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职网编,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来找我(ฅ>ω<*ฅ)
——————————
卡文装死大半年∠( ᐛ 」∠)_

【件套】论爱爱时带TT的重要性(4)(5)

前文 (1)   产出目录

 

(4)

 

(4)

 

(4)



♦ooc



05、




回去的时候鸣人佐助早已鸣金收兵,窗户大开着,暖暖的风带着最后一点余晖碎金般撒下,又慢慢推移般一点一点变得昏暗,很快便转为清冷的月光。

佐助正坐在软软的沙发上吃水果,鸣人一边端上最后一道菜一边无奈的念叨道:“…佐助~吃饭前少吃点水果,等下又不好好吃饭…”

佐助不甚耐烦的应了一声,他揉揉腰,转过头又往嘴里丢了一块西瓜。

这是止水和鼬回来时看到的情景

“啊,回来的正好”鸣人摘了围裙,道:“我刚才还在和佐助讨论要不要出去找你们呢”

“这里是木叶,他们又不是真的小孩子…”佐助忍不住嘲讽。

“好啦好啦,回来了就好”鸣人笑着打圆场“尝尝我新做的菜…”

饭毕……

止水看了鼬一眼,鼬点点头,止水便假意咳了两声清清嗓子,成功吸引到对面那对夫夫的注意。

止水蹙眉,略犹豫的开口道:“…那个,可能是阴阳遁的原因…也有可能有我是九尾人柱力之子的原因…前几天我发现…我的感知力很高…”

佐助挑眉,感知力高,倒让他想到漩涡香磷…

…不过,这有什么妨碍吗?

这种又不好意思又踟蹰的看像他的表情,夹杂着几分你应该要懂的微妙意思。

佐助看向一旁的鼬,鼬一只手撑着脸颊,微低着头,几缕发丝垂下,完美掩盖住面上神态。

鸣人也不太懂这听起来应该是好事的事为什么要如此郑重其事的说出来,他满脸纯真的疑惑道:“这是好事啊,止水大哥不喜欢感知力高吗?”

止水勾唇看上去很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他温和道:“倒不是我喜不喜欢的问题…我和你哥哥商量再过一段时间就搬出去…”

“为什么…?”鸣人和佐助面露不解。

然后就听到止水熟练的报出一串准确的时间…

“…四月三日中午、四月六日傍晚、四月十日清晨、四月十五日清晨……”

这边鸣人睁着湛蓝的眸子满满不解,一旁的佐助听着听着一个爆炸般羞耻的猜测骤然在心中升起…

他猛然拍桌站起身,耳郭泛红,满脸羞怒道:

“够了!不要再说了!”

拍桌时“砰——!”的一声巨响恰好掩盖住止水念到的:“…今天傍晚”几字。

止水闭了嘴,只唇边笑意压也压不住。

鸣人尚且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他懵懂的看向突然大动作的爱人,疑惑道:“…佐助?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你给我闭嘴!”佐助羞恼道,他低着头扯起鸣人的衣袖就往房里冲。

鸣人完全摸不着头脑,他不解但信任的跟着佐助走了两步,途中对上笑意盈盈止水的眼。

止水望着鸣人小动物般纯真的眼,实在忍不住打趣道:

“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鸣人:“…啊…啊?”

倒是佐助听到动静回头狠狠瞪了止水一眼,白玉一般的面上绯红又添薄怒。

鸣人就这样踉踉跄跄被佐助扯进房里,数十秒后房内传来“啊——!什么——!!!”的抓狂惨叫。

房内,鸣人悲愤道:“所以说,我们那什么的时候,止水哥和鼬大哥其实都知道?!”

佐助扶额痛苦点头。

鸣人止不住在房内走来走去,整个人就像一条炸毛的金毛大狗,他忽的蹲下身使劲蹂躏自己的头毛后知后觉道:

“…难怪每次都是我们收拾完才踩着点进来…”

佐助…佐助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浑身仿佛冒着热气,蒸得脸通红。

那边鸣人仍在嘟囔:

“……早知道就不忍得这么辛苦了…”

佐助:“………………”

他重重敲了鸣人一个暴栗,在鸣人“哎哟~”一声痛呼中翻窗跳到外面,几个起跃后便不见人影,消失在茫茫夜色中了。



这件事最后大家共同当作无事发生过的态度下尽量落幕,当然,要排除掉止水脸上总挂着似有若无的笑和他跟鼬偶(zong)尔(shi)出去看看散步房子的次数更频繁,时间更久了而已。

所以说用我感谢你们如此体贴留出来时间让这家伙更好的发情吗?!

佐助面色扭曲一脚踹开扑过来的鸣人,“诤”的一声亮出了腰际雪白的剑刃。

“打一场,或者滚!”

佐助深呼吸平复好心情,冷着脸,面无表情道。

鸣人试图撒娇耍赖,道:

“………佐助”

佐助不为所动,他利落抽出剑刃,睥睨道:

“看来你是想打了?”

鸣人:“………………”

“哼~”佐助收回剑,“砰”的一声关上门,头也不回的走了。




木叶中心医院,礼貌请出了其他医生的佐助抚着平坦的小腹蹙眉站在小樱面前,犹豫道:

“……小樱,我想做一次检查”

正按压太阳穴缓解疲劳的樱发少女闻言顿时神色一凝,她严肃道:

“又…有了吗?”

