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脑子洞,倒不出来就很痛苦
——————————
卡文装死大半年∠( ᐛ 」∠)_

【鸣佐/博佐】错过







#叔佐未婚设定




#这是漂泊日常系列的衍生,所以鸣佐注定be,含有大量博佐(开放式结局),水月上线,希望没有发动被动技能写出cp感 @( ̄- ̄)@


本来预计在漂泊日常后期有水月出场,不过没写到那里就没有细想算了。





#感觉鸣人被我写的有点黑,微ooc见谅。




#前情提要,序号100 表白  博佐三年修炼回村路上表白,之后博人跟鸣人坦白,被打个半死,同时鸣人终于意识到自己对佐助的感情,也意识到他们早就已经彻底错过了



至于佐助有没有、清不清楚他对鸣人的感情,大家自由心证吧~






#所以……鸣佐会虐。

















夜沉如水,弯月黯淡

凌晨半夜还亮着灯的木叶火影小楼迎来了久违的客人。

“佐助,你回来了呀~”

七代目火影漩涡鸣人一如既往笑着站起,哈哈摸了摸后脑勺。

“…………鸣人,你那个决议是怎么回事?!”

佐助不能忍受紧皱眉头,右拳紧了又松,松了又紧,压抑着难得的怒气。

明明在四战过后那么多年里,他已经很少会有这么强烈的情绪波动了。

直到偶然听到那个消息

————七代目火影准许了他的儿子漩涡博人长期离村修习。

明明三年修行刚刚结束,那晚代表九尾暴怒的红色查克拉喧嚣沸腾如隔日,整个木叶都被这记忆里深埋的不详所惊醒。

他走在路上都能听到人们津津乐道纷纷猜测能让一向包容大度乐观开朗的七代目漩涡鸣人怒而出手半夜被送进木叶医院的人是谁?原因又是什么?

大家随意又笃定的调侃道

“肯定又是宇智波佐助啦~现在除了他还有谁配让我们的火影出手?”

“哎呀,人是宇智波还用你说?不是在猜原因吗?要我说,肯定是火影大人终于忍不住向宇智波表白,被拒绝之后恼羞成怒两人大打出手!”

一直坐在角落里喝酒的佐助默默放下手中酒杯:

“………………”

人在酒馆坐,锅从天上来。

博人那小鬼这么大胆放肆……被教训也是应该的。

只是………鸣人应该会注意分寸吧?好歹是父子。他可不希望好不容易调教出来的弟子就这么废了。

另一人听到这话嗤了一声,道

“你怕是‘老乡’小说看多了,代入了现实,正常一点的猜测不都是宇智波又要搞事了,火影大人真情挽回,再次上演分手谷决战,明撕暗秀!?”


“……喂喂喂,最后一句你暴露了啊…而且地点是火影大人的家里不是分手谷好吗?”


“那天还有别的事件发生吗?”

终于有个正经人要做正经推理了。

“唔……七代目大人的儿子漩涡博人终于结束跟宇智波三年的修行回木叶了”

“对的嘛~要我看啊,应该是宇智波日夜面对跟七代目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博人,终于在三年之后鼓起勇气一诉衷肠,被我们正直的火影大人拒绝,于是恼羞成怒两人大战三百回合!”

“…………喂喂喂,除了先告白的人不同,这跟最开始的猜测有不同吗?而且我们的火影大人正确实正,直嘛,还要另说了~嘿嘿”

“…………所以你们是觉得那两人之间一定有什么?火影大人家有娇妻,儿女成双,每天处理公务,除外交外不离木叶半步。而宇智波则终年漂泊村外,排除隐患,两人见面的时间和机会那么少那么虐,这还怎么玩?”

“年轻人,你啊,too young too simple~”

“所爱隔山海,山海亦可平~精神上的柏拉图,他两可是鼻祖!”

佐助:

“………………”

他忽然快速喝完杯中酒,冷着脸离开食肆,唯有目光迷离,暴露了微醺的事实。


在他的离开食肆后不久,一直谈论此事的几人突然“砰 砰 ……”数声化作烟雾,最后留下的,是一个白色的头发和紫色的瞳孔,背着大刀,腰间带着卷轴和水壶的青年,他咧嘴无奈一笑,露出锯齿状的牙齿。


连我的幻术都识不破,状态那么差,是什么影响了你?



下一秒,青年笑容凝固,脖颈处一片冰凉,是冷冷的刀背。

犹带酒气的吐息喷洒在耳畔

有低沉冷冽的音调

“一个人自言自语好玩吗?”

水月:QAQ

“不好玩!不好玩!我错了!佐助你快把刀放下来!”

水月哭嚎道。

佐助收了刀,眼神晃了晃,再次走出酒馆大门。

见那抹挺直的身影渐行渐远,水月收回表情“啧”了两声。

都早知道是我是幻术了,还听了那么久,故意自虐么?


终于缠住佐助的漩涡家小鬼走了,这可是他给佐助的大惊喜,别又中了漩涡家的毒!



