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职网编,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来找我(ฅ>ω<*ฅ)
——————————
卡文装死大半年∠( ᐛ 」∠)_

【件套】论爱爱时带TT的重要性(3)



♢鸣佐生子生下止鼬、柱斑的原著向日常文



卡卡西:我觉得我家堍还能再抢救一下



♢雷生子的可以右上角了



♢本章基本没有止鼬,所以就没打tag了



♢佐助接手设定



♢本章卡卡西有上线



♢跟着感觉xjb乱写,主要为鸣佐孕期酸甜酸甜的糖,大概终于写出了一只成熟有担当负责人的鸣人。



♢ooc预警!









03、



在知道这件匪夷所思的事后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明显有了很大的变化。


儿子秒变死去的老哥和老哥的幼驯染什么的这是佐助。

儿子秒变死去大舅子和大舅子的幼驯染什么的这是鸣人。

佐助、鼬和止水这三个人还好,主要是鸣人有点不太敢面对鼬。

接下了鼬生前照顾佐助的嘱托,转头就上了人家唯一的弟弟,还几乎是天天上,并且还弄出了两个儿子,不提经常傻爸爸式的对着小家伙们胡言乱语,单说有几次差点就仗着孩子还小不懂事在人家弟控面前弄出了活春宫……

一想到这点鸣人就冷汗直冒,羞愧得狂抓头上金毛,埋在无数案例的课桌上哀声叹气,有家不敢回,人干事?

“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一旁的的银发无良上忍事不关己明显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诱导式问道:

“跟佐助有关?”

鸣人猛地抬起头,瞬间打起精神。这是听到那个名字后的本能反应,随即又放松下来,转转眼珠顾左右而言他胡乱道

“哎呀,卡卡西老师你真帅啊…”

又回过神咂咂嘴补充

“…不过还是没有我家佐助好看”

卡卡西也不在意鸣人的胡言乱语,他笑眯眯道

“鸣人你这典型一副有烦恼的样子,火影候补这边我把关知道没问题。所以一定是佐助那边对不对?”

“小夫夫床头吵架床尾和,你们儿子都有了……”

…儿子…不,不要跟我提儿子。

那天后从此不能也不敢和佐助爱爱的我已经是一条咸鱼了 T_T

鸣人苦着脸听着卡卡西自我感觉良好的过来人式劝告,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耐心听完后终于摊在桌上开口

“卡卡西老师懂好多,谈过几次恋爱啊?”

卡卡西:“………………”

膝盖忽然一痛!

卡卡西艰难回道:“………………总之比你多就对了”

毕竟亲热天堂每换一次女主角你老师我就换一个女朋友…偶尔换一次男主角也可以换一个男朋友…

伴随着两人不约而同的一声长叹,闲聊到此结束,又回归到正轨火影候补的知识填充。

鸣人一边谁都看得出来式暗暗烦恼,一边认真全力的学习那些对他而言不算友好的文书知识,毕竟强大并不单指武力,为了佐助,为了木叶,也为了希望能守护住一切的自己…

事实上虽然在那天猝不及防知道之后与绫人、也就是鼬,有过一次单独谈话,十分坦诚又坚定的告诉了鼬自己的决心和对佐助数年如一日的心意,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让他放手!自己的未来一定要有佐助的位置!

以及他把佐助照顾得白白胖胖,手感好好……咳咳……

在一不小心讲溜嘴之后对面小团子的脸色明显一黑,看他的目光仿佛更不善了…

鸣人一边土下座一边恨不得“哐哐”以头抢地,自扇嘴巴,在人家弟控哥哥面前说人家弟弟手感好好……简直自寻死路

鼬:“你起来吧”

鸣人:“………………?!”

鸣人立马直起腰跪坐,垂下金毛,一副标准乖宝宝接受任何训斥的模样。

对面小团子有条不紊冷静开口,声音尚且还稚嫩

“首先,我和止水两个早已死去的人要感谢你和佐助,毕竟是借助阴阳遁的力量才从黄泉回到尘世…”

“…但是”

鸣人一凛,知道重点就在但是的后面。

但是等待片刻后竟什么都没有等到,一时只有风声吹动窗帘,两道呼吸声在房间缓缓起伏。

鸣人:“???”