佐助略烦躁道:“…我不确定…”他转过身走到窗前别扭道:“…最近…最近他没有射到里面去”

“………………”

小樱有些呆滞,很快又重新武装起自己的专业素质,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不显得有些奇怪,努力正色道:“…那个…如果要避孕的话,最好还是带T最保险…如果…如果仅仅是不射在里面…先前摩擦就在里面的前列腺液里其实也是含有少量精子的…如果…那些精子活泼健康的话…也是…也是会有很大概率导致受孕…”

“啧…”佐助背对小樱,烦闷的站在窗边,耳郭悄悄红了也不知道。

“…那个,鸣人知道吗?”小樱小心翼翼问道。

佐助摇头,沉重道:“…没有,只是最近的一些反应让我有些怀疑,不过还不确定,先来做个检查”

小樱:“我懂了”,她熟练的抽出一张纸龙飞凤舞写上报告,按上章子,捋了捋头发站起身对佐助道:“跟我来吧”

佐助瞄了一眼那张即使是他写轮眼也看不清具体字迹的单子,默默跟了上去。

………………

检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佐助拿着最终检查报告书,抬头问:

“阳性…是什么意思?”

小樱靠在椅背上重重吐出一口气,“就是你又有了的意思,需要我说声恭喜吗?”

佐助:“………………不用了”

小樱:“你也可以继续做检查,就能测出怀了几个是男是女,还是要先回去告诉鸣人到时候跟他一起?”

佐助叹气道:“…我还是先回去吧”

小樱:“好吧,一路顺风,慢走不送,注意饮食,禁食辛辣海鲜,三个月内不能有激烈…”

话还没说完,佐助已经受不住小樱马上就要破口而出的“…性事”二字,翻窗跑了。

“呵~”小樱轻笑,不远处窗帘被风吹得“呼呼”作响。

回去的路上,佐助一边走神一边慢悠悠的走着,他对这个结果并不感到意外,当然也不会觉得有多惊喜。

他从小就对小孩很不感冒,其印象在生下“英”和“绫人”之前一直停留在——软绵绵的,弱小的,稍微一碰就会哇哇大哭的鼻涕虫这样模糊又讨人厌的概念上。

在发觉“英”和“绫人”的与众不同的天才后有很长一段时间里他甚至为自己的儿子们骄傲过……当然,后来结果大家都知道了,“英”和“绫人”突然变成了“止水”和“鼬”……恶意满满简直喷他满脸血。

现在,他被宣布肚子里再次有了小生命,比上次多了些防备,只能说无惊亦无喜。

只是不知道鸣人那家伙会是什么反应,应该是高兴吧?佐助回想起鸣人面对“英”和“绫人”时的傻爸爸模样,忍不住嘴角浮现一丝笑意。那是两个假儿子,这次总该是两个真小孩了…

但这也是最后一次了,佐助敛了神色,感知四下无人,他用变身术变换身形面貌,然后做贼似的飞快的拐进一家成人用品店,出来时神情很不自然的…提着一个黑色的小袋子…里面全是各种BYT。

“喵~—!”一声凄厉的猫叫划过耳膜,佐助转头,看见一只白色幼猫踹翻一只黑色幼猫,几个跳动后很快白猫就消失在拐角。留下的黑猫“喵喵~”叫了两声,很快也跑了。

佐助收回目光。

现在是春季,动物发情的日子…他又想起了家里那只不知鬄足的野兽…

啊~真想去问小樱有没有什么能让人暂时不举的药啊…佐助面无表情的想,鸣人那家伙十七岁之前的青春期到底是怎么过的啊…

回到家,佐助坐在沙发上淡定的说出自己又有了的消息,他抬眸,定定观察着鸣人脸上每一分表情。

“什么?!”鸣人瞪大眼睛一蹦三尺高

——这是惊讶

“不会吧?!我没留在里面啊?!”他冲到佐助面前,在距离一米时缓下脚步,鸣人蹲在佐助身前,小心翼翼用手轻轻抚摸佐助小腹,还探头试图侧耳听听动静,能被他听到才有鬼了…

——这是不敢置信

佐助懒洋洋解释了原因,鸣人沉默了一会儿,他抬头,神色认真道“佐助……这一次,能打掉吗?”

——这是…嗯…嗯?!

打掉?!

佐助怀疑是自己听错了,不过刚才鸣人好像确实没流露出一丝喜悦的神情…

原来在路上是他自作多情了么…

“…原因”佐助也不将心中的失落与莫名的酸涩表露出来,他不动声色问道“…打掉的…原因呢?”

鸣人也不站起来,他将脸贴在佐助大腿上,声音闷闷道:

“…怀孕的话…佐助会很辛苦…

会吃的少,泛恶心…肚子变大之后佐助就不会出去了…只能一个人呆在家里…想很多有的没的…就算现在多了鼬大哥和止水大哥的陪伴开解,生孩子的时候佐助会很痛…半只脚踏进死门关,我除了急的团团转外什么都不能做,那种无能为力只能看着佐助你受痛苦的感觉我再也不想经历了…”

“…………………”佐助勾起唇角,摸了摸腿上毛绒绒的金发,没有说话。

两人相互依偎着,久久不语。














 

啊,现在看来再写一两章柱斑,确定一章带土件套番外,其余番外若干,这文就差不多了!一下子就看到了完结的希望!当初明明我自己看都觉得像无底巨坑永远都不会再更新的样子~果然梦想还是要有的,说不定作者就更新了呢?⊙▽⊙

(比如一报^_^

评论(12)
热度(67)
© 白粥 | Powered by LOFTER