一路上,宇智波佐助所见所闻所听所被调侃的都是早年他与鸣人的那些破事,少年离村、终结谷之战、三年追逐不分日夜、再重逢时那个无比暧昧的拥抱、挨打下跪过呼吸、错过又过错、终于四战又并肩退敌……还有三年前联手打败卷土重来的大筒木一族…

一段又一段,一声又一声,路人事不关己的猜测不受控制的钻进他耳朵里,走过一条长街,他们的故事就能从人们的嘴里听个大半。似乎大家都认定那晚他们的火影大人的暴怒绝对与他有关。


也确实与他有关。

记忆里与鸣人相差无几的笑容又涌上心头,同样的眼神,不一样的自我认知。

他居然会以为那只是少年人对强者的濡慕?!


也是直到那天博人挑明他才恍然意识到不同。


居然是喜欢?居然在表白?!


原来那种眼神是喜欢?原来那种感觉…是喜欢?!

真是瞎了他一双写轮眼,聪明反被糊涂误。


佐助一路自省漠然无语回到旅舍,看到大大咧咧躺在床上的水月。

水月朝他挤眉弄眼

“不回木叶看看你弟子吗?我可听说差点就不行了哦~”

佐助反手用刀鞘戳开水月,冷静道

“不用了,没死没废就行”

水月扁着嘴离开床做到木凳上,又点头开心道

“那我就放心了~”

佐助:“………………”

果然,水月怎么可能会主动关心博人


之后几天水月一直跟在佐助身边,嬉笑打闹调侃被刀鞘揍,倒也稍稍缓解了佐助心里的莫名的烦忧郁结之情。

数十年磨砺出的孤独抗体似乎在博人三年相伴下一下子消失,



直到那个消息的传来

“鸣人那家伙疯了吗?竟然批准了那小子的长期离村申请?!”

水月不敢置信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咬牙切齿。

“所以,佐助你要回木叶了吗?”

水月一下子摊在桌椅上,无精打采悲伤道。

佐助瞥了他一眼:

“…………为什么你一副我回不来的样子?”

水月:“啊~啊~那边可是有两个漩涡,万一你被他们迷住不回来了怎么办?”

佐助:“…………你好像忘记香磷也姓漩涡”

水月惊起:“对哦,难怪她那么迷你!”

佐助:“………………”

他用刀鞘戳了戳水月,冷淡道

“我走了”

“嗯嗯,走吧走吧……”

佐助走出门,似乎听到了水月嘟囔

“嫁出去的女啊,泼出去的水,防住了大的没防住小的……”

佐助:“………………”

遂回去面无表情把水月揍了一顿,这才心情畅快出了门。


而此刻,佐助看向鸣人,目光深邃又静默,怒气在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关于博人,你是怎么想的?”

被佐助那只沉静的黑眸盯着,鸣人有一瞬间的不自在,但很快又压下最初扬起的嘴角无奈道:

“嘛~没办法,说也说了,揍也揍了,儿子大了由不着爹”

“所以选择放任吗?”

佐助注视鸣人,平静道。

鸣人苦笑回道

“是啊,别的都行,只有这个他绝不松口,博人只听你的,也只有让佐助你管教管教他了”

“这样啊…”

佐助垂眸,似在思索什么,下一秒就被鸣人揽住肩膀走出火影办公室


鸣人嬉笑道


“好不容易回木叶一趟,一起去吃个夜宵呗~”


“…我拒……”


“听说出了新品番茄牛肉拉面哦~”

“………………”

就知道夜宵是一乐…

凌晨半夜,道上无人。

一路上,鸣人没放手,佐助也没出声提醒,两人似乎很有默契的静默的走在月色中,谁也没有开口,在夜幕的掩盖下享受着静谧与安宁,甘甜与酸涩一齐在心中鼓荡,凉风习习,吹落一地不合时宜的爱恋。

直到走到灯火通明的一乐,鸣人这才自然的放下手臂,无比熟悉的报上自己常吃的味增拉面和番茄牛肉面。

待热气腾腾的面端上来佐助似乎才从刚才的气氛中回过神,肩膀处余温犹在。

“博人就交给你了”

“………………”

鸣人一边低着头吃着拉面,吃到一半还扯了张餐巾纸吸了吸鼻子道,一双蓝眸被热气熏得有点泛红。

佐助翻番茄的右手顿了顿,也没看鸣人,只低声应了一句

“………………我拒绝,他是你儿子”

鸣人边端起碗大口喝汤,边含混不清道

“但是他喜欢你”

佐助:“…………这是他的事,与我无关”

鸣人放下碗笑道

“真冷漠啊~”

又低沉道

“我试过给禁足博人,不让他外出木叶,给的条件是放弃对你的感情与追逐”

佐助:“………………”

鸣人:“但是那小子即使全身打满石膏也冲我吼说即使一辈子都被禁在木叶,也不可能放弃对你的感情……‘追逐师傅这件事,我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鸣人模仿了一句博人说的话,语音语调跟当初他见到佐助就一定会说的那句一模一样。

【带你回木叶这件事,我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佐助:“………………”

他慢慢吃着拉面,听一旁鸣人的絮絮叨叨,就跟博人当初表白那天下午一样自顾自的絮絮一样。

鸣人盯着装拉面的碗继续道

“后来博人伤好到一半就跑了,别人都抓不到他,还是我用了仙人模式才在宇智波大宅里找到的他”

“…又揍了一顿扔回医院”

“之后派了人看守也没用,又跑了…”

“我只能分出一个影分身看着他,不让他跑出木叶,跑出木叶去找你”

“但是你把他教得太好了…”鸣人笑,“…趁我不注意一个千鸟配合白眼秒到了我的影分身”

“之所以没有把他再揍进医院是因为小樱说让我不要再浪费医疗资源了…”

佐助:“………………”

讲到这里,鸣人终于自进一乐起第一次看向佐助,真诚道:

“我现在给他穿了查克拉束缚衣锁在家里,你要去看看吗?”