他偷偷抬起眼,见对面小团子面色复杂,欲言又止。

鼬轻轻抿唇,终于开口:

“…但是性生活要有节制”

鸣人脑子忽然一空,接着瞬间脸颊爆红,羞耻到脑袋冒烟,跪坐在鼬小团子面前呐呐不敢言。

房事方面他一向比佐助放得开,经常腆着脸摇着尾巴撒娇蹭蹭就求得了一夜欢愉,又自认佐助在这方面是得了趣的,只不过是面皮薄,一直没有正面承认罢了。小处男一朝开荤,几乎是变着花样折腾他的爱人,庭院、客厅、厨房…房子各处几乎都留下过他们做/爱的痕迹。当然,绝对没有不愿意和强迫,如果佐助真的没有这方面的意思,鸣人也不会非要怎样。这不是某种必须要承担的义务,这是充满爱的生命大和谐。

简而言之,佐助也有够纵容宠溺他的爱人…

直到宇智波很快受孕,两人二脸懵逼的确认肚子因为阴阳遁的原因是真的有了孩子并且不可打胎后这才勉强停止了堪称疯狂的做/爱。

那段时间两人一直腻在一起。不,应该说是鸣人单方面跟条小尾巴一样与佐助形影不离。


怀孕那段时间两人都有够辛苦,佐助本就不高的食欲越发不振,经常是两个番茄草草了事。那段时间让原本只会泡面的鸣人厨艺突飞猛进,为了让自己的爱人多吃哪怕一口饭都愁掉了一把金发。

宇智波生性敏感,孕期常会自厌自弃,又喜怒不形于色什么都不说。只觉得身为男人的自己挺着个大肚子的身躯实在怪诞可笑、丑陋不堪,对比英俊爽朗的爱人心里常会滋生出阴暗难言的情绪。

难以形容鸣人在半夜忽然惊醒看见佐助一脸认真的拿着手里剑对着肚子比划的情景。

在发现身边爱人醒来之后佐助也只是相当平静的把手里剑收回原处,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继续躺下睡觉。

说是鸣人一生的噩梦也不为过。

也是从那之后他跟卡卡西请了十个月的假专门照顾看上去貌似一切安好的佐助,特别注意宇智波的心理与精神状况,直至英和绫人的顺利诞生。

顺便一提,那一晚鸣人自莫名惊醒看到那噩梦般的一幕后就彻夜未睡,他紧紧搂住闭上眼一声不吭的爱人,身体还陷在佐助差点就离开他的惊魂而微微颤抖。

第二天一大早,他就收了家里所有的利器,忍具原本是全部锁在一个小柜子里,蹲下上锁的时候又忍不住捂着脸苦笑,以佐助的战斗力区区一个小柜子能拦得住他?又全部丢到小樱家,回家菜刀剪刀什么的收到一半忽然浑身一震,泪水止不住的漱漱往下淌。

只不过是忽然想到,如果佐助真的想离开他去另一个世界,大概怎样都拦不住吧。

竟就一个假设泪流满面,鸣人抹了抹水汪汪的蓝眼睛,继续收拾刀具。

在他厨房忙活了不久后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冷冽的却让他无比安心的话

“傻瓜,我不会自杀的”

“………………!”

鸣人猛地回头,见佐助垂眸抚着肚子,眼神充满一般母亲都会有的柔软关爱,整个人都像是蒙上了一层神圣的金色光辉。

鸣人泪腺不受控制的继续工作,他走到佐助身后,埋头闭上眼紧紧的抱住自己的爱人,像是抱住了自己一生的珍宝。

之后的一切都顺理成章,鸣人体贴包容佐助所有实在忍不住发泄出来的坏脾气,又在傍晚时抱着自己的爱人用温柔的言语轻轻敲开宇智波坚硬自卫的外壳,努力消解佐助深埋在内心所有憋住隐忍不发的坏情绪,并且每天给佐助按摩因怀孕而引起酸痛水肿的肩背腿足,伏低做小。曾经那样大大咧咧的一个人在宇智波佐助面前体贴细心到像是换了一个人。

而佐助也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要因为一些小事而莫名其妙而冲鸣人的发火,并且即使依旧什么都不想吃都要勉强自己吃一点补充能量,即使不为自己,也为肚子里的宝宝,还有某个只要看到他吃东西就会开心乐呵的傻爸爸。

那段时间,他们情动亲吻相互抚慰的次数大概比之前加起来都多。

某天清晨,宇智波坐在床头静静看着鸣人早起因一柱擎天准备奔赴洗漱间的狼狈样,忽然淡淡道:

“五个月了”

鸣人:“???”

