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脑子洞,倒不出来就很痛苦
——————————
考证中∠( ᐛ 」∠)_

【永研】坦白与承担(上)



♦坑向预警

♦黑金称金木,白金称金木研

♦本章预告:白金怼黑金,白金向英坦白

♦有私心猎人彩蛋






01、

傍晚,金木研无声的走在破旧灰暗的低矮走廊里,枯萎苍白的发丝服帖的垂在耳侧。走廊外不远处就是商圈,人群熙熙攘攘、灯红酒绿,喧闹声传到公寓房处,只能更衬托出这里的寂静。

“吱呀~”,走廊中的一侧房门被打开,一名身着蓝色兜帽,裹紧衣物,双手插兜埋头看路的男生神色忐忑紧绷走了出来。

不详的红色在暗夜里蜿蜒,白发青年身后赫子一闪而过划破长空,刹那间卷住蓝衣男生的腰部将他摁回小屋。

悚然的气氛在空气中蔓延,金木靠坐在橱柜地板上惊恐急切喘着粗气试图用力掰开缠在腰部的赫子。

第一秒,赫子纹丝未动

第二秒,赫子蹭了蹭他的腰部,缠得更紧

第三秒,脚步声由远及近,金木绝望抬头,看到逆光的白发青年按照原有的节奏走进昏暗的小屋,面色无悲无喜。

轻微的“啪嗒”一声

他熟练的打开了房间灯光,电灯光和热顷刻间驱散黑暗。

金木惊恐绝望的表情凝固在光线里,他望向来人,那是无比熟悉的——他的脸。

02、

……………………

“给,你要的咖啡”金木忐忑的端上家里刚用开水泡发的速溶咖啡,内心的不安几乎要化为实质,他难耐的咽了咽口水,胃里的饥饿感有如灼烧。

“嗯”金木研接过,又听得对面的他小心翼翼问道:“你真的是未来的我吗?”

“是的”金木研低头品了品咖啡,舌尖一片苦涩。

他从身上口袋摸出一个油纸包的方状物扔到餐桌另一头,开口道:

“这是你的食物,把这个吃了”

“啊?哦…”金木拿着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败给胃里的烧灼感,他已然变得灵敏的鼻子嗅到纸包里的香气,饥饿变得更加不能容忍。

金木拆开了纸包,大大咬了一口,食物划过食道,由咀嚼而产生的满足感由内而外充斥了每个细胞,连带看对面那个白发的未来自己也稍稍不再像刚开始那么害怕。

饥饿感渐渐平息,脑子里开始思考一些更现实的问题,金木望着油纸包里最后一口食物,满怀希冀与天真问道:

“喰种还能吃除人肉之外的东西吗?”

“………………”

两人对坐,金木研面无表情打量着几步外仍然畏惧着他的曾经面容稚嫩的自己,弱小,又不堪一击,未经折磨,犹豫又彷徨中满心不切实际的希冀。

但这不是他的错。

强权或许可以欺凌弱小,但这并不代表弱小就是错误。

金木研静默片刻,还是戳破了对面自己幼稚的希冀。

“…不,这是人肉,死人肉”

“!!!”

金木原本由食物红润起来的脸颊又由食物的来源而转为苍白,被包裹在油纸包里最后一口肉啪嗒掉在餐桌上。他痛苦的干呕着,试图将人肉呕出,然而终于捕获了猎物的胃部又怎会让出食物?

红色的赫子卷住金木努力刺激食道的左手,金木研放下咖啡双手交叠垫在下颌处,看着眼前恍惚痛苦到泪眼朦胧的人,冷静补充道:“是自杀,你吃的食物是他们自己选择了放弃生命。”

“………………”

赫子收回,金木劫后余生般摊坐在椅子上轻微喘息,脸色依旧难看。

“你的手机”他听见未来的自己道。

金木边拿出口袋里的手机边小心问:“给,你…你要干什么?”

金木研不答,拿过手机后便熟练的摁下快捷拨号健1

“嘟嘟~”两声后电话被快速的接通了,金木研摁下免提后小巧的手机里便传出某人活力十足的大呼小叫

“金木!!!你还知道打电话给我?!!你知道你失踪多少天了吗?!!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

金木:“!!!”

竟然打给英!!!

与此同时,金木惊讶的发现对面那个从一开始就一直冷漠凌厉散发着可怕气场的金木研竟然从听到这声音起眉目柔和了些许,而嘴角也渐渐泛起了弧度:

“抱歉,英,让你担心了”

“哼哼哼,总之你没事就好,说吧,找我什么事,先说不管怎么样之后都要请我吃汉堡哦~我给你的买的零食有没有收到?手术后要多多补充能量,不要一看书就忘了吃饭,你那小身板还不多吃点小心长不高以后找不到女朋友哦……”

金木研微笑着听着好友久违的叨念,嘴角的弧度从拨通电话起就没放下过。

那头永近英良的念叨终于停止,他似乎意识到自己一直说话而对面大病初愈的友人一直没有吭声,于是略微疑惑,问:

“……金木,你没事吧?”

