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脑子洞,倒不出来就很痛苦
——————————
考证中∠( ᐛ 」∠)_

【博佐/鸣佐】被奇怪的大叔和金毛捡走之后 →_→(1)










#捡到了小时候的师傅~~~~可爱想舔…开心转圈圈╭( ̄▽ ̄)╮



#叔佐未婚设定



#漂泊日常中第一年后师徒俩穿越至鸣佐十三岁那年终结谷之战捡走佐助的故事(博人十四岁



#两对主cp:博人x叔佐,鸣人x佐助



#本章鸣人刚下线,鸣佐还不算太明显,博人 →叔佐



#文内叔佐称宇智波,13岁那只称佐助



#不同的地方就当二设吧,比如那把草雉剑@( ̄- ̄)@


之前年龄有误…经小天使提醒已改…掩面退走






01、









终结谷,瀑布震彻,天高云阔,巨大的雕像沉默着相对屹立。


千鸟的嘶鸣与螺旋的轰转同时响起,少年们嘶吼着彼此的姓名,带着各自的固执与悲愤,用尽全身力气撞击在一起。


刹那间,仿佛天崩地裂


阳光渐渐收束,乌云慢慢盖顶


雨,一滴两滴打在地上、护额上、少年的身体上……


佐助跪倒在鸣人头顶前方,薄唇紧抿,一双黑眸深深的凝视倒下的金发少年,神情隐含与一去不复返的执拗与难以言喻深埋的怅惘悲伤。


此刻落下的,不知是雨滴…还是泪水。


许久之后,佐助终于默然站起,越过倒在地上的少年,步伐艰难却坚定的走向他选定的道路,没有回头。


就在这时,一把橙色小伞映入他的眼帘。


两双相似却又明显不同的黑眸骤然对视。一双亮如黑夜寒星,含着毫不掩饰对力量的追求渴望,戾气深重。一只暗沉温和似冬夜夜幕,冷淡却包容,收敛了所有对尘世不满的利刺,不具任何攻击性。


那是一个身着披风的奇怪黑发大叔,旁边还有一个举着伞,和他差不多大的金发少年。


他们挡在佐助行进的路上,金发少年目光探视好奇,还带了担忧,偶尔眼光不自觉朝倒在地上的鸣人飘去。


而黑发大叔则平静丢下一个巨雷


“想知道那个男人的事吗?”


佐助听后浑身一颤,他捂住受伤的左臂强打起精神戒备质问: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那个男人的事?”


宇智波垂眸不语,再抬起时三勾玉在眼里缓缓转动,慢慢转成妖异的万花筒,整个人气势外放,凛冽的杀气直接将佐助震住。


然而他的表情还是那样沉静,目光深远,带点复杂的意味。


佐助咬咬牙,被逼出写轮眼,尽力反抗压制住他的迫人的气势,浑身不驯。


宇智波敛了气势道:


“跟我走,我替你解决咒印问题,最多三年,我会给你至少有解决大蛇丸的实力。然后,我会告诉你有关宇智波鼬的事…”


“…当然,我不会强迫你,条件以上,最终做决定的还是你”


佐助沉眉思考了半晌,知道大蛇丸的存在,却不像一般忍者那样惊惧,至少实力上肯定有保证。然后是万花筒…宇智波鼬…


佐助眯了眯眼,笃定道


“你不是木叶的人”


宇智波对这个问题不置可否。


佐助:“大蛇丸想要我的身体,那么你想要从我身上得到什么?”


“……”宇智波像是才想到这个问题似的顿了一下,接着才道:“…眼睛,我要你一双眼睛”


佐助冷笑一声,意料之中的答案。

“好,我跟你走!但是不要让我知道关于那个男人的事你是在骗我!”


佐助用尽最后的力气恶狠狠盯着宇智波放完狠话后再支撑不住,也倒下了。


倒在博人的怀里。


博人一个瞬身抱住闭目仰面昏倒的佐助,眼睛却无辜的望向宇智波:


“是身体自己动的…………”


宇智波:“………………”


我该说不愧是我的徒弟吗?


博人又看向鸣人那边,担忧道


“我老爸没事吧?”


宇智波闻言弯弯嘴角,从容道


“放心,死不了”


他还要战佩恩、救风影、追我三年,娶妻生子,最后当上火影,成功走上人生巅峰,怎么会彻底倒在这里?


博人有些踟躇,不过看宇智波转身就走的架势连忙背起佐助,跟了上去。


宇智波手执橙伞,博人身负佐助,三人一伞的背影渐渐消失在雨雾蒙蒙连绵苍翠的森林里。



佐助醒来的时候正是夕阳黄昏,他被放置在粗大的树干上,奇怪的披风大叔站在他身旁,而眼前那个即视感超强的金毛正在跟兜打得有来有往。


只见那个金毛左手一个螺旋丸,右手一个千鸟………


嗯?!


左手一个螺旋丸,右手一个千鸟?!!


卡卡西那家伙不是说过千鸟是他的独门绝技吗?螺旋丸又是哪里来的?!


