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职网编,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来找我(ฅ>ω<*ฅ)
——————————
卡文装死大半年∠( ᐛ 」∠)_

【面鸣佐】薛定谔的面码02




♦平行世界20岁的面码穿越成7岁到原著世界陪伴7岁的仔鸣佐的故事

♦cp确定为面恰、鸣佐


♦注意,此章面码第一人称,有神展开







夜里做了一晚上要消失的噩梦,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才发现是鸣人那小鬼睡相太差把脚搁在了我胸上,气得我翻了个白眼,直骑到他身上把他摇醒。

他睡眼朦胧揉了揉眼睛看见我似乎有些吃惊

“你还在啊?!”

我:“………………不然我该去哪?”

鸣人抽身出来坐在床边眯起眼睛对着我笑:

“我还以为昨天是我做的一个梦呢”

我笑了一下,趁他不注意的时候猛地扑到他身上去挠他胳肢窝。

“现在还是梦吗?嗯?!”

“哇,哈…你偷袭……呃…哈哈”

鸣人这营养不良的小身板当然不敌小时候被好好养的我,一阵打闹鸡飞狗跳后他喘息着像昨晚一样两手被我锁在头顶,腿也被我压着,胸膛不住起伏,睡衣不整,露出白白的小肚皮。

我得意的弹了弹他颊边的三根胡须,又挑起了他的下巴故作猥琐的笑容道:

“给大爷笑一个就放过你”

但是不愧是平行世界的我自己,即使到这份上了也不屈服,他很有骨气的“哼”了一声,撇嘴扭头,却止不住眼里的笑意,亮晶晶的,看上去很有活力。

我翘起嘴角,这才应该是平行世界的我嘛。

便放开他手脚,他嗖的一下溜下床跑去洗漱。我看着他跑得比兔子还快的小身影露出一点笑意。

“叩 叩 叩”

恰在此时,一阵敲门声传来。

我眯起眼望向门口,来了!

身份这个问题我昨晚就想好了。

漩涡鸣人——人柱力——被暗部监视着的敏感身份。

虽然我讨厌人柱力这个说法并且我体内也没有九尾,但是恐怕别人对我的第一印象只能是这个。

即使这个可怕的世界不是我所认识熟知的世界,还有昨晚乍听见消息一时被惊到现在想想疑点重重的宇智波灭族案……但是目前以我七岁小朋友的身体和查克拉量完全不可能保护好自身和鸣人。比起隐藏起来被抓住当成可疑份子审问,主动走到高层面前坦城身份徐徐图之才是更好的选择。











不过后来的事告诉我上面一大串都白想了,这都是后话了。











能感应到门外是一个忍者和一位老人。

我深呼吸一口,慢慢伸出手去握门把……却握了个空。

门把从我手上穿过去了?

我瞪大眼睛又试了一次,像是虚影一样门把又从我手上穿过去了!

“叩 叩 叩”门又被有规律的敲响了。

我瞪着这扇门,试了一下用手去碰门身,实心铁制,微凉触感。

什么鬼?!

能碰门身碰不到门把手?

“叩 叩 叩”敲门声不绝,我滑稽的试了一次又一次用力去抓门把手,直到听到身后传来“哒哒”的跑步声。

我转过头,看见小鸣人嘴里满是白沫,手里抓着牙刷。

他吃惊的望着我和门把手,大大的蓝眼睛有些呆滞,一副被吓傻的样子。

我想我的表情现在一定很难看,但是门还在被敲响,外面的人还在等待进来。

我艰难的从喉咙里挤出几个音节:

“鸣人,你来开门”

小鸣人咽了一口牙膏沫,跑过来,我沉着脸让开位置。

门把手顺利的被鸣人拧开,门外是一个穿了火影袍的老人,他身后是一个带了面具的忍者。

“鸣人啊,你昨天晚上做了什么?”

老人和蔼的望着鸣人,像是没看到我一样。

鸣人嘴边还围着一层细腻的白沫,看上去十分滑稽,但我却一点都不想笑。他抓着牙刷有点不知所措,先是看了我一眼才对三代目老实道:

“我昨天晚上和面码一起做了大扫除”

老人笑了一下,又道:

“面码是谁啊?”

鸣人无措的望了我一眼,道:

“面码就在这里呀,我旁边呀!”

老人和暗部看了一眼我的位置,但是我可以发誓那两个人绝对没有看到我,眼神都没有聚焦到我身上!只是虚虚的看了一眼鸣人眼神示意的大概位置罢了!