金木研闻言,轻轻垂下眼,低声道:

“我没事,英,我只是……想你了”

“………………”电话那边似乎被这话惊到顿了一秒,很快又重新反应过来“…哈哈哈哈,金木你突然这么说我有点害羞啦~”话虽然这么说,但接下来永近英良坦荡光明一点也不害羞的问道:“金木你现在在哪里?我能去找你吗?”

金木研嘴角含笑,轻快回答:“我在家,如果你方便的话……我也想见你”

“啊啊啊啊!今晚的金木真是直白直接的让人爆炸啊!那么待会儿见~”

“待会儿见”

“嘟嘟嘟…”

金木研挂了电话,将手机还给金木,他低头啜了一口咖啡,眉眼温和,似乎还沉浸在那通电话的余韵里。

“你……英过来了你准备怎么办?”

那头金木鼓起勇气问道,他倒不担心未来的自己对从小一起长大的竹马不利,只要那个人还是他自己。不过,他不安的看着对面那人苍白宛如枯萎完全不像后天染上去的发丝,还是艰难问道:

“…你不会对英做什么吧?”

“………………”

那晌金木研看了他一眼,似乎在奇怪他到底在想什么。

又很快收回目光,道:“不干什么,坦白”

金木:“!!!”

金木结结巴巴惊慌道:“可……可是……如果让英知道了我变成了喰种……”

金木研打断了金木的话,平静道:“喰种不能吃人类的食物,你有想过以后要如何在对你的事上超敏感的英面前隐瞒吗?”

金木被反驳得手足无措,却仍然费力想要奋起反击:“…可……可是……”

金木研蓦地嗤笑一声,露出的却是一个自嘲的笑容:“喰种要填饱肚子只能食用人类,或者互喰,以你的小身板你要准备怎样弄到食物?”

“…还在想着拼命掩饰自己的身份吗?…逃避、懦弱、无能……像鸵鸟一样把头埋在沙地里想要自欺欺人回去过平凡普通的生活,用脑子想想怎么可能?”

“…刚刚在得知是人肉时反应那么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在走廊上你戴着兜帽和口罩…是准备去大街上捕食吧?”

“…忍受不住食欲的后果十有八九会被白鸽CCG发现监测,然后被无情驱逐做成库因克武器。他们不会管你之前是不是人类,只要是喰种…只要你变成了只能食用人类的喰种……”

金木研说到最后语气渐渐放轻,他看着咖啡,眼里晃动着水光反射的摇晃,像是悼念般悲哀低沉道:

“…只要你变成了只能食用人类的喰种,那就回不去了啊……”

“那你呢?!”金木在连番语言攻势下几乎被击溃心防,他面色苍白,唇齿直颤,却强忍泪意直视未来白发冷漠看上去就不好惹的自己,甚至激动得站起来反问道:“那你呢?!你不就是我吗?我的所思所感所想你不都很清楚吗?!妈妈…妈妈从小就教导我们要做一个温柔的人,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金木说着说着泪水再忍受不住顺着脸庞肆意流淌,先前一直强行压抑的痛苦彷徨在此刻找到一个缺口争先恐后漫出眼眶,他终于崩溃,无助的坐回座位,双手捂住四溢的眼泪,泣不成声。

数息后,微凉的触感从头顶传来,金木泪眼朦胧抬起头,看见未来那个冷淡的自己在轻轻抚摸他的头发,眼神悲哀,似是安慰,又像是承诺:

“这不是你的错……”

“……这一次,有我在,会没事的”

03、

金木研沏了两杯咖啡端上餐桌,留了足够的时间让金木整理好自己。

他将其中一杯递到金木面前,道:“咖啡是喰种唯一能吃的人类食物”

即使声线依旧微冷,但金木却能从这冷淡的一句话里听出些许安慰与关切,他吸了吸通红的鼻子,还有点不好意思的垂下眼睫。他端起热腾腾冒着蒸汽的咖啡,用小勺子轻轻搅了搅,终于平复好心情。

之后两个金木(研)交流了一些之后的打算。

“…明天带你去那家名为‘古董’的咖啡店,店员都是由隐藏喰种身份想要融入人类社会的喰种组成…”

“…刚才你吃的食物就是由他们去所谓‘自杀圣地’捡回来加工而成,你暂时可以去那里打工寻求庇护…”

