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脑子洞,倒不出来就很痛苦
——————————
考证中∠( ᐛ 」∠)_

【面鸣佐】薛定谔的面码01




♦20岁的波风面码缩小成7岁的身体穿越到原著陪伴仔鸣佐的故事。

♦长篇坑向缘更瞩目,这么说吧,我所有的长篇大概都是缘更╮( ̄▽ ̄")╭


♦毕竟小朋友身体,面鸣佐三只有无正逆自由心证。












00、


夏日祭,灯火如龙,行人如织。

会场,一个金发小孩好奇的从这头跑到那头,东张张,西望望,所见都是在见到他时突然变了脸色的店家,以及父母带着自家子女其乐融融的场面。

他难过又不解的垂下了头,一个人在热闹的地方只会更孤单。便离开了会场,独自走过一条长长的小路,回到只有他一个人家中。


01、

“你是谁?!”

“!!!”

在一句刻意压低声线却仍奶声奶气的威胁后小孩感受到有锋锐的刃器抵住柔软的脖颈,他金发下澄澈的蓝眸闪过惊慌恐惧。

小孩抖抖索索回答道:

“我…我我…我是漩涡鸣人…”

“你父母呢?”那声音恶狠狠继续问道

眼里闪过黯然,小孩回答

“不,不知道”

“现在是木叶多少年?!”

“木叶58年”

“啊——~!”

在听到一声抓狂的长叹后漩涡鸣人感到脖颈处的刃器撤离,他迅速跑到房间对角线,满脸戒备又小心翼翼的打量着那个不请自到还威胁他的人。很快,漩涡鸣人脸上的警惕全都变成了惊吓茫然。

————那是一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孩!

金发蓝眸,小胳膊小腿,正懊恼的盘坐在地板上抓头。

哦,不对,他没有六根胡须。

鸣人敏感的察觉到那个小孩全无恶意,便扶着墙探出头大着胆子好奇问道:

“你是谁?你为什么在我家?”

那小孩满脸懊恼,嘟起嘴道:

“我叫波风面码,大概是平行世界的你吧”

“平行世界是什么?”

鸣人眨着大眼睛问

波风面码恹恹拎起地板上的东西,鸣人扶着墙踮起脚尖去看发现是一把菜水果刀,面码将它物归原处,没精打采道:

“平行世界…啊,跟现在的你解释不清,对了,我们爸妈什么时候回来?”


鸣人闻言心里一跳,忍不住握拳往前跑了两步,眼里放出激动期待的光芒:

“你知道我爸爸妈妈是谁吗?!”

小孩也疑惑的回望他

“不是波风……等等…”面码突然止住话头蹙起眉环顾这小小的却乱乱的的房间,之前还没怎么注意,现在看说是平行世界的他的家?

只有一张床,臭袜子和衣服乱丢,桌子上摆满了开封吃完的杯面,面码敏感的闻到了一丝腐败的气息,他锐利的扫视了一眼桌面,拿起一盒牛奶一目十行查看上面的小字……果然,过期了。

面码一边反手把牛奶射进垃圾桶,一边眯起眼仔细打量平行世界的他自己。

虽然大看上去模样差不多但实际上鸣人身形瘦弱整个人都早比他小上一号,眼里时不时闪过一抹畏缩不自信,衣服仔细看也脏兮兮的沾满了灰尘。

还有最重要的……鸣人脸上的六根胡须……

再联系这个乱糟糟一看就知道的单人房间……波风面码呼吸一窒,一个最合理的又最不敢置信的想法陡然闯入他的脑海。

波风面码面色严肃,大步走向鸣人,他蓦地将鸣人提起推倒在床上,一手摁住鸣人胡乱挣扎的双手一手利落扒掉了他的上衣露出小孩光滑白嫩的肚皮。

“等等…你你你……你要干嘛?!”

被摁住双手鸣人惊慌大喊,双腿乱蹬又被一膝盖压住。

面码将另一只手摊开覆在鸣人软嫩的肚皮上,掌下流动着橙色的查克拉,一点一点深入肌理。数息后,一个黑色玄奥的图案浮现在鸣人的小腹处。

面码注视着那图案,猜测得到证实后内心大震,像是突然遭了一声闷雷,一时手上松了力道被鸣人推开跌坐在地。

他揉了揉眼睛,抬起垂下的头定定望着鸣人抖着嘴唇问:

“你之前说不知道爸妈去哪难道不是他们出去玩了没带你的意思?!”

鸣人摇头,重新穿好上衣望着面码怯怯回道:

“不是,我从小就没有爸妈,以前寄住在一户人家家里,后来搬出来了,是三代爷爷每月给我生活费的”

面码定定注视了鸣人一会儿,面上表情难言。

半晌后,他似终于接受了现实了一般抿唇站起,对鸣人露出一个无谓的笑容道:

“好吧,我们先来大扫除”

鸣人歪头:“………………???”

