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脑子洞,倒不出来就很痛苦
——————————
卡文装死大半年∠( ᐛ 」∠)_

【博佐】日常系列分支结局be(全)






♦be刀虐慎!



(主要虐博人,最后有一点鸣佐刀)






♦上接 【鸣佐/博佐】错过 和 打直球的小太阳(1)













那件事已经过了数个月。数个月前博人向他表白,向鸣人坦白,鸣人怒爆九尾放出批准博人的长期离村申请的消息诱他回村。他果然被骗回去,于是在小世界里又轰轰烈烈的干了一架。当然,始作俑者也免不了被揍一顿。

那次回村好像改变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改变。

漩涡鸣人依旧是儿女双全家庭美满、整天待着木叶批改公文、肩挑村子兴衰荣辱的火影七代目。

而他也依旧是在世界各地漂泊,每一个清晨在各国旅店或者荒郊野外苏醒,披风沾满尘霜,长剑斩尽神树余根,除了木叶,哪里都去。

又一个月后,在一场风云突变的瓢泼大雨里,他站定在那把小伞后一声轻叹,瞬身到了第二个执着追逐他脚步的人面前。

不变的金发蓝眸,眉眼肖像其父,一样的眼神坚定。



见到他突然出现躲在枝干后的博人吓得浑身一抖,又反射性的露出笑颜想上前更近一步,然而见到宇智波蹙眉漠然的表情他小动物一样的直觉却告诉他有不好的预感。

“师傅,你是来告诉我你接受我了吗?”

博人强颜欢笑。

宇智波望着他,道

“不,我是来送你回木叶的”

“………………………………”

博人一颗心沉了下去。


接下来的事毫无悬念,即使再加两个漩涡博人也打不过断了一支胳膊的宇智波佐助。

虽然战斗途中漩涡博人一再吼道:

[师傅我不打扰你了能不能不要把我送回去?!]

回应他的是一个火遁。

博人闪避不及被烤了半边身子皮肉焦黑,但仍不放弃继续吼道:

[师傅我不跟踪你了能不能不要把我送回去??]

回应他的是数枚手里剑,穿透空气经几度碰撞擦到他预备闪躲的腿脚。

后来博人不吼了,只咬紧牙关拼命反抗。

最后被宇智波下狠手折了他一支手骨。

一阵灰尘飞扬巨木倒地后博人终于力竭倒下,他浑身伤横累累被佐助摁在泥地里,右手以一种不自然的弧度翘起,长裤血色晕染,手里剑狠狠扎进肉里。

骤雨恰在此时从天而降重重打下,先是一滴两滴,再疾风般洒然而下。

博人狼狈的趴在泥地里不能挣扎,他艰难侧头,正看见宇智波神色漠然给他下封印术,苍青广阔的天空下雨如珠般串成线,豆大的雨珠滑落脸庞掉到他嘴里,竟如此苦涩。

“…师傅,我喜欢你”

博人侧脸贴在地上双眼无神轻轻开口。

宇智波闻言也只是右手一顿,该下的封印术仍然在准备着。

“…师傅,我好喜欢你”

这次的声音里多了一丝悲拗,似是从心底最深处经重重过滤,最后开口的只是那一缕揪动人心最痛苦的哀鸣。

“师傅…师傅…师傅…师傅……佐助……”

无数声师傅,一声叠着一声,从初始时似怕打扰到他自言自语式的喃喃到后面速度越来越快情感越来越激烈也越来越痛苦如浪潮般一声叠一声顶峰时的佐助。

在这期间宇智波没有看博人哪怕一眼,最后博人艰难痛苦的一声“佐助”后他终于沉声开口

“封印术!封!”

博人的身子不受控制的弹了一下,他的查克拉停止了流动。




回程路上博人一路默然无言,偶尔看着右手面色恍惚。

三年前,他也是右手骨折打了石膏从木叶启程与宇智波踏上修炼路途。

三年后,同样是右手骨折打了石膏却双手被缚由宇智波亲自押回木叶。

心情天壤地别。


便是在这相对无言的日子里博人也常自虐一般回忆从前修炼的日子,不过是一厢情愿的将宇智波待小辈偶尔的纵容当成是有意。

一厢情愿,有始无终。

对照现实如今,何其讽刺。

默默无言的赶路间博人似乎迅速成长了,褪去身上稚嫩青涩的气息,多了几分沉淀下来的长风,吹过眉眼,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笑得没心没肺。



似是习惯,也可能是死刑犯断头前最后一点福利,博人的目光依旧会跟在宇智波身上发呆。时而晦暗时而酸涩,偶尔还会浮起一抹陷在回忆中的笑意,又很快隐没在无边无尽更多的苦涩里。

宇智波也似从前一般对他的目光视若无睹,只平静又无比执著的按着自己认定的路线走下去,如一把利剑一般劈开所有阻拦之物,不染半分世俗尘埃。


在某几个夕阳西下倦鸟归巢的傍晚,宇智波也曾面色沉静的开过口:

“你还小,过几年就会明白这并不是什么值得挂心的大事”

博人听后心里冷冷一笑,口不择言道:

“对于你们来说只有拯救世界才是大事对不对?那你上次回村把我揍得那么惨不是因为我的表白坦白打破了你和我老爸之间的微妙平衡?!”