老人也没有跟鸣人争我到底存不存在,他怜悯的看着鸣人,叹息道:

“鸣人,你回头看看吧”

“………………………………”

我和鸣人一同僵硬的转身,看到了乱放的衣物,数个吃完没丢的杯面,那盒过期的牛奶在桌上摆的好好的!

我想此刻我和鸣人肯定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或许我就是那只鬼。

我猛地低头,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身上换的鸣人的睡衣也变回来了来时的橙色衣裤。

视线转到地板,我一愣,也不管三代目和那个暗部忍者,只急急对鸣人道:

“鸣人,你看地板还有窗户!昨天你打扫的地方没有变成原来的样子!”

鸣人先是很快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跑了进去。

我看见他眼里盛满了惊惶。

果然,虽然我打扫的痕迹全部消失了但是鸣人划归的区域却还是干干净净的,于是整个屋子便呈现一种怪异的不协调感。

地板窗户桌子被擦拭的一成不染,床上地上桌上却乱七八糟丢着脏兮兮的衣服。

因为他打扫的地方不容易一眼看出来所以刚才我们才没有第一时间发现。

鸣人急得快哭出来了,话都说的及其凌乱:

“三代爷爷,你看…你看地板还有窗户,我真的做了大扫除,和…和面码一起!但是…但是不知道为什么…”

“鸣人!”

鸣人话还没说完就被老人打断了。

三代目严肃又怜悯的注视的鸣人

“昨天晚上你确实做了大扫除…”

“是的”鸣人艰难的挤出一个虚幻又可怜的的被认可的笑容。

“…但是,是你一个人,没有什么面码!”

鸣人那个艰难的笑容也凝固了,他求救似的望着我,大大的蓝眼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泛红。

这一系列事故来得太快太急,我僵在那里,半晌后抬手想拭去他眼角急出的泪花。

然后,我的手穿过了他的身体,就像穿过门把手一样,穿过了他的面颊。

再后来的事情理所当然的,鸣人被带走了,在我面前。

我瞪着眼睛看着他们带走了鸣人,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别说攻击了,我连他们的衣角都碰不到。

凝聚查克拉的攻击像是幻术或者虚影一样什么都没毁坏自然消散在空气里,想要踢倒柜子证明我的存在却像穿过门把手一样穿过柜子。

就像独自存在在第二个空间一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鸣人他们所在的空间,却什么都做不了。

门关了,灯黑了,我跪坐下来把脸埋在左手,右手狠狠捶了一下柜子,柜子发出“砰”的一声!

呵,现在又能碰到了。

我露出一个艰难的笑容,事情还没到最坏的地步。

我尽量压下纷繁的思绪让自己冷静下来理清在第三个人眼中的过程。

昨天晚上监视鸣人的暗部看见鸣人一个人奇怪的自言自语,做一半的大扫除,于是回去禀报了三代目,三代目可能昨晚来了,也可能昨晚没来,但是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三代目第二天才来,并且…并且确定了房间里只有鸣人一个人。

然后鸣人是人柱力,他不会有事的。

想清这些我舒了一口气。

那么接下来就是我自己的问题。

我把房间里看得到的东西都摸了一遍,除了窗帘之外都能碰到。于是又把那盒过期的牛奶扔掉。

我又缓缓走到门前,去拧门把手,拧不开。

像之前一样,碰不到。

此时我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了,踮起脚尖仔细去观察这个虚化的过程。

是我的手在一瞬间出现了透明感,然后就像真的处在两个世界一样穿过,毫不干系。

我又试着去碰门身和旁边的墙壁,都有触感。

一定有规律的!在能碰到与不能碰到之间,在能改变与不能改变之间,一定是有规律的!

只是,鸣人不在,少了他这个特殊个体,缺少实验数据,暂时得不出具体结论。

在黑暗里,我仰躺在柔软的大床上,一只手臂搁在额头上。

一股孤独感油然而生。

我有点想念那个世界的人了,之前一直被我故意压下的思念开始疯狂上涌,泛滥成灾。

我想念那个火红色头发只在老爸面前娇羞的干练的妈妈,想念那个笑容温暖永远看破不说破的老爸,想念家里皮毛顺滑高傲的黑猫……还想念那个…永远只当他是朋友的…宇智波朋友。

这个斑被初代目诛杀的可怕的世界。千手、宇智波一族都只剩下一个人了,我不认为目前只有七八岁的佐助能逃过这一劫。

啊,亏他昨晚在捏小鸣人婴儿肥的脸蛋的时候还在想终于可以对佐助为所欲为了呢~

思绪渐远,不知在黑暗里过了多久,门开了。

一个小小的身影站在门边,站在唯一的光源那里,对我露出一个虚弱的微笑。

鸣人回来了。

评论(1)
热度(24)
© 白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