这个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哥哥是不是哪里有点问题???



02、



面码:“本大爷第一次这么主动大扫除哦~”

鸣人小鸡啄米式点头:“等下我请你吃面!”

“不会是杯面吧?虽然我的衣服也乱丢但是绝对没有你这么夸张啊”面码边清理边吐槽。

鸣人挠头不好意思道:

“是一乐拉面啦~然后家里没有洗衣机,都是先集一桶去外面洗衣房洗的”

“……所以说你到底在房里吃了多少次杯面?”面码继续清理继续吐槽。

“也没有人给我做饭,杯面最便宜嘛~”鸣人边收拾边傻笑着回应。

面码忽然停下了手上的工作,他蹙眉望着鸣人,又露出了那种难言又难过的表情,定定道

“……以后有人给你做饭了!”

鸣人惊得张大嘴:“啊?!”

“不过首先我们得要有一个厨房”面码认真思索。

“我会烤鱼和考蘑菇!”鸣人兴奋的举起小手。

面码笑笑,哄小孩似的道

“对,鸣人最棒了~”

鸣人呵呵呵傻乐,眼眸亮晶晶的。一个人的时候做什么都觉无趣,两个人的时候大扫除都能让他开心。

收拾衣物、整理桌面、擦拭地板、清洁床单,暖黄的灯光笼罩着这不大的小屋,镜像一般的双生子忙里忙外,短胳膊短腿的在家进行大扫除。

鸣人像是怕面码突然消失一般时不时扫一眼他,又在找到他的身影后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每逢此时面码也会被感染似的回以一个令鸣人安心的微笑,他才发现原来自己的笑容那么治愈,虽然多出六根胡须看上去也很傻就对了。

“好啦~”

屋子里里外外扫除完毕的两人洗了个澡,面码借了一套鸣人的睡衣。

两人瘫软在床,面码扭头盯着鸣人包子似的嫩白的小脸终于忍不住伸出魔爪捏了捏道:

“鸣人,你上学了吗?有历史书吗?”

“上了…”鸣人红着脸打开面码的手下床去找书,看不见他身后的面码捂着脸在床上翻来翻去。

面码内心os:小时候的我自己…不,应该说就是鸣人…怎么可以那么乖,那么萌?!

小鸣人听不到那个怪哥哥的内心痴汉噫语,他翻出历史书,回到床上递给面码自己钻进被窝。

十分钟后,波风面码面瘫着嘴角一抽一抽合上最后一页,这个可怕的世界…………

在看到宇智波斑叛村的时候他眼皮一跳,在被初代目千手柱间诛杀时更是呼吸一窒。他几乎是斜着眼睛看完这部分和之后的一系列内容,然后揉了揉身侧被窝里小鸣人的金毛感受一下世(meng)界(wu)的美好再继续翻下一页看下去。

一战、二战、三战,接下来是连绵不断惨烈的战争。涡之国被灭,木叶创始之一的木之千手终于仅剩一人。

面码蹙着眉看完这一段,他又揉了揉底下温暖的小脑袋,这才感觉到一点真实。

中间穿插了诸位火影的继位,一代目——千手柱间;二代目——千手扉间;三代目——猿飞日斩;四代目——波风水门!

在介绍四代目波风水门的地方他看得格外认真——九尾暴动,四代目夫妇为封印九尾而去世。

前面介绍功绩的时候倒是详细,唯独死亡这一段含糊其辞仅此一句就不再多提。

心有点塞,不,是非常塞!

沉甸甸的似有千钧重,简直压得他快要呼吸不过来!

手底下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在动,面码垂眸,看到小鸣人在蹭他的脑袋,见他低头露出担忧的眼神,关切道:

“面码,你没事吧?”

“………………………………”

面码骤然钻进被窝抱住鸣人软嫩的身子,鸣人眨眨眼有点不适应他突如其来的热情,直到感到背脊处衣物的湿润。

压在被窝里的声音有点闷,面码抱住鸣人不撒手,声线有些哽咽:

“四代目死了,涡之国没了,千手一族只剩下一人,那宇智波一族……现在怎么样了?”

小鸣人闻言一愣,脑海里蓦地闪过一个夕阳下湖边和他同样孤独的背影。

他慢慢回身抱住面码,垂眸抿唇道:

“这是我偶然听见大人说的……宇智波一族在半年前全灭…仅剩一人…”

“…………………………”

久久的沉默,鸣人紧紧抱住这个在他怀里一抽一抽又湿了他胸膛自称平行世界的他的小孩。

窗外月华如水,无声的洒下夏日祭热闹后人走茶凉的一地空寂。

两个团子依偎在一起,在相互的体温中汲取难言的温暖,又在温柔的凉凉的月光下,相继睡去。










评论(8)
热度(26)
© 白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