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脑子洞,倒不出来就很痛苦
——————————
考证中∠( ᐛ 」∠)_

【件套】论爱爱时带TT的重要性(1)




#鸣佐生子生下止鼬、柱斑的日常文,原著四战后背景。


卡卡西:能带我家堍一起玩吗?







#佐助接手设定







#ooc预警!









00-01、







00、





四战后木叶取消了对叛忍宇智波佐助的通缉。


忍界诸人:嗯,没毛病,还一直揪着叛村不放才叫有毛病。( ̄⊥ ̄)


四战后英雄漩涡鸣人和叛忍宇智波佐助在一起了。


忍界诸人:嗯,早该如此。三年虐恋终于he,围观群众表示我们的狗眼是雪亮的。


四战英雄漩涡鸣人和木叶上忍宇智波佐助有了孩子…还是双胞胎……

忍界诸人:…………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阴阳遁( ̄⊥ ̄)


据说四战英雄漩涡鸣人和木叶上忍宇智波佐助生的那对双胞胎是天才…


忍界诸人:…………为什么没有觉得一点意外?






01、







“叮铃铃~铃铃~”


随着一声铃铛的轻响,正垂眸跪坐在榻榻米上安静擦拭剑身的佐助抬眼,迅速放下手上刃器,来到不远处一个大摇篮边。


大摇篮里躺着两个粉嫩的婴儿,一个金毛,一个黑发。


摇篮上方吊着两颗铃铛,原装原送的两颗铃铛。


最开始铃铛几乎一次都没有响过。


直到第一次铃铛响的时候。那时佐助就在摇篮旁的榻榻米上看书,听到声响自然的转头望向两个小家伙。


只见金毛老大睁大眼睛指了指自己张开的嘴,而黑发二弟则垂眸将小手放在了裆部……


………………



佐助几乎是瞬间就领悟了两个小家伙的意思。


他一般不会向小家伙们说话,觉得那样太蠢,而鸣人则截然相反,经常抱着一个小家伙,趴在摇篮边傻子一般朝婴儿自言自语,叙说一些有趣的,或者是为人父会说的话。


比如

[你们的爸爸生你们的时候很辛苦,以后长大了要好好对爸爸,不惹爸爸生气好不好?]


静静倚靠在门扉上的佐助宇智波闻言抿唇笑了一下,眉目柔和,转头道。



“………………白痴”


鸣人哈哈笑着放下小家伙,起身来揽佐助的肩膀,亲昵的蹭蹭宇智波的颈窝像一条大狗似的撒娇道


“今晚可以吗?”


“………………”


佐助蹙眉弹了鸣人一个脑瓜崩,趁他哀哀呼痛时转身就走


鸣人立马跟上贴近行进,继续毫无尊严的恳求。


暖黄的灯光下,隐约可见黑发的那个小婴儿抬了抬眼皮,望向远去的佐助,目光复杂。


金毛老大侧首,将胖嘟嘟的小手覆盖在弟弟手上,似是安慰。




但是这次佐助实在忍不住开口道


“英饿了,绫人要尿尿?”


话音刚落佐助又觉得自己好笑,两个小婴儿怎么能听懂他在说什么呢?不如直接实践。


但是接下来他却讶然发现老大瞅向他点点头,而二弟则飞快地望了他一眼,黑曜石一般的眼瞳里仿佛还带点赧意。

于是佐助便心情复杂地抱起绫人去到洗漱间解决生理问题,接着熟练的冲泡奶粉调试温度送到英嘴里。


之后几乎每次铃铛响都是有饮食或生理需求,除了刚开始小婴儿控制不住自己括约肌的一段时间外,他和鸣人几乎没清理过小家伙们弄脏的床单尿布。


并且这点上英和绫人还有一点微妙的不同。


英在被他抱着嘘嘘时是坦然的,而绫人总会不好意思般垂着脑袋,身体僵硬,要佐助把着很长一段时间才能顺畅的嘘出来。



鸣人常感叹两个小家伙天生早慧。


其实细想起来两个小家伙早慧的地方有很多,除了刚生出来被产娘一巴掌拍了屁股顿了数秒才哭出声来外英和绫人似乎从来没有哭闹过。一直都是用一双蓝色、一双黑色的眸子安静的望着你,里头含着相似的沉静与温和。还有家里预备的小奶瓶也没有派上过用场,玻璃制品,小家伙们从没打碎过一个,一般逗小孩的玩具英和绫人也从不感兴趣,这还不如念一份睡前报纸让他们来的情绪上扬……


于是从那之后终于意识到自家儿子不同的佐助会很注意在小家伙们面前避免与鸣人的亲昵。而从鸣人的角度看来几乎就是毫无缘由的受到了冷落,会被儿子们看见所以要注意影响这种理由他一个字都不相信。


