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脑子洞,倒不出来就很痛苦
——————————
考证中∠( ᐛ 」∠)_

【博佐】满意点梗之ABO





♦文如其名


♦叔佐未婚设定


♦背景:博人传后世界突然分化ABO



♦有一句话鸣雏







01、



“哈哈哈哈,师傅你看,我射中了诶!”

看着小徒弟“呼啦啦”跑到不远处的隐藏在树干后面的正中的靶子,又“吧嗒吧嗒”眉开眼笑的跑回来凑到自己身边,凑到他身边眨着倾泻了整片天空蓝的眼眸,带点少年人飞扬的得意与可爱的矜持。

博人双手背在身后,灿烂的金发下用期待的蓝眼睛看着宇智波,嘴角扬起好大一抹弧度。

“师傅?”

博人这种期待的小眼神看的宇智波微怔,他无可奈何又颇纵容的举起披风里唯一的右手摸了摸博人的金毛,博人很配合的微眯着眼睛,喉咙里如小猫小狗一般发出舒服享受的“呼噜”声。

若是七代目漩涡鸣人看到这幕“父慈子爱”的场景大概露出欣慰的笑容。

尽管一个是从小与他互怼如鹰般高傲不羁的朋友——宇智波佐助。另一个则是自他当上火影后便开始长歪叛逆不服他管教的儿子——漩涡博人。

这两只在莫名其妙建立起了师徒关系后相处起来竟意外和谐,比师徒还师徒,比父子还父子。要不是他们提前做了师徒,搞不好后面鸣人会让博人认宇智波当干爸。

摸头结束之后宇智波弹了弹博人额头

“继续训练”

“好!”

于是博人便满足的又回去站定,摸出手里剑专注的把握手感练习了。

在他看不见的身后,宇智波垂眸看了看自己的右手,似乎还残留了金毛干燥温暖的触感。

不久前,漩涡博人完成分化,结果是A,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当然,这意料出乎的远远没有当年宇智波佐助被检测是B的要大,几乎是整个忍界都为之哗然。各种不怀好意的目光再次聚焦宇智波,鸣人抱胸笑看他的挚友一人一剑一臂挑翻了所有认为有机可乘前来挑衅的蠢A,用实力冷漠又高调的告诉了整个忍界,就算分化成了常人B,宇智波也依旧是站在忍界顶峰实力高绝绝不是随随便便哪个A靠简单天降的性向就能战胜的存在。

一年前在打败了卷土重来的大筒木遗族后世界受未知力量的干扰每个人的脑子里突然多出了一套奇怪的理论——ABO理论。

里面详尽阐述了三种性向的差别,各种防护措施、注意要点、药剂成分等等等等,其中包括了男男生子、成结标记等完全颠覆三观的事。为整个世界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多亏这种理论的出在,众人才将信将疑的预备了数量众多的抑制剂,不然一个月之后大街上遍地都会是突然发情滚做一团的AO。

尽管这种理论出现在世界真正分化的前一个月,整个世界仍然混乱了一段时期。

那段时间人们走路的问好都成了兴奋好奇的

[嗨,好久不见,你分化成了什么性别?]

不过也由于那套理论的存在,世界很快结束了混乱的按照他原有的轨迹继续走了下去。

而宇智波佐助,是第一个真正挑战了这套理论规则的人。

尽管打从心底里蔑视并且也身体力行的践踏了理论里所谓B一定不如A这点,但平时在与其他人的交谈举止里却并未因性向有所区别对待。依旧向往常一样冷漠而沉静,只除了在面对漩涡父子这两只A面前会更多的、无意识的,流露出更多情绪。

就在刚才,从未因性向问题有过困扰的宇智波竟在是否要撸博人的毛上迟疑犹豫了一瞬。

为什么呢?

宇智波望着自己的右手,显然自己也不是很明白其真正原因。




02、


风声呼啸,两侧风景被急速抛向脑后,宇智波跳跃在林间枝头,蹙起眉头表情严肃的飞速赶往事发现场。

博人第一次发情的事发现场。

他是在木叶外围碰到的那那个小孩,依稀记得是博人的队友。他们小队在执行任务的时候竟然意外碰到了一个正在发情的O!而差不多到年龄的博人竟然被这个O诱发出了第一次发情期!

