年修炼结束,回村的路上。


“师傅,有件事我一直想跟你说”

“嗯?”

“其实啊,我一直喜欢你”

佐助:“……………………”

“几年前第一眼看到师傅的时候就觉得‘哇,好酷啊’这样的感觉,那时候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

博人一手撑着伞,一手插着兜,微垂着脑袋,看着路边小花被雨水打击,絮絮的诉说自己的心历路程,嘴角有平静的微笑。

“…在中忍考试之后,我到处打听关于师傅的事,师傅也知道吧。”

“…问遍了大家,我勉强拼凑起一个属于师傅的,残破的过去。”

“…但是不够,远远不够,我也不知道哪里不够”

“…在当时的我看来,师傅身上简直有一种奇异的魔力,让我能不计代价不看后果的飞蛾扑火…”

“现在看来,那大概就是一见钟情?”

说到这里的时候博人也很不确定的苦恼的皱了皱眉,又很快抚平继续道

“…就在我茫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巳月出现了。”

“巳月是谁师傅知道吧?家长是大蛇丸,一个很奇怪但是值得信任的家伙。”

“…他说他家长能带我去看师傅完整的过去。”

“…于是我们夜探了曾经‘根’的卷宗室。”

佐助:“………………!”

“现在想来真是很了不起,包括不知死活暗闯曾经‘根’的卷宗室、为了获得和师傅修炼的机会拼命打败小葵、撒娇耍赖小心机用遍才终于让老爸松口出村。”

“…但是我不后悔!”

“我感谢曾经那样努力接近师傅的自己,让我能在点点滴滴相处修炼的三年里彻底喜欢上师傅。”

说到这里,博人抬头,面带笑容直视宇智波,蓝眸里斗志昂扬,英俊而坚毅,像极了那个曾经微笑着说是他的唯一,又在其后自然缀上朋友二字的挚友。

宇智波微垂着眉眼,黑曜石一般的眼睛轻轻凝视博人

“没有子嗣后代你不会后悔吗?”

博人:“只要师傅在我身边的话,绝对不会!”

佐助:“那你父母怎么办?如果他们不答应呢?”

博人:“只能说很对不起老爸和妈妈了,如果他们坚决反对,而我只能二选一的话,那我大概只有做一个不孝子了。老爸还年轻,虽然他总是一副肾亏的样子,但是相信再生一个也没有问题!”

佐助被他逗笑,轻勾了勾唇角,半斥责半宠溺道

“………………胡闹”

博人感觉有希望,内心预想被拒绝的苦涩一扫而光,兴奋道

“所以师傅是答应我了吗?!”

佐助敛了笑颜,淡淡道

“不可能”

博人:“………………”

他执着问

“哪里不可能?!”

宇智波平静回

“哪里都不可能”

博人抿唇:“总要有个理由…”

佐助打断:“不可能就是不可能”

“……………………………………”

空气一时静默的可怕,只闻交缠的呼吸声和大雨的淅淅沥沥,风雨摇曳了枝干,外面越自然喧嚣越显这把橙色小伞里静谧美好。

伞下空间狭小,两人对视,目光相接处火花闪电,气氛紧绷,仿佛一触即发。

博人不服输倔强抿唇,宇智波沉静回望,目光深远且极富力量。

博人呼吸越发急促,他率先打破沉默,眼神郑重,不明所以道

“不要感到有压力”

接着强硬牵出宇智波披风里的右手,不容拒绝的把手里的伞往宇智波怀里一送。

顺势仰头一个轻吻。

温暖而柔软的触感在唇上一瞬即逝,来不及惊或怒,下一秒宇智波就看见博人几个瞬身,消失在滂沱大雨里。

唯留伞柄处余温久久不散。



那天宇智波没有回木叶,自然也就不知道那晚七代目家里如何天翻地覆,九尾查克拉爆了又爆,暗红象征暴怒的光芒整晚都未曾消失。

凌晨三点,博人全身两根肋骨骨折,数处内脏破裂,全身是血晕倒被火影夫人雏田含泪送到木叶医院急救。


医疗部部长春野樱亲自主刀,在手术结束后的清晨,小樱问雏田究竟发生了什么?她认识的鸣人根本不可能打自己的儿子,遑论把人打出重伤!

雏田不答,只是捂着脸低泣。

小樱无法,不再提问,转为细细安慰,见没用,一拳打裂了地板,雏田惊呆果然停止了哭泣。

小樱遂笑。


同样的问题也发生在几个小时前的漩涡家宅,火影辅佐奈良鹿丸大半夜被吵醒,从温暖的被窝里爬起来,憋着一张苦逼脸,蛋疼的走进家具翻倒、锅碗瓢盆碎了一地的七代目家。

七代目漩涡鸣人就坐在唯一完好的沙发上,深深埋下了头,肩膀颤抖。

鹿丸见状叹了一口气,认命道:

“说说吧,发生了什么?”

“………………”

鸣人不答,鹿丸心里翻了个白眼,道

“让我猜猜,跟那位有关吧?”

“………………!”

你看了剧本吗?!