顺利敲定接下来的去处后金木就是否向英坦白提出了异议

金木担忧道:“我变成了吃人的喰种…英他…”

金木研露出笑意:“你放心,他不会害怕或是嫌恶举报你的”

金木蹙眉,道:“可是……把英卷入喰种的事……”

金木研敛了笑意,平淡开口

“…瞒着英不会有好结果,他会轻易的发现了我们的反常,然后装作不知道的样子配合我们,却在暗地里偷偷调查,然后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把自己卷入黑暗与灾难。”

“…我见过有与喰种相爱的人类,也在战场上……总之,与其一开始就把那家伙排除在我们的世界之外,不如并肩作战,坦诚相待”

“…安心,有我在”金木研轻啜了一口咖啡,道:“就算需要牺牲你,我也会保护好那家伙的”

虽然这话听起来凶残,但出乎意料的是金木竟然真的妥协了。

他沉默片刻,反问:“即使是需要牺牲你自己?”

金木研平静的点点头。

“叩 叩 叩……”伴随着规律的敲门声,门外传来活力十足的叫门声:“金木——金木——我来啦~”



04、


……………………

“哇,金木,白色的头发,你未来有那么潮吗?比我金色的头发还酷诶!”

永近英良笑着使劲往下揉了揉金木研苍白的发丝,金木研放下咖啡杯,无奈的站起退后两步躲过永近英良的魔爪,面上却清晰的浮现出一丝笑意。

永近英良却得寸进尺般前进两步,紧贴着紧张得害羞本性都快要出来的金木研,拿手在两人头顶不住比划故作委屈道:“你竟然长高了这么多!明明现在还比我矮呢~”

“两只金木左拥右抱,上天待我不薄啊~哈哈哈哈…”

正端着一杯刚冲的咖啡出来的金木:“………………”

他把咖啡放在餐桌上,看着刚才还一派淡定冷漠的金木研无奈闪避好友动手动脚的窘态,终于忍不住撇过头笑了。

金木研实在忍无可忍握住永近袭向他腰间的手腕,反手一扭,趁永近“嗷 嗷 ”直叫的时候闪身来到金木原本的座位,他坐下来吹了吹新上的咖啡,假装原本一直这么平静,眼里却闪动着晶莹的笑意。

笑闹结束,永近英良嘟囔着什么,看见金木研手里的咖啡这才反应过来叫嚷道:“啊!可恶,那是金木给我冲的咖啡!”

金木研一边把手里的杯子推了过去,一边问一旁的金木:“你说还是我说?”

尽管已经做下了决定,但真到了坦白的时候金木还是控制不住有些忐忑,他犹豫道:“……你说吧”

金木研了然的点头,看向永近完好甚至有些微胖的脸庞上扑闪着好奇宝宝似的双眼。

他尽量用客观第三人称的叙述把自己因为一次约会,一场意外,一个手术,换上喰种肾脏的自己也变成喰种的过程简单和盘托出。

永近英良的表情也渐渐变得认真和严肃,在金木研说完最后一句话后他立马扭头站起双手搭在好友肩头用力摇晃气激动质问:“这么大的事情金木你竟然不告诉我?到底还是不是朋友了?!是不是如果未来的你没有把我约出来逼你坦白,你就会一直瞒着我,装作还能吃正常食物一样在我面前强颜欢笑?!”

金木研眼神飘向窗外,在心里默默补充,不止,还会渐渐淡出彼此的世界,直到你有如殉道者一般来到我的面前,奉上自己…我才知道我到底错过了什么……

而金木在永近的质问下心底最后那一点不安也烟消云散,此刻内心满溢温暖与感动,鼓鼓涨涨的几乎要开出鲜研的小花。

他羞窘的后退两步,真诚道:“…对不起,英”

“哼哼哼…”永近双手抱臂绕着金木走了两圈,这才撇开怀疑地目光放过窘迫到快要钻进地缝的金木。

三人重新坐定,金木说出他要去金木研推荐的喰种咖啡店打工获取食物的事,永近点头,笑道到时候要跟着过去实地考察一下,他说这话时语气轻松,仿佛之后要去的地方不是什么吃人的喰种咖啡厅,而是真的只是要去看看好友决定去打工场所一样,丝毫没有一点身为弱小人类的自觉。

“那么……金木之后的打算呢?”

