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脑子洞,倒不出来就很痛苦
——————————
考证中∠( ᐛ 」∠)_

【博佐】日常系列分支结局he(上)






前文:漂泊日常







#叔佐未婚设定


#ooc预警


#有鸣佐糖衣玻璃渣,不过没打tag了


#没忍住多写了两笔雏田,所以会有一丢丢鸣雏(捂脸,我保证只有一丢丢)


#最近文风变成了这个样子…博人简直是这暗沉一章里唯一的一抹亮色。


本来准备一发完的,后面想写温情的肉,可是完全写不出,就分了个上先发算了。

















那之后的日子不咸不淡,除了身后多了一条自称喜欢他的小尾巴外似乎与最开始的独自旅行别无两样。


不,还是有区别的。


少了每日清晨精神满满的早安,金色的发丝和耀眼的笑容几欲融进透明的阳光。


少了用餐时那人不时的偷瞄,用他下饭这件事他还是知道的,不过是懒得搭理。毕竟那目光太青涩澄澈,包含了他曾以为的少年人对强者的濡慕。


少了餐后偶尔变魔术变出的两颗小番茄,你一颗我一颗,终于从最初吃的汁液横流,通过偷瞄学到几点吃番茄的小诀窍,变得还算看得过去……这绝对不是嫌弃。


…………………


宇智波回过神轻轻蹙眉,总是这样,突然就想到那条小狼狗。


他漠然的坐在食肆前的长凳上,看远处森林葱郁、蓝天悠悠,初到镇上刚买的三色丸子似乎也甜不到心底。


数十年磨砺出的孤独抗体似乎在博人三年相伴下一下子消失。


这是他回去找完鸣人麻烦离开木叶的第一年,也是博人执着追求的第一年。


之后第五年,宇智波差不多走遍大陆各地,博人也差不多跟在他后面走遍大陆各地。像个小尾巴一样,甩也甩不掉。


鸣人说的对,他把他教得太好了。


遇到有危险的地方也不怕,宇智波已经在前面“帮”博人踩好点,一路顺畅无阻。


于是博人便坦坦荡荡光明正大,又得得瑟瑟生怕他不知道他在后面的跟着。


也不会给他添麻烦,或者让他觉得被侵犯了私人领地咄咄逼人。只不远不近的,保持一份合适的距离。


偶尔在骤雨无伞时添一把小伞,大漠少水时放一个水囊,或者天冷不甚注意时一份热腾腾的饭菜与棉衣……


佐助有时会取来用,有时也会视若无睹,看环境,也看心情。


第六年,佐助差不多排除了大陆上的所有风险。他又在外漂泊了半年,终于在一个丰收安宁的秋季回到木叶。


似倦鸟归巢,心无所依的游子,终于要回到最初熟悉的家乡,洗去远行的孤独疲惫。


鸣人早已得到消息在木叶门口迎他归来,御神袍飒飒、金发下的笑容不变,蓝眸稳重沉淀了很多,眼角竟有细纹,那是光阴轻轻拂过的痕迹。


他如此,想必他也如此。


鼬的污名在十几年前就已洗清,宇智波大宅因地偏僻,逃过数次大劫。


纵使科技再如何发展,电车轨道不满于地把目标瞄准了空中,宇智波大宅这种传统老旧不合时宜的大宅依旧稳稳立在木叶,大门紧闭,空荡无人,春去秋来不问世事。


而今,他的主人回来了。


鸣人一边推开厚重紧闭的大门一边转头对佐助笑道


“一直为你留的,觉得你总会回来的”


佐助走进庭院深宅。


草木茂盛,游廊曲折,屋舍一桌一椅与他数年前安歇于此时不无两样。


鸣人:“没有叫人打扫,因为我觉得有人进来了虽然你不会说但是我觉得你会不高兴…”


佐助走进自己的卧室,见桌椅干净、地板润泽、窗明几净、被褥柔软,与室外厚厚灰尘相差巨大。


鸣人倚在门扉处补充:


“…这是我接到你回木叶消息后打扫的”


佐助侧头勾唇,言不由心道:


“………………多事”


鸣人弯弯嘴角,眼眸明亮温柔。


这个午后,他们心平气和的坐在矮榻两侧,泡一壶热茶,你一杯我一杯在热气袅袅中轻描淡写从往日旧事谈到今时今朝。


佐助数年为归,鸣人便为他介绍木叶的发展,哪里添了新建筑,哪里又有新的食肆美味日后可以把手同去。偶尔佐助也会谈及木叶之外有用的信息,鸣人点头称是,双眼不离眼前人。


茶冷了又烫,小火慢煮了数回。窗外天空从青灰色慢慢暗淡。


聊到最后,也算相谈甚欢,和谐结束,两人默契的没提某个小混蛋。


大门口,佐助送目送鸣人远去,离去前,鸣人终于问道


“博人怎么样了?”