宇智波:“…………………………”

那之后又是长久的无言,宇智波有些怔愣,窗外落日余晖洒在这间小房间里,将博人冷硬的面庞渡上一层金色,一群鸟儿扑扇空气的声音振振,像是某个心照不宣的秘密终于铺展在大众面前,而当事人却是最后才知道的那一个。

博人看宇智波的脸色就知道他师傅根本没深想这个问题,不禁抿唇有些懊恼的低下头,他实在高估了他师傅对感情的敏感度,不过若他师傅和他老爸中间哪怕有一个人对感情敏感那现在也没他什么事了。

尽管再过几天也确实不会有他什么事了。



木叶很快就到了,依旧是哪条回村的大道,笔直笔直直达木叶大门。

当日表白的情景历历在目,唇上偷吻的柔软犹藏心中。

物是人非。

没有任何波澜的,两人平静的走过那条大道来到木叶门口。

门口一抹金光远远的就能让人望到。

那是披着御神袍的七代目火影。


“你小子不行啊,老爸我当年只用了三年就追回佐助的说”

鸣人一边哈哈笑道一边伸手要揉博人的头毛。

博人黑着脸矮身躲开,心里无限吐槽

[那你别刚追回来了就转身结婚啊,有本事追回来就早点看清自己的心给师傅幸福啊!得,又弄丢了吧!]

但他只能站在两人身旁,看他们没有半分陌生的熟捻的相互问候,就像两个老朋友。他们也确实是老朋友。

再后来佐助又简单交待了几句,似乎就要毫无留恋的转身走了。

鸣人问宇智波要不要回村休息几天,宇智波摇摇头说不用了,又望了他们父子一眼,深色披风将身子裹得紧紧的。

博人站在鸣人身边忽然对着宇智波渐行渐远的背影大喊:

“师傅,我一定会带你回木叶给你幸福的!”

除他之外的两个大人皆是一顿,鸣人摸了摸博人的金毛笑得苦涩。

宇智波没有回头。

博人眼眶有些发红,就在宇智波的身影完全消失的时候博人终于忍不住想跑上前去不顾一切的追逐。

但是鸣人完全钳制住了博人的腿脚,就像宇智波之于博人一样的,漩涡鸣人之于博人之间也有一条深不见底的实力鸿沟。

博人只能大吼大叫状若疯魔般疯狂挣扎妄图挣脱鸣人的钳制,之前所有的故作平静全都在宇智波已经彻底离开他的事实面前化为齑粉。

树影摇曳,人影早无。





后来听说七代目的儿子离村修炼没多久就受了重伤回到木叶,是被七代目背回来的,并且从此丧失了提炼查克拉的能力不能再当一个忍者了。不过这科技迅猛发展的时代忍者也不过是一个职业,众人惋惜归惋惜,倒没有深究是怎样的灾难能让七代目的儿子,宇智波佐助的弟子伤到不能提炼查克拉。反正天塌了有个高的顶着,不提那一明一暗两位四战英雄,就说影级实力的都还有好几位呢。于是该吃吃该喝喝,这消息就像一阵被风吹过的湖面,掀起了不大不小数道涟漪,很快又归为平静。






那天漩涡博人的卧室里,鸣人毫不符合他身份的坐在窗台上,望着天边浓烈的夕阳缓缓道:

“曾经有人对我说过这样几句话…”

“…忍者不仅要有强大的力量和忍术,还要培养正确的判断力和做出选择的决心。想成为忍者就要当聪明。不动脑子办事是没法生存下去的,这就是现实。”

“…博人,你觉得这几句话怎么样?”


博人皱皱眉,道:

“这种言论或许放在老爸你们再往前的那个时代可能还好,但现在实在有些不合时宜…”

“…老爸你是想说让我放弃师傅才是正确的选择吗?”

“…不好意思啊,如果这就是聪明,那我宁愿当一辈子笨蛋!”

鸣人闻言一震,又垂眸像耗尽全身力气露出一丝苦笑不明不白道:

“这样啊…原来,我已经不知不觉变成了所谓的聪明人了呢…”

博人:“……………………?”

博人不解的望着他老爸,他老爸好像在笑,又好像难过到下一秒就要流泪的样子。












♦所谓宿命


♦多年以后成了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


♦“曾经有人”是指自来也。

本篇结局是博人不愿放弃佐助,鸣人也就没有解开博人身上的封印。又不放心派了暗部半保护半监视的跟着博人。博人当然想过做过各种方法想跑出木叶,但是作为一介不会忍术的普通人又怎么可能成功?也曾诈过鸣人诱其解开封印,无论鸣人是解开了或者没解开,无论博人想出了什么办法到底有没有离开木叶,终其一生,他都没有再见到过宇智波佐助。




♦碎碎念:

其实这篇构思早于分支结局he,大半夜好好的构思小太阳后面的剧情结果脑到了be,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特别绝望,有种自己给了自己一刀还把自己踢出圈的感觉。幸亏第二天及时出现了他们后来he的感觉。于是先写了分支结局he(上)(其实目前(上)全都是铺垫,还没写到最后he那个感觉,也不知道能不能写出来(托腮




♦以及,这篇be貌似改一改再往后发展可以变成黑化小黑屋囚禁play诶!!!

比起昨天第一次写还欠着一篇的温情肉肉来说我更擅长强制肉的说!

之前是没机会,现在是时候展现我的污之力了(*/ω\*)

评论(6)
热度(63)
© 白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