彼时正处旷野,少人烟,三人忍具包里随身携带的抑制剂在战斗过程中皆被损坏。博人面色潮红呼吸急促,下身硬得快爆炸,他在还有神智能控制自己的情况下赶紧跑掉,免得做出什么会后悔一辈子的事。

剩下的两人决定由一个性向为B的医疗妹子收尾照顾那个发情的O,另外一个人则赶往最近的城镇,即木叶,寻找抑制剂。

宇智波冷静听完叙述后二话不说赶往现场,即使是对信息素不敏感的B也能闻到一股浓浓的AO发情的味道。他一路沿着博人匆匆跑掉留下的痕迹查探四周,最终来到一颗参天巨木形成的巨大树洞前。

巨木两侧草木凌乱,有明显被踩踏的痕迹。痕迹一路向里,最终指引宇智波来到一个幽深黯淡三米多高不知其深的树洞前。

宇智波轻轻摩挲着手里的抑制剂,大踏步走进了树洞。

即使在浓郁的信息素几乎要化成实质,它也掩盖不了空气里漂浮着的淡淡血腥气息。

在树洞尽头,宇智波找到了伤横累累的博人,四周木壁石块显然经过了一番摧残,残留了丝丝血迹。

既然无法发泄性欲,那就发泄体力,把身体里所有精力发泄出来,大概也就没有力气再发情了吧。

博人闭目靠坐在木壁上喘息,宛如一只在黑暗里独自舔舐伤口的小动物。听见熟悉脚步声博人疲倦的睁开眼,然后忽的瞪圆了那双蓝眼睛。

“师傅?!”

宇智波微点头,见平常干净活泼的小孩一副狼狈倦怠的模样,不禁有些心疼,他开口

“不要怕,我来了”

明明刚才坚强冷静抵抗情潮本能的一个少年,见到宇智波听到这话却委屈的像一个孩子。

他用大大的蓝眼睛看向宇智波,眼神像是受伤讨食的小动物,可怜巴巴。

“师傅~”

博人半撒娇的哼道。

宇智波:“…………………………”

这似曾相识的情景……

宇智波微怔,他无奈又纵容的蹲下摸了摸博人的脑袋,呼噜呼噜他的金毛。

博人愉悦的眯起眼,道:

“师傅,我一个人熬过第一次发情期,想要师傅给我奖励~”

宇智波:“……………………你想要什么?”

博人嘴角扬起一抹阴谋得逞的笑容,却仍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道:

“想要师傅膝枕~”

宇智波:“………………我还是早点带你回木叶吧”

博人扯住宇智波的袖子拱了拱宇智波的胳膊不死心也不怕死道:

“想要师傅的膝枕!”

宇智波:…………这都什么破要求?还是平时博人在家就看到过鸣人膝枕雏田?

宇智波面带怀疑,博人还在他怀里哼哼唧唧的蹭蹭,他不禁怀疑是不是第一次发情期的还没有完全渡过,不然杵上他大腿的那根是什么?若是别的小孩他早就一针抑制剂打下去然后丢到木叶走人了。

但这是博人,他的徒弟,不知为何突然就黏上他的徒弟。对他无条件信赖会撒娇求摸头永远笑嘻嘻跟在他身后的徒弟。

宇智波心情复杂,可以说既心疼又骄傲。他轻叹一口气,以前还好,现在对博人的撒娇越发心软没有办法。

便推开在他怀里拱的小孩,取出纱布药品简单的处理了伤口,将抑制剂握在手里犹豫了半晌,还是没有直接打进去。

博人乖巧的任宇智波给他上药,只全过程一直用他那双蓝到有些深邃的眼睛注视着宇智波,像是要把他的样子刻进心里……直到宇智波摆出跪坐的姿式。

“来吧”

宇智波微挑眉,尽量不让自己看上去生无可恋。

但这回却轮到博人微怔了,老实说他都没有想到这个无理又轻挑的要求会被宇智波答应,一般被答应的时候都在梦里,就像他在这个幽深无望的树洞里第一眼看到宇智波那样,会傻呆呆的想,这是梦吗?

这当然不是梦,宇智波佐助摆出了跪坐的姿势,把博人的头摁到了他紧实有力的大腿上,还附带了摸头服务,在这个远离人烟安静幽深的树洞里,有一搭没一搭的撸毛,干燥温暖的发丝穿过骨节分明修长的手指,微凉的指腹甚至还在帮他按摩太阳穴放松紧绷的精神。

博人没过多久就睡着了,他消耗了太多体力和精力,在困意层层上涌的时候他安心的躺在他师傅的膝枕上,沉沉睡去,嘴角犹挂着幸福的笑容。

佐助见小孩睡着了,反身背起博人往木叶赶,不管怎么说没有抑制剂光凭自身抑制力抗过第一次发情不知会对身体造成多大的伤害。

他答应小孩膝枕大概是得了暂时性失心疯。










03链接走













评论(7)
热度(111)
© 白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