佐助抬眼,道


“没废,也没死”


鸣人:“………………那就好”


天际晚霞绚烂,云似火烧。


七代目火影回家的背影映在佐助眼底。


鸣人是回到家里的时候看到的博人,正围上围裙乖巧的帮雏田准备晚餐。


见他回来了还欢快的打了声招呼


“老爸,欢迎回来,我回来啦~”


鸣人:“………………”


博人解下围裙,同雏田说了句什么,又拥抱了妈妈一下,接着无比自然的端着两个饭盒走出流里台坐到门口换鞋子,不忘仰头对怔在那里的鸣人道


“老爸,我出去啦~”


鸣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懵逼疑惑问:


“不是…你去哪里?”


博人笑了一下,朝鸣人挤眉弄眼小声道:


“去你刚刚回来的那里”


鸣人:“………………”


挑衅,这绝对是挑衅!


看着这神采飞扬,肖似年轻自己的面庞,鸣人心想佐助怎么没干脆废了这小兔崽子。


或者自己可以再一拳把他揍进医院,之后拿束缚衣一辈子锁在家里,堂堂火影大人养一个白吃饭的还是养得起的。


不过心想始终只是心想,鸣人皱眉眼睁睁看着博人换好鞋子拿起饭盒一溜烟消失在门口,站起来的时候与他等高,鸣人恍惚间有了一种儿子长大成人的感觉。


再望一眼餐桌前已出落得亭亭玉立的向日葵,鸣人叹一口气,他错过了一双儿女成长的过程。


饭毕,向日葵外出,雏田收拾碗筷,鸣人忽然问道:


“…博人的事,你怎么看?”


正在刷碗雏田一愣,她温柔的笑了笑,洗净手上白沫,从后方拥抱鸣人,双手系于鸣人腰前,轻轻道:


“只要鸣人君还在我这里…”









博人飞速出了门,便怀抱饭盒跳跃奔走在围墙屋顶,最后一跃跃到电车车顶搭顺风车,开心的像是出了笼的鸟儿。


来到宇智波大宅,博人熟门熟路的翻过围墙进了庭院,走过游廊,他敲响卧室房门。


“叩 叩 叩 师傅~师傅~”


门没开,但博人忽然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于是屏住呼吸小心翼翼转头


他身后,一只身着围裙的佐助正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


博人吓得倒退两步,又上前三步举起饭盒鼓起勇气道


“师傅,我来给你送饭来了!”


“…嗯,我知道了”


宇智波点头,上前打开房门,走了进去。博人亦步亦趋的提着便当跟在身后。


依旧是那张矮榻,佐助将摆在上面凉透的茶水收拾好,示意博人将便当置于其上。


于是宇智波大宅刚送走了大的,转眼的功夫就迎来了小的。


夕阳傍晚,两人相对而坐,宇智波漫不经心解下围裙打开饭盒,就看到一个巨大的,用番茄摆出来的红色爱心。


“………………”


即使不抬头也知道对面是博人期待的小眼神。


宇智波右手一顿,他面不改色将番茄拨到一边,开始食用晚餐。


博人也不灰心,宇智波没有赶他出去他已经很开心了好不好?并且在吃他亲手做的爱心便当,哎嘿嘿~于是也喜滋滋的动筷吃饭。


老样子,吃一口偷瞄一眼,偶尔露出个喜不自胜的笑,像偷了腥的猫。


宇智波顶着这样直白的目光面不改色用完餐,之后倚着墙壁,闭目养神,呼吸渐渐均匀。


待博人饭毕,宇智波这才睁眼,沉静道:


“你可以走了”


博人:“………………哦”


于是拎起饭盒灰溜溜的走了,至门扉处忽然回过神转身道:


“明天我还会来的!”


“………………”


不待宇智波回应,博人立马跑出房间,天外月色皎洁,高高在上,正像他放在心底清高孤傲、求而不得的恋人。


于是博人帅气的朝月亮抛了一个飞吻,这才走出宇智波大宅。


站在窗边恰好围观了飞吻的佐助:


“………………”


————这是移情大筒木辉夜了?

















评论(4)
热度(57)
© 白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