佐助却没有回望鸣人,他右手支起头,眼睛盯着桌上正前下方某个点,道:

“…………不是已经批准了他长期外出修习的请求了吗?”

鸣人笑,依稀可见从前少年时的顽皮与狡黠

“那是骗给你看的,不这样你会主动回来?”

“………………”

佐助终于偏头盯着鸣人,勾了勾唇,一字一顿道:

“…………我们好像很久没有打一场了?”

鸣人笑意渐深,金发灿烂

“我应战!”








大半夜,终结谷千鸟的嘶鸣划破漆黑长空与蓝色螺旋丸撞在一起,两人毫无顾忌的拳脚相加忍术对撞仿佛要把这数十年的苦闷与思念,还有深埋于心终于被发现却不能诉说的感情一齐通过查克拉的沸腾宣泄释放。

佐助紫色轮回一闪,将鸣人吸入背景绚烂的小世界。

紧接着巨大的须佐能乎拔地而起,一刀狠狠砍在赤色妖狐幻化处的手掌之上,一刀又一刀,一刀又一刀,压抑在最深处的愤恨不满,几欲喷薄而出却不得不克制的感情…

须佐能乎与赤色妖狐战在一起,巨大的能量冲击几乎要把小世界搅扰到崩溃。

不久后现实世界里出现一个黑洞,两人从黑洞里掉出来,都精疲力竭,查克拉消耗殆尽。

即使如此,两人仍挣扎蹒跚着走向彼此,挥动拳头,进行最原始的体术,拳拳要肉。

一切都仿佛十七岁那年终结谷战的重演,除了谁都没动用最后仅有的查克拉碰撞千鸟与螺旋。

鸣人眼里仿佛含着火一样深情,又带着风一般的悲伤,他疲惫无力的躺在地上,任佐助黑眸闪动骑在他腰际,一拳打在脸上

佐助低吼,悲怒挥拳:

“你是个混蛋!”

鸣人一笑,牵动嘴角伤处

“对,我是个混蛋”

“………………”

佐助一顿,绷着的那股劲一松,他任自己倒在鸣人身侧,两人皆疲惫无言,仰望晨光熹微,弯月隐没。

远处层峦叠嶂,宛若青灰色的巨兽,沉默地伫立在天地之间,俯视苍生万物,恒古不变。

微风拂过,林间树叶沙沙作响,水面泛起涟漪,搅乱了二人倒影。

佐助眼神漠然,开口

“鸣人,你还记得你的忍道吗?”

鸣人沉默半晌,声线嘶哑

“……有话直说,说到做到”

佐助沉寂不言,唯有清风不断,带来“沙沙”喧嚣,飞鸟点水,又重新展翅,蓝天翱翔。

鸣人:“对不起,其实,我一直都喜欢你”

佐助:“………………”

鸣人:“也是在博人跟我坦白之后我才看清我的心…”

佐助“…………不要再说了”

鸣人“…………嗯,我知道了”

佐助挣扎着站起,又给了鸣人一拳,这才步履艰难,回去了。




第二天,佐助拜访七代目大宅,博人百无聊赖间看见师傅激动惊喜得话都说不全。

然后就被佐助拎出来打了一顿,吊打,再扔进医院。

无法形容小樱第n次看见惨兮兮却挂着笑容的博人时的表情,不过所有教训的话都在看到一旁云淡风轻的佐助时都咽了下去。





第三天,佐助离开木叶。




再后来博人出院,经七代目火影的准许,出村长期游历,开始了忍界历史上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漩涡家追宇智波的二次征途,用时一生。

















#这里的最后一段就是序号100的最后一段


#佐助揍博人的原因一部分是在序号100里(那个偷吻),另外一部分比较复杂





#嘛~我的理解是鸣人以前一直觉得他们是朋友,佐助觉得有哪里不对,但是鸣人一直跟他说是朋友是朋友,佐助就被带坏(?洗脑(?也觉得是朋友,一直朋友到鸣人结婚生子,博人跳出来跟佐助表白,跟鸣人坦白。


好了,于是鸣人终于意识到他对佐助的情感是喜欢、是爱。可惜以前太傻,错过就是错过,来不及了。

而佐助也从博人表白的事件里发现了自己对鸣人的感情,也发现了鸣人对自己感情的迷糊。

一句话,实力演绎什么叫错过,什么叫明白得太晚。







评论(6)
热度(204)
© 白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