还有那个明明和他年纪和他差不多大的金毛……实力却………


佐助睁大眼睛,眉目中不敢置信间透出一股狠戾阴郁。


不够!


还不够!!


远远不够!!!


他的力量…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追上那个男人?!!!!


宇智波瞥了一眼暗自握拳咬牙的佐助一眼,大置能猜出这个阶段的自己的心理活动,不外乎是力量和复仇两点,此时他的世界…也只有力量和复仇两点。



又重新观察战场


只见博人越战越嗨,招式齐出,少年人的身体在战斗中肆意舒展,不时有枝干断裂的声音传来,落木漱漱,风声低鸣。


兜似乎被博人的气势震住,边打边撤,最后一个替身术脱离战场。


博人一战胜利,满脸开心得意,转身回来就要师傅亲亲抱抱举高高。


然后就看到宇智波拔剑,一瞬之间视线倒转,他站在原先宇智波的位置,看师傅干净利落挑飞一条极速潜行而来的毒蛇,事态翻转快到博人还没从刚才大战得胜的喜悦中回过神来。


然而接下来宇智波望过来的目光冷厉,收剑淡淡道


“你太得意忘形了,他是故意的”


博人抿唇,沉下蓝眸,懊恼自省。


下一秒,宇智波皱眉,掌中一支手里剑激射而出,穿透空气带来细细的呼啸声稳准狠钉在博佐二人所在的隔壁树干上。


红色血迹蜿蜒,一道人影喘息着出现。


兜被那支手里剑钉穿腹部,难以再有行动。他本来准备悄悄掳走佐助,至少也要拿来威胁使一旁那个人忌惮。然而现在只能艰难的拔出利器,冲宇智波露出一个虚弱又虚伪的笑容


“多谢阁下手下留情…”


那支手里剑看上去刺穿腹部伤害惊人,实则精准避开了脏器,留了他一命。


“…不过…佐助君的背后是大蛇丸大人,阁下做好惹怒大蛇丸大人的准备了吗?”


此刻兜虚伪又滑腻的笑容看上去十分恶心,颇有几分认为宇智波没杀他是因为他身后有大蛇丸的原因。


谁知宇智波闻言竟笑了一瞬,讥笑,后略嘲讽道


“无知者无畏,留你一命是让你回去告诉大蛇丸,宇智波、写轮眼不是他能随意操控的东西!三年之内,由我来教导他,三年之后,他将会有解决你们的实力。”


兜脸上虚伪恶心的笑容不变,他道


“好,我会回去如实禀报大蛇丸大人的。但是我还有一个疑问,希望阁下能够解答。世上只有一把名剑草雉,我很确定它在大蛇丸大人那里。不知阁下这把真品从何而来?”


宇智波右手轻轻摩隙剑鞘,他黑瞳耀目、勾唇答道


“弱者没有提问的资格”


兜深深的看了宇智波一眼,这次真的退走了。


博人长舒一口气,好险,年幼的师傅差点就在他眼皮底下被抢走,不过……


他跃跃欲试朝宇智波问道


“三年后我会有那样的实力吗?”


宇智波:“………………”


博人:“………………”


他发誓,他在师傅的眼里看到了嫌弃…



佐助冷眼看着战斗结束,师徒俩互动,他忽然开口


“刚才他用的千鸟是卡卡西的成名绝技,你们到底是谁?”


宇智波跳到他们那棵枝干上,居高临下又十分平静道


“你关心的只是力量不是吗?想知道我的真相那就打败我再说”


佐助眼神暗了暗,心里一阵自厌愤恨


弱者没有知道真相的资格!


他深呼吸平了平翻滚的心绪,问


“那么,我要怎么称呼你?”


“………你可以叫我宇智波…未来…”宇智波又敲了敲听到这个问题立马转头偷笑的博人的头“这是漩涡博人”


“我是漩涡博人,你叫我师兄我也不会介意的~”


博人哈哈笑道,得到两个宇智波的冷冷一瞥,大的那只在他头上重重一敲。


“……嘶——好痛~我我我,我开玩笑的…”博人捂着脑袋呲牙咧嘴赶紧补充。


佐助:“………………”


————姓漩涡的金毛蓝眸都是白痴笨蛋吗?


被定性为白痴笨蛋的博人蹲下朝佐助伸出手,终于认真道


“能自己走吗?免费提供扶和背的服务哦”


佐助臭着脸打开博人伸来的手,扶着树干慢慢站起,道


“我能自己走,走吧。”


博人手被打开也不恼,他自如的站在一旁,似乎早已预料到这样的结果。


前往城镇的路上,宇智波和博人不约而同的放慢行进速度,佐助却暗暗提炼查克拉不想成为负累,看得身后博人直叹气。


夜,万籁俱寂,月朗星稀


宇智波站在窗前眺望远方、静静回忆如烟往事。


夜风习习,吹落一地寂寥,弯月皎洁,照得孤影相伴。


以后的日子还很长。

评论(15)
热度(157)
© 白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