佐助轻笑,眼角上挑出万种风情,他倾身来揽鸣人,两人瞬间滚作一团。

即使是在这种情况鸣人依旧下意识弓起身将手撑在佐助两侧,以防伤到宝宝和佐助。

鸣人看着身下难得露出笑颜的佐助只觉下腹一紧,仿佛浑身血液都在往下奔腾。他艰难道:

“佐助,你在干嘛?小心伤到自己和孩子”

佐助躺在鸣人身下微微扬起下巴,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勾起唇笑道:

“你想要我吗?”

佐助主动的次数屈指可数,鸣人大脑当机,几乎要为这一幕而化身为兽,彻底疯狂,然而仅存的理智告诉他不行,至少现在不行。

鸣人额头青筋暴起,却强忍住心中欲念俯身满含爱意的吻了吻佐助的额头,在爱人耳边喷吐出温热的呼吸道:

“我知道其实三个月之后就可以了,但是任何可能伤害到你的风险的事我都不会去做的”

话音未落,人已如旋风般跳到洗漱间,解下裤子闭上眼,脑内春色无边。

佐助支起头侧身躺着面对洗漱间,用手抚了抚额头似仍留有余温的轻吻笑了笑,又咬唇,双目闪动,带了一丝含情的恼怒。





晚,佐助躺在床上忽然对鸣人道:

“鸣人,你看我”

鸣人回头“???”

红瞳炫目,再睁眼已是终结之谷。

天高云阔,轰隆隆的瀑布从两座巨大的石像上飞流直下,空气里弥漫了水雾。

鸣人站在柱间的脑袋上感受着明显缩水的身体有些不明所以,对面石像上的无疑是佐助,这明显是幻术,佐助给他下的幻术,可是为什么呢?

孕期动用写轮眼没关系吗?不会对身体有负担吧?!

想到这里鸣人赶紧跳下石像朝对面疾跑,“哒哒”的跑步声下水珠在他身后飞溅,13岁大小的鸣人朝着13岁大小的佐助飞奔而去



“这是你印象里最深刻的地方吗?”

佐助盘腿坐在石像头顶,饶有兴趣的对刚爬上石像的鸣人问道。

“啊?”鸣人摸摸脑袋,有些摸不准自己爱人的想法,不过还是乖乖答道:

“要说印象深刻也对吧,毕竟和佐助你的两次关键的战斗都在这里嘛。第一次我还太弱没能留住你,第二次终于看清自己的心...”

接下来的话即使鸣人没说,佐助也知道鸣人的未尽之言,两人不由得相视一笑,情意顿生。

“不过佐助,你现在动用写轮眼没关系吗?我觉得幻境旅游回忆什么的以后什么时候都来得及,我怕你的身体...”鸣人可没忘记他跑过来的目的,他担忧的望着佐助,如是道。

佐助闻言古怪的望了鸣人一眼,四周环境再变,竟是三年后蛇窟初次相见的地方。两人身体也相应变成16岁模样,鸣人万年不变运动装也罢,佐助此时穿的却是那套麻绳敞胸装。

“原来你喜欢看我穿成这样?”佐助轻笑,看下面大坑里的鸣人仍像最初那样张着嘴呆呆的仰望他,仿佛失去了语言能力。

在佐助的调笑下鸣人当然回了神,他脸上有点红,跃上佐助身边两手拉紧了佐助大敞还被风吹得鼓动的上衣,直将白白的胸膛都遮住了才蹙眉道:

“风大,小心着凉”

佐助:“..................................”

佐助没理他,只扳过鸣人的脑袋就是一个深吻,一阵啧啧令人脸红心跳的水声后鸣人率先退出战场,并认真道:

“有什么事出去讲好吗?我真的怕......”

佐助:“..................................................”

佐助解了幻术,躺在床上望着白色的天花板有些无言,鸣人洗完澡后也爬上床照例抱住佐助。

鸣人:“佐助,为什么突然给我看幻境啊?”

佐助:“没什么,一时心血来潮...”

鸣人:“以后怎样都行,现在我是真的担心...”

佐助:“不要说了,我知道了”

鸣人:“恩,睡吧”

佐助:“...............................”






后来鸣人仍未知道那晚他到底错过了什么.............









其实本来准备最后炖肉开车的,准备了三天一个字都写不出来,我怕再准备下去真的会捱到国庆,就先写清水版吧,之后有机会再补肉。




评论(6)
热度(123)
© 白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