鸣人这才抬起头,面容疲倦,嘶哑问

“你怎么知道?”

鹿丸心说我什么不知道,不提博人昨天刚跟那位修炼完回村,就说现如今整个和平的木叶能让神经大条情感迟钝的你变得敏感激动还易怒的,就只有你那位老乡兄弟宇智波了。

况且我还没说人名呢你就迅速对号入座反应过来,真是………不好说你什么。

“发生了什么事?那位又怎么了?还是说这次换博人要毁灭世界了?”

鹿丸也一屁股坐在鸣人坐的那条沙发上,揉了揉自个的丸子头,开了个玩笑没精打采问

“………………”

鹿丸:“喂,又不说话,不是真的吧?”

鸣人双手插在自己金黄的头发里痛苦道:

“我宁愿是那样”

鹿丸心说 喂喂喂,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以世界和平为己任,少年天真自信如今长大沉稳的创世主鸣人吗?竟然说出宁愿自己儿子毁灭世界的话…

所以说问题主要在那位咯?

并且这种不肯坦诚的情况……

鹿丸皱眉试探道

“难道博人喜欢佐助?”

“博人喜欢上了佐助!”

两个人两句话完美重合。

鹿丸心里顿时咯噔一声,完了。

鸣人睁着黑眼圈疑惑的看过来

“你又知道?”

鹿丸苦笑,便把三年前博人数度打听宇智波,以及那场惊呆了所有人不要命的比赛一一分析给鸣人听

“……不是我不早告诉你,那时候我还只是疑心,或许是少年人对长辈,对强者的濡慕呢?再退一步来说,就算我告诉你,你会信吗?”

鸣人低头,半晌才道

“那现在要怎么办?”

鹿丸沉吟一会儿,小心道

“不然不管他?以我对佐助的了解,他是不可能接受博人的。被拒绝多了博人也许就放弃了吧?”

鸣人:“你看我当年被拒绝多了放弃了吗?”

鹿丸:“………………”

所以当年你们为什么不干脆就在一起了呢?

鸣人:“而且…万一呢?虽然我也知道不可能,但是万一呢?万一佐助接受了博人呢?”

鹿丸:………说白了你就是不想他两在一起呗

但是鹿丸当然不能这么说,他只能充当知心奶爸的角色,小心指引迷茫的傻儿子。

鹿丸望着迷惘的鸣人,沉声道:

“为什么他们不能在一起呢?”

鸣人瞪着大大的眼睛,里面满是迷惑:

“可是他们这样不对啊,两个男人,怎么可以?”

鹿丸听后轻笑一声,以更强势的姿态反问:

“怎么不可以?他们两个人在一起会伤害别人吗?”

“………这样啊”

鸣人三观正艰难重塑,蓝眸里空空洞洞,皱眉沉思

“那我还要给博人道歉?”

鹿丸:“………………”

这转的也太快了吧?

“可是为什么我一点都不想道歉,还想再揍他一顿?”

鸣人撑着自己的下巴认真又疑惑问道

“为什么一想到我儿子要跟佐助在一起我就觉得不爽?”

鹿丸:=_=

那废话,纠缠大半辈子和无数个上辈子,用尽整个青春年少千辛万苦万水千山挨打下跪过呼吸追回来的人,转眼就便宜了亲儿子,人干事?

鹿丸:(°ー°〃)

突然有点慌,你只别突然开窍发现其实自己一直喜欢的是佐助就行了。

虽然朋友论什么的我听着都替你尴尬。

但是相比于七代目火影父子为争宇智波末裔大打出手之类的…………鹿丸捂脸,他想辞职。

这边鹿丸绷着脸心里活动丰富又激烈,那边鸣人的自我刨析终于有了结果

“我知道了!”

鸣人哽咽

“…因为佐助是我的朋友!”

鹿丸惊了,这都能扯到朋友论?!

他转头看着鸣人,却发现鸣人早在不知不觉中流了两行泪,即使如此都还在坚强微笑。

“………………………”



对,在很多年前,在雏田披上白纱那天起,你们就只能是朋友了。



“唉?我怎么哭了?”


鸣人突然跳起来,哭笑不得,开始边抹泪边收拾家具。


“啊,好难收拾啊,鹿丸也来帮帮忙嘛~”


鹿丸:“………………”



那什么,你忘记影分身了吗?



后来奈良鹿丸仍未知道那天漩涡鸣人泪流满面的原因,就像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漩涡向日葵去了哪里。



再后来博人出院,经七代目火影的准许,出村长期游历,开始了忍界历史上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漩涡家追宇智波的二次征途,用时一生。





















#小葵去朋友家玩也好,出任务也好,总之大家就当她那天刚好不在家吧Orz




#博人说不要有压力是指他回家就出柜这件事



#鸣人哭真是虐到我了,这里有两个分析,一是他终于开了窍,但是也同样意识到真的晚了。


二是他依旧不懂自己的心意,自己也搞不懂为什么哭。


大家觉得哪个更虐?








#当佐助听到博人再度离村的消息后去找鸣人麻烦的后续:错过






评论(11)
热度(139)
© 白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