而被鸣人缠到烦的同时也自觉多心的佐助终于在某天晚上松口让鸣人多要几回。


那晚英和绫人被送到了小樱家里,而漩涡家主卧大床上一晚翻云覆雨,闷哼不断。


第二天饕足的鸣人心满意足的前往火影培训班,而佐助则腰酸背痛的趴在床上怀疑人生,并且不忘休息一段时间后接回双胞胎。


小樱一直跟他说小家伙们特别乖,但是那天接回家后小家伙们看他的眼神都特别诡异。


英圆圆的小脸蛋上完全挂着的是慈父般的微笑,金毛往卷曲的方向发展。绫人则从头至尾没有看他,只紧紧握着英的手指,埋头一副郁卒的模样。


他很怀疑是小樱跟他两个早慧的儿子说了什么不好的东西。


但也仅仅只是怀疑,因为两个早慧的小家伙从来都没有叫过他们爸爸…或者妈妈也行…但是从来都没有…


这次是英要求喝奶。


佐助守在摇篮边在看见老大英奶将喝到一半的奶瓶塞到绫人嘴里时眼皮跳了跳,眼看着两个小家伙你一口我一口极其亲密的将剩下的奶粉喝完。


……………难怪最近绫人喝奶的铃铛要求越来越少。


这么小就如此兄友弟恭,他是该欣慰呢,还是欣慰呢?


[我将和你一起存在着,作为你必须要跨越的障碍而存在着,哪怕被你憎恨,这就是哥哥。]


鼬在他幼时懵懵懂懂说的这句话,不知为何,印象深刻。


不,应该说鼬对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印象深刻。


眼底下忽然闪过一道黑影,佐助回神,这才发现绫人颤颤巍巍的扶着栏杆站起小手在眼底下挥舞着,神色担忧的望着他。英则环住绫人的小腿,防止绫人一不小心掉下去。


佐助马上反应过来,皱眉将绫人抱回原位。


接着猜想可能是自己刚才的表情看上去让小儿子担心了,小朋友总是对大人的情绪很敏感。


并且即使回到摇篮里绫人依旧握着栏杆用大大的黑亮的眼睛望着他,似乎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欲言又止。即使是英安抚性的抚摸背脊也不能让绫人收回目光。


于是佐助试着尝试对自己的儿子们解释。


用他曾经觉得很傻的方式与小家伙们交流。


“爸爸刚才没事,只是想到了一个人…”


见绫人神色安定了一点,佐助继续勾了唇角沉静道


“…他是我的哥哥”


绫人表情瞬间僵硬,一直笑眯眯的英也停下了安抚绫人的动作望向佐助。


佐助见到两个神色各异的小家伙笑着刮了刮绫人的鼻子,道


“叫我一声爸爸我就跟你们说接下来的事”


英&绫人:“………………”


一阵难言的沉默


见两个小家伙依旧没有开口的打算宇智波也不气馁,他握了握英粉嫩的,还没有染上茧子的小手认真道


“英是哥哥,会保护弟弟对不对?”


英迅闻言眼眸一闪,似乎听懂似的表情也极其认真的点头,像是一个约定,或者承诺。


绫人垂首,黑眸定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佐助又接着缓缓道:


“有人曾经对我说哥哥是作为弟弟必须要跨越的障碍而存在的,即使被憎恨…”


英闻言皱了皱眉头,小脸严肃的看了绫人一眼


佐助挑眉:“英觉得这句话怎么样?”


英闻言又捏了捏绫人的面颊,绫人也垂首一动不动让他捏,于是英的动作缓了缓,又转为抚慰性质的触碰。


佐助:…这种瞬间倒戈的错觉


佐助也没跟两个小家伙计较,之后他想这才后知后觉这才是对两个小家伙说些不好的东西,也许当时是着了魔障,但是并不后悔。


晚,鸣人回来了,佐助一边将热腾腾的饭菜端上桌,一边听鸣人不走心的抱怨,什么文书工作看得眼花,一直坐在那里做得腰酸背痛不如打一场来的痛快……以及铺垫了那么多最后走心的重点————他要佐助爱的抱抱。


佐助皱眉给了鸣人一肘,示意英和绫人还在。


鸣人瘪着嘴趴在摇篮边戳了戳含着小奶瓶脸颊一鼓一鼓的绫人,小小埋怨道


“都是你们,害得佐助不肯和我爱爱了…”


绫人木然的移开奶瓶,以防喷奶。


另一边一字不落听到的佐助面容扭曲了一瞬,纵身就是一个飞踢,怒道:


“一个月内别碰我!”


被撂倒的火影候补趴在地上呲牙咧嘴委屈道:


“遵……遵命”


另一边大摇篮里,绫人把奶瓶给英,英熟捻接过吮吸了起来,并且敏感发现绫人此时弯起嘴角,心情正好。


于是他也弯起嘴角,心情正好。












#英是止水,金发蓝眸。



绫人是鼬,黑发黑眸。










#想到后面还有柱斑我就浑身激动≧∇≦









评论(30)
热度(217)
© 白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