永近坐在中间将目光转向金木研,白发青年从刚才就默默看着英和金木的互动,直到此刻才抬起眼皮,他思索数秒,慢慢道:

“我暂时先住在这里,明天起去见几个老朋友。”

我不想再碌碌无为随波逐流,我要……承担起命运…赋予我的使命…

永近不满的蹙了眉,似乎是对这个回答了相当于没回答的回答不满,金木研明显不想让他卷入那些“危险”的事……不过现在一切都还早。永近喝了一口咖啡,面色扭曲,只感觉舌尖都在苦得发麻,于是苦着脸灌了一大口水。

之后三人在金木家玩游戏机,永近英良一个人寂寞的捧着他原本买给金木的一大袋零食吃的嘎吱嘎吱响。几人闲聊,永近问了金木研他关心的漫画走向,金木研回道富坚复刊后终于画到小杰和奇犽在黑暗大陆的重逢,又回答金木关于高槻泉老师下一本新书的问题。永近英良趁金木研不注意竟撩起他的T恤指着腹肌愤愤大喊:“我就说手感不对,金木你竟然瞒着我偷偷去锻炼…老实说有女朋友了没有?”金木研羞恼的拍开永近的咸猪手道:“没有!你也没有!”

…………………………

永近英良在这里待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拎着他没吃完的那一大袋子零食回家了,值得一提的是金木研提出要送他回去。

“……我怎么感觉就像担心女朋友安全而陪同送回家的男朋友?”

永近英良实在忍不住吐槽,得到金木研忍无可忍的暴栗一枚。

回去的路上月朗星稀,行人渐少,深沉暗幕似的天空下金发少年与他未来的好友一同穿过大街小巷。

两人感受着夜风习习,似乎有无言的默契在两人之间流淌。

金木研把永近送回家门口,在互相说再见后永近忽然喊住金木,他看上去犹豫了两秒后才下了决心认真开口问道:

“……我能知道金木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吗?”

永近就算看上去再大大咧咧没心没肺,他也不至于真的以为那宛如枯萎,生命力全失的白发真是好友一时心血来潮后天染成,更何况他对好友的事一向敏感,那不自然的黑色指甲他已经在金木家时偷偷用手机上网查过,答案触目惊心;还有打游戏机时手指轻微的抽搐……

金木研避开永近有如鹰隼般锐利的目光,那里面蕴含的感情重量沉甸甸的压在他心头。他双手插兜欲盖弥彰似的试图掩盖真相,白发却在夜风中轻轻飞扬,金木研移开视线:

“………………你没必要知道”

“哦?”永近狐疑的发出一个单音。

金木研勾起嘴角,淡淡道:“既然我来了,那么发生在我身上的事不会在他身上重演”

永近英良沉默片刻,笃定道:“我懂了,既然你不愿意告诉我,我猜你也瞒着那个世界的永近英良吧?”

金木研:“……没错,我没让他知道”

……虽然他最后还是知道了

金木研垂下眼,想到了一些不好的画面。

永近英良没再追问,两人互道晚安。

永近看着金木研那单薄的身体慢慢走进夜幕下,高高的路灯倒印出好友长长的倒影,他孤单一人,寂寞一影,无依无靠,白发枯萎,仿佛没有什么羁绊能够让他留在人间,下一阵风来就会飘向远方。

永近忽然跑过去一把抱住金木研,金木研转身面色疑惑:“???”

永近词穷,但他灵机一动道:“金木要不要今晚睡在我家?”

金木研想了想,微笑道:“………………也可以,如果不打扰的话”













♦写不下去了,昨天被一篇文章虐到肺痛,而且硬件条件也跟不上,三年没追漫画,只陆陆续续偶尔听到过一些喰种的消息。
所以这篇里的白金到底是哪个时间段穿过来的问题我回答不了。

后面预计的想法是金木研在排除金木和永近英良周边的危险后主动去找有马贵将成为独眼之王,结束喰种和人类之间互相残杀的悲惨命运,改变这个扭曲的世界。

也许会有白金世界的永近穿过来的番外,几率等同于我填前面火影的坑╮( ̄▽ ̄")╭ (并不。

♦这是四年前的墙,当时从永研是最好的朋友就好为什么一定要是cp的想法被无聊无谓去永研吧里看到的一篇同人文给拍飞,从此蹲守吧里看文,也渐渐有了[教练,我要写文!]的强烈想法。

不过当时脑洞严重匮乏,苦思冥想一年也不知道具体要写什么才能表达我对永研的爱。

三年后,我发现写文最不缺的就是脑洞…

前段时间看了一篇喰种同人,于是重新拾起了对永研的爱,这篇的构思与设定也像是我写第一篇同人一样自己蹦进我脑子里大秀存在感大喊[快写我!快写我!快写我!]

于是我就如它所愿开写啦~

也算了结执念






♦期末连挂三科,这是在补考三天里写出来的,果然相比于时间,对我来说更重要的还是手感。

评论(11)
热度(72)
  1. 绮礼神父白粥 转